诗散文(三)张爱玲评诗

张爱玲写得最多的是小说和散文;对于诗歌,她不但写的少,而且对他人的诗作也多有微词。

她说:中国新诗,经过胡适、刘半农、徐志摩、朱湘,走的都是绝路。

可见,她对新诗的要求是极高的。读诗时暗自思忖:“用自己的话,说大家的心事,怎么就说的不像话呢?”‘

“不像话”,是她对当下新诗的总体印象。

她是关心新诗的,但又有失望。她失望的不是新诗,而是没有人能把新诗写出味道来。所以她挂在嘴边的话就是,“真是急死人!”

但任何事也有例外,对路易士的【傍晚之家】,她找到几首满意的段落,但她仍不能原谅路易士其它平庸之作。

‘傍晚的家有了乌云的颜色

风来小小的院子里

数完了天上的归鸦

孩子们的眼睛遂寂寞了


晚饭时妻琐碎的话

几年前的旧事已如烟

而在青菜汤的淡味里

我觉出一些生之凄凉’

张爱玲用洁净、凄清来形容这首诗的意境。而且这首诗是世界的、永久的。因为,眼界小,没有时间性,所以是世界的。

张爱玲读诗,是把诗放在开阔的空间里,在淡淡的味道里,咀嚼玩味,读出悠远的意蕴,由近到远,用独特的眼光评价诗的艺术性。

所以,她读诗,好诗就好诗,没有恭维和无端赞美,好诗在她眼看是纯净的,能在一湾混水里独自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