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之南》/走出大山

在美丽的云南,文山自治州的一个边缘山区,有这么一个小村庄,住着一群苗族人,村庄依山而建,山坡上住着一户人家,三间茅草房,土墙被风雨侵蚀得体无完肤。彩云今年十六岁,她便是这家人家里最小的一个姑娘,两年前她的父亲就撒手人寰,离她而去。

别看她年纪轻轻,个子不高,干起活来却是一把好手,刷锅洗碗,打柴挑水,针头线脑,家里家外,样样精通。

自从父亲去世,她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她不但能干,也非常懂事。大事小事都抢着干,舍不得让母亲劳累。她最恨她的两个哥哥,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大事干不了,小事不想干。到现在都二十大几的人了,老婆的影子都看不到。

“妈!我想出去打工,帮家里挣钱,贴补点家用,你看后面村上有好几个人都在昆明打工,听说挣了不少钱。”彩云看着母亲日渐消瘦的脸庞,轻声说道。

“你还小,没出过外,我不放心,要去也是你两个哥哥去,也轮不到你去吃辛受苦,你就在家陪陪妈。”母亲心疼的抚摸着彩云的头,看着懂事的闺女,想想那两个不争气的儿子,叹了口气。

“他们赚点钱都不够他自己花,成天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这个家指望他们估计是没有希翼。”彩云望着母亲头上越来越多的白发,心中暗自发愁,自己不出去,指望两个哥哥,估计西北风都喝不上。母亲一天天岁数大了,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她也想天天在家陪着母亲,可是钱从哪里来?

彩云的父亲一直体弱多病,在世时也没挣下什么家业,倒是留下了四个孩子。大女儿已经嫁为人妇,姐夫家也没什么钱,穷苦人家一个,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现在唯一的出路,是自己在未出嫁之前,能帮家里多赚点钱,解决一下燃眉之急。彩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你们俩想不想到昆明去打工?”这天,彩云和好姐妹桂花,还有樱子,在半山腰砍柴,坐下来休息的时候,彩云开口问道。她们三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桂花十八岁,樱子十七岁,彩云最小,三姐妹无话不谈,情同手足,堪称死党。

“想啊!做梦都想跳出这山沟沟,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玩一玩,成天呆在这山沟沟里,面朝石头背朝山,都快成傻子了!”快嘴的樱子急吼吼的叫道,呲牙咧嘴,听说能走出大山,到外面的世界走一波,高兴得手舞足蹈,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位少女,形象全无。三姐妹中,也是她后来的生活最惨,那是后话,暂且不表。

“可以啊,如果既能赚钱,还能顺便出去玩玩,当然是最好的了,但是一定要可靠。听说现在人贩子可多了,专门拐卖像大家这么大的小女孩,卖给人家做老婆。如果是那样,可就惨了!我还没玩够呢,正是十八岁的姑娘,一枝花!”桂花看着彩云,认真地说道,三姐妹当中,数她为人处世最稳重,千般不乱。尽管她心思细密,从不冒险,可是她现在说的话,没过多久却真的成了现实,也许正是中了那句古话:好话不灵,坏话应。

“嗯!嗯!这个我懂,不熟悉的人肯定不能跟去!”彩云理解桂花的担心,其实她自己也知道,万一遇到坏人,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出路出路,出去才有路!困难困难,困在家肯定难!”彩云同样也懂得这个道理,她知道要想日子过得好,就必须要走出去。

“你们也认识后村的候二吧,瘦瘦精精的那个,你看他每次回来都到人前显贵,花衬衣,烫发头,打扮得比大家这些大姑娘还要俏,前几天我还看到他回来一次,给一把瓜子给我吃,想讨好我,问我要不要去昆明打工,说他们厂长让他回来带人,厂里正缺人手,能挣五六百一个月呢!我没理他!”彩云如实地把候二找她的事,原原本本的对桂花和樱子说了出来。

“好啊!这样的话倒是可以,熟人熟事的,知根知底。”樱子举双手赞成,桂花也点头认可,她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现在的这个决定彻底改变了她们三姐妹的人生,使她们尝尽人间百味……

“喂!彩云,等等我。”这天,彩云在山上打完猪草,正背着一背篓猪草往回走,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喊叫,不用回头看,都能知道是谁,那尖尖细细,娘娘腔的声音,除了候二,没有别人。

“什么事?”本来不想理他的,可是想起来前几天和桂花,还有樱子,商量准备跟候二去打工的事,就忍不住停下脚步,但仍就头都不回,冷冷的说道,即使有求于他,彩云也不想先开这个口,她要等候二这小子求她,她这叫欲擒故纵。

“想问你,去昆明打工的事到底想得怎么样了,老板都等不及了,老是打电话来追问。”候二见彩云停下脚步,欣喜若狂,语气急切的问。

“那厂里挺好的,管吃管住,工资到月就发,一个月能拿五六百!”候二又补充说道。生怕彩云不去,连忙把能摆得上台面的所谓好条件,高工资,都罗列出来,一脸诚心实意的样子。

“可以去,不过是我和桂花,还有樱子,三个人一起去,缺一个都不去!”彩云回道。

“你要是敢耍滑头,大家三个人一定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彩云两眼直盯着候二,似乎真有把候二爸挫骨扬灰的架势。

“放心吧,跟我去保证你们安全,还保证你们赚到钱,连去昆明的路费都不用你们出,我包了。”候二慷慨陈词,把胸口拍得“啪啪”响,就好像路费钱真是他出的一样,其实老板早就给他透了底,说好了来回路费全报销的。他却只说了去的路费报销,把回的路费隐瞒了。可见他是多么的狡猾。

“那说定了,大家过两天就走,你们回家准备准备,带点生活用品就行。”候二看彩云同意,急不可待,恨不得马上就要出发,老板那边已经下了最后通牒,这两天再带不到人去,让他自己也不要去了。现在一下子带去三个,老板肯定高兴,厂里现在正缺人手呢。

桂花和樱子她们家父母听说跟熟人出去打工,都没有阻挡,走得顺风顺水,家里正缺钱呢,巴不得她们能出去赚点钱回来,贴补贴补家用。

唯有彩云不敢和母亲说自己出去打工的事,她知道母亲舍不得让她出去受苦,走的那天是偷偷瞒着母亲出去的,她去了一趟樱子家和桂花家,请桂花妈和樱子妈,等她们三个人走了以后,再告诉她母亲出去打工的事。

“妈!我和桂花还有樱子到县城去一趟。”在那个初春的清晨里,一切都好像还在睡梦中,彩云早早就起来了,做好早饭,自己匆匆吃了点,收拾好东西,和母亲轻声告别。她快步走出屋子,不敢再和母亲说话,眼泪不停在眼里打转,瞬间泪眼汪汪,她是真舍不得离开母亲。她一步一回头,依依不舍的离去,和早在村口等候的桂花,樱子,跟着候二走出生她养她的大山,踏上了打工之旅……

从此,这三个天真无邪,未经风霜的女孩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