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三)

梅子的大名叫李冬梅,冬月里生的。冬梅读高中是在石桥中学,学校在石桥镇上,乌金村属大湾乡,与石桥是邻乡,大湾在东。大湾乡在石桥中学读高中的有二十几个,乌金村只有两个,还有一个男生,与冬梅同村不同队,又分在不同的班,所以没什么联系。凑巧的是郑家庄的郑春香与冬梅分在同一个班,春香是冬梅外婆家的远邻,但冬梅去外婆家必须在春香家门前经过,所以就熟悉了。春香有一个姐姐,比春香大好几岁,叫秋香,春香的生日大但年龄小,得叫秋香姐姐,而且是大姐姐,连冬梅也随着喊习惯了,冬梅遇到秋香没有大姐不开口。

冬梅的高中读了两年,那时候没有高三年级,不过有人可以读高三、高四,男生居多。高二下学期的一次全县模拟考试,实际上就是高考的预考,冬梅和春香都没特别在意这考试。冬梅的成绩比春香好一些,在班上能排在二十名左右,心里知道自己高考是没多大的戏,好在班上没戏的人多着呢,没戏者也没什么可难受的。农村的孩子太想考出去了,而命运的宠儿又能有几个呢?老师说全县一年能考取二百多人,冬梅她们也知道,石桥中学一年大约能考上七、八个,而石桥中学的应届毕业生就有一百多人,这是怎样的比例呀!冬梅干脆不去想这件事,除了上课、作业,就是跟春香闲聊,春香姐姐已经嫁人了,嫁在离海州不远的一个乡,春香去过好多次,姐姐还特意带她去过几回海州,所以春香知道很多新鲜的事,隔一段时间就有翻新的内容。

模考结束没几天,班主任田老师悄悄地找了一些同学谈了一次话,很神秘的样子,然后就宣部放假了,说是等高考结束后再请大家回校举行毕业典礼。这时有几个重读的往届生返校了,他们说,每年都是这样的,只有通过预选的才能留下来。

春香知道自己是不会通过的,但看到冬梅被田老师叫去谈话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约摸猜出了这次谈话的意义,她没想到冬梅能通过,冬梅本人也没想到,春香像是被夺走了一件至爱珍品似的难受。人的心理就是这般的奇怪,要是冬梅和她一起离开,她说不定会有说有笑地回家,还会与冬梅拉拉扯扯一番,相约下一次见面的事。现在她无法在脸上展现一丝笑容。冬梅也忍着不敢露半点喜色,就这样很沉闷地送走了最要好的同学朋友。

虽然通过了预考,冬梅心里明白,也就是一个参加高考的机会而已,但当这个机会降临的时候,尤其是教室里一下子离开了那么多的同学,变得如此空荡荡的时候,冬梅突然感到了这种机会的宝贵,感到了眼前一点若隐若现的微光。余下的日子将会是冬梅终身难忘的一段岁月,是她学生生涯中最为奋发的时间。

春香没有参加最后的毕业典礼和班级茶话会,另外还有谁没有来?冬梅没注意。她一直在等春香,希翼她能突然出现,现在冬梅特别想与春香说说话,漫长的暑假如何度过,暑假之后的人生之路又在哪儿?都迫切需要找个人商讨商讨,无疑春香是最合适的人选。但直至班上同学大半离校后也没能见到春香的影子,冬梅只好失望地回家了。

回家后的第二天,冬梅跟父母说要到郑家庄去,没等父母表态,冬梅的脚就已迈出了家门。冬梅一路上走得很急,平时一小时多一点的路程,这天只走了四十几分钟。当冬梅兴冲冲地赶到春香家门口时,眼中并没有出现希望中的春香的人影,只有春香妈一个人在家,春香妈告诉冬梅,春香从学校回来,在家没住上三天就出去了,到她大姐家去了,一个多月都没回来。冬梅悻悻地从春香家退了出来,脚不由自主地向舅舅家挪移,也就走了几小步,心里实在有点儿乱,想到舅舅、舅妈少不得又要问她考试的事,真不想再提这个事儿。因而冬梅略微犹豫了片刻便转身往回走。

冬梅再次见到春香,是暑假将要结束的时候。冬梅的高考结果是意料中的事。落榜不落榜冬梅倒可看轻,而暑假之后该怎么办?心里一直颠来倒去,总理不出个头绪。

那天是春香主动来找冬梅的,没到大门口春香就喊起来了。冬梅听出了春香的声音,赶忙迎到了屋外。春香一回家听妈妈说冬梅来找过她,凳子没坐得热就来找冬梅了。春香说,你即使不去我家找我,这次我也是要来找你的。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呐。

原来春香这几个月在海州帮人家卖服装,差不多摸清了其中的门道,春香想自己进货自己卖,不想再替人打工,就想到了冬梅,准备两人一同作伴做这个买卖。冬梅听后有些兴奋又有些担心。正愁没出路呢,忽然间就柳暗花明了。但一想到将要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陌生的事情,心里不由得打起鼓来。春香没理会冬梅的情绪起伏变化,顺着自己的思路兴奋地说着,我已跟妈妈和姐姐讲了,让她们给筹些钱进货,我也跟她们说了,要跟你一起做,她们很赞成呢。你能让你妈妈筹些钱就更好了。

冬梅听完春香的话,渐渐地沉着了下来,这事不是她一个人能作主的,于是她汊开了话题,让春香讲讲她的海州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