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熊先生14杉杉

图片发自堆糖

12月份,2018年最后一个月。天气越来越冷,被子封印的力量也越来越强大。当代世上十大酷刑之一:冬天早晨起床穿衣服。而南方的冬天真的可以称得上是酷刑中的酷刑,即使房间里开着空调,冷气还是往里钻令人瑟瑟发抖。

痛苦的星期一又来了,乔楠躺在被窝里半眯着眼睛,脑子却很清醒,在起床与不起床之间挣扎了好久,挣扎到闹钟响了都没起来。不行!再不起来要迟到了!三,二,一,起!起来的瞬间,后背凉嗖嗖的,她迅速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磨磨蹭蹭的穿好衣服,刷牙、洗脸、化妆、出门。

早饭小宋已经帮忙买好了,这个小宋说到做到,在没有经理的三人小群里每天早上说一句:我买早饭了!配上一张图。乔楠有点心疼她,工资那么点还要帮忙买早饭,原来以为是一句玩笑,没想到她还真这么去做了。

早高峰的地铁依然是沙丁鱼罐头。车厢内的人都挤在一起不得动弹,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一张刚睡醒的脸。大多数人的都低头玩手机、看视频,少数人捧着一本纸质书在细细品味,毕竟现在都是手机、电脑的天下,偶尔看看纸质书保留从前那个没有手机、电脑的年代。

乔楠被挤在角落,前面有个高大个背着个书包,书包几乎整个压在乔楠身上,地铁一停站,人流一动,乔楠就被那书包给压一下。幸好这包上没有铆钉,不然得去申请工伤了。不过这书包体积那么大里面不知道放了电脑还是啥的,挺硬的。

乔楠艰难地拿出手机,打开微信随便看了看,微信中无意间又添加一个新好友:是咖啡店的女店员。

昨天下午喝完咖啡后,乔楠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再次回到柜台前对女店员说:“既然都已经是老熟人了,方不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

“杉杉,就是‘杉杉来了’的那个杉杉,你可以添加的我的微信,下次来有优惠哦!”

“再怎么优惠也贵吧,我在新天地里面喝咖啡才25块呢。”

“乔小姐,你点的是大家这里最便宜的了。”

乔楠抬头一看,果然,除了卡布奇诺是45元,其他的基本都五字开头,稍微便宜的:四十七、八、九。最令人心碎的是连焦糖玛奇朵都比卡布奇诺贵一块钱,乔楠瞬间觉得自己是底层的穷人,这咖啡馆啥都买不起,所以当初我是怎么狠心一直点卡布奇诺的?

“这价格……太不合理了吧!”

“所以大家老板随性啊,都是老板定的。”

乔楠内心一阵呵呵呵呵,看来这里真的是金钱至上,一杯小小的咖啡四五十块,还没有甜点,真是比星爸爸还残忍一百倍。这白雄真是钻钱眼里去了。不过……看看周围的人还不少,都是大佬土豪,在下佩服。

乔楠看着微信,女店员的微信名写着:白熊咖啡馆-杉杉。打开她的朋友圈看看,基本都是跟咖啡馆有关的:要不就是喝咖啡有优惠券了,要不就是晒晒咖啡馆的环境,或者这个咖啡馆得了文明餐馆的称号,一个咖啡馆能得文明餐馆的称号也是挺匪夷所思的。再或者是有明星来这里,明星和店员们的合影。嗯?明星?我怎么从来没见到过?看来来的时机不对,下次再去,专门蹲点。

地铁到要下车的站了,早高峰的上下的车站如同一个斗兽场,互相拼的就是力气,力气大的几下就出去了,顺带着把不是这站下车的乘客也给一并带下去;力气小的乘客要么挣扎着下不了车被带到下一站,要么就双脚离地随着下车的人流一同游下车。这几年挤地铁倒是把力气练大了,可是看了看地铁门上的自己,疯婆子再次现身。

简单整理一番,快步走到企业。小陈一副死人脸,小宋不在位子上,估计去跟别的部门的同事唠嗑了。乔楠坐下后,拿出新买的加湿器打开,去茶水间洗杯子,泡了茶叶,回到座位后拿起小宋给买的早饭,吃起来。刚吃几口,小陈就凑过来说:“乔楠,经理让你去趟办公室,还有啊,以后早饭别在座位上吃,去茶水间。”

刚吃的早饭还没咽下去呢,怎么就去办公室了?乔楠疑惑地看着小陈,小陈推了推眼镜说:“小宋在经理办公室。”

小宋?乔楠立马放下早饭,擦擦嘴走向办公室。刚进门就看见经理的脸色极其阴沉,看到乔楠进来脸色更加不好。而小宋站在经理办公桌前低着头,气氛一下紧张起来。乔楠怯生生叫一句:“经理……”

“乔楠,你是怎么教的她?上个星期五她汇给客户的一个款项应该是一万元,这小妮子汇了十万元过去!刚刚我打电话给那个客户要求他把多汇的九万元退回,他不退,这事怎么解决?”

乔楠看了看小宋,小宋把头低的更低,肩膀颤抖着像是哭了。再看看经理,她严肃的盯着乔楠和小宋正在气头上。乔楠大脑飞快的运转着该怎么回答,最后还是脑子短路的说:“那……要不我再打打电话看看能不能退?”说完,经理摔了一下桌上的文件让两人都抖了一下。乔楠暗骂自己太蠢!

“我打电话都不好使,你觉得你打电话有用吗?”

“经理……汇款的金额……您不是都会审核一下嘛……”

“你怪我喽?我每天那么忙又要做账又要审核东西还要做报表接待客户,你觉得我有空会去一个个看金额?你就不能叫她看的仔细一点?要不是我今天抽空再看一下都不知道会捅多大的篓子呢!”

“经……经理,对不起……”

“废话少说!这事怎么解决?”

两人都把头低下去。一万汇成了十万,又碰到个无赖的客户,头大。经理看着这俩人都低着头气得想把文件扔到他们头上,让他们长长记性!以前乔楠做出纳的时候没出过这问题,现在换个人就出这么大的问题,一个是小宋自己不仔细,另一个乔楠教徒弟教的不怎么样。

“要不就这样吧,这笔钱你们给我补上,毕竟企业不能有这么大损失,你们俩商量一下谁来出?还是共同承担?”

乔楠和小宋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继续沉默不语,终于小宋憋不住刚要站出来说“我来出”的时候乔楠已经先开了口。经理看了看她们两个冷哼一声问:“你来出吗?九万不是九千。”

“我来出,经理,毕竟是我没教好小宋,这事我来承担!”

“行吧!一年时间,必须还清!部门的伙食费从你工资扣,直到你把钱还清为止!还有这个做一笔应收账款的负债!”

“好的,经理。”

走出办公室,两人径直走向座位,乔楠看起来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小宋心里却焦灼着。虽然经理给了一年时间让乔楠还款,但是根据她现在一个月税后六千的工资,除去吃穿用度,现在还被扣了伙食费,这一年怕是很难还上,不吃不喝的话还是负债累累,往后的日子可有得熬了。

小宋已经没了工作的心思,她频频望向乔楠,还小声叫了她两下:“楠姐,楠姐!”乔楠没听到,小宋内心越来越不安,不会是生气了吧?这时,小宋看向小陈希翼他帮个忙,小陈看了看她们摇了摇头叹口气,随后敲敲乔楠的电脑,乔楠摘下耳机看着小陈,小陈往小宋那儿努努嘴。乔楠转头看着小宋一副快哭了的样子问:“小宋怎么了?”

小宋二话不说,把乔楠拉进茶水间说:“楠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没怪你啊,你为啥道歉?”

“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用还这么多钱,对不起……”小宋忍不住眼泪往下掉,乔楠连忙从一旁的抽纸盒快速抽出几张纸巾帮小宋把眼泪擦干。

她安慰着小宋说:“小宋,我本来也没怪你,这个是我的责任当初没教好你,要看清楚金额再汇款的,你还是个实习生挣钱少,如果这钱让你来出,我心里更过意不去,好了小宋别哭了,擦干眼泪工作,以后要看仔细了!”

“嗯……”小宋抽涕着点点头,乔楠抱了抱小宋就回去坐在位子上继续工作。

上大学的第一年,老师就教学生们:做会计讲究的是仔细、认真。特别在看金额一定要注意,不得有一点差错。一张凭证的前边是写摘要和借贷科目,后面就是金额: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

金额的格子比较小,一般有好几个零的时候总会看错。老师就教了一个方法:在这种情况下,用手指着心里默念: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或者看金额上方的汉字到哪一位就写哪一位,如果遇到两个科目的金额,用计算器算一下,和下方的合计数碰上就对了。

大学实习期间,乔楠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出纳,这家企业需要时常汇款,乔楠就按照学校里老师教的方法去做事,汇款从来没出差错,领导也赏识她,毕业后就留在那里。

不过刚毕业的学生总是血气方刚,做了一、两年,乔楠就跳了,跳到现在这家贸易企业,还是外企,业务量更大,汇款量更大,乔楠还是做出纳,汇款时依然没出过差错。

经理赏识她让她继续做了出纳,要不是小白刚好请产假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能坐上会计呢!虽然财务办公室只有四个人。

上一节

下一节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 赶走白雄后,乔楠支撑不住瘫坐在地上,她失声痛哭。为什么会哭?是他欺骗了她吗?就是因为没说咖啡馆的老板,商城的主管吗...
    洛河小鱼儿閱讀 1,097評論 17贊 57
  • 自从乔楠当了会计后,手上攥着两份活忙都忙不过来,好不容易盼来了小宋,乔楠只想把出纳的工作赶快脱手,教小宋的过程中也...
    洛河小鱼儿閱讀 939評論 18贊 37
  • 上班时,乔楠一直走神中,一直在想到底是谁把我购物车清空了?无心工作导致账一直做错。中午时分,她被经理叫去办公室喝茶...
    洛河小鱼儿閱讀 1,425評論 31贊 62
  •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4)晋刑二终字第69号 原公诉机关山西省长治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
    芙亭远送閱讀 7,103評論 0贊 4
  • 婚礼结束后,乔楠和白雄换回衣服与小白夫妇道了别。原来当伴娘是这么累人的一件事,回家的路上时间已经很晚了,地铁上没有...
    洛河小鱼儿閱讀 485評論 11贊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