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熊先生33过年

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

快过年了,乔楠特地向企业请一天假整理东西,年终奖已发。该买东西买东西,该包红包包红包。

现在年轻人越怕过年,一回家一群亲戚围上来一波问话攻击:学习的问你学习成绩怎么样?工作的问你工作怎么样?工资多少?有男女朋友的问啥时候结婚?啥时候喝喜酒?结了婚没孩子的问什么时候要孩子?要几个?有孩子的还会让你再生一个,没男女朋友的,当然是催婚催对象啦。

前两年,乔楠就被这恐惧支配。但今年不愁了,把白雄带回去让他们开开眼,顺便推掉那些烦人的相亲。

年二十九,俗称小年。乔楠回到家中已是下午。

乔楠的家乡靠近魔都。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这块宝地堪称人杰地灵,许多名家出自于此。如:写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造出香港中银大厦、苏州博物馆等漂亮建筑的贝聿铭等等。演员韩雪、李沁也是温婉的苏州姑娘。

乔楠小时候和爸爸妈妈住在平江路的一座老宅里,老宅是乔楠的爷爷留下来的。高中时,全家搬出了老宅住到现在苏州工业园区的公寓楼里,不过每年过年全家人都会去老宅溜达一圈,顺便再放个烟花。

看到乔楠带着一个帅小伙回家,妈妈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乔楠刚想先容白雄,白雄就拿着礼物主动向乔楠妈妈打招呼说:“阿姨好,我叫白雄,雄是英雄的雄,乔楠的男朋友。”

“哦......你好你好,那个......你先坐一会儿啊。”妈妈一边敷衍地招呼白雄一边把乔楠拉到厨房。

“小楠,你跟妈妈说清楚这个男朋友是你自己找的还是租来的?”

乔楠心里一惊想:妈妈怎么知道租男友的事?还是脸色平静地说:“当然是找的呀!我那么抠怎么会租呢?”

“是吗?”妈妈还是一脸不放心。

“哎,妈,我真是找来的,都跟他谈了快小一年了!”

“那他做什么的?”

“玩具厂的主管,赚很多钱的!”

看到乔楠信誓旦旦地说,妈妈悬着心暂时放下刚要出去招待又被乔楠叫回来:“妈,你咋知道租男友这事?”

妈妈摇摇头叹口气:“这事晚上再说吧!”

接着,妈妈笑盈盈地坐在白雄旁边开始长辈盘问,菜都只切了一半放在切菜板上。乔楠看着干了一半的活就出去迎客人的母上大人有点无奈,只能帮她切菜了。

过了一会儿,乔楠爸爸回来了,手里提着一大袋年货。乔楠从厨房出来向白雄先容自己的爸爸,白雄同样毕恭毕敬。爸爸打量着白雄,最后默默点头“嗯”了一声放下年货回到房间。

妈妈突然想起了什么抱歉地说:“哎呀,你看我做饭都忘了!”

“阿姨,需要我帮忙吗?我会做饭的。”

“不用,你们玩你们的。”

晚饭时,四个人坐在饭桌上,妈妈给白雄夹了个鸡腿说:“白雄,吃个鸡腿。”

“谢谢阿姨。”

乔楠故意吃醋地把碗放到妈妈面前说:“妈,我的呢?”

爸爸这边眼疾手快把另一个鸡腿给了乔楠说:“鸡腿!”

“谢谢爸!”

妈妈笑着摇了摇头,长这么大了在爸妈面前还像小孩子一样吵着要吃的,还吃醋。

“哦对了”妈妈夹起一口菜放嘴里边咀嚼边说:“你姑妈他们一会过来。”

“他们准备住到初几走啊?”

“今天走,明天再来,房子这么小你让他们打地铺?”

“那白雄......”

妈妈打断乔楠的话说:“一会说,你知道理理前几天跟她妈吵架离家出走跑大家这来了。”

“又是因为什么事吵啊?”

“就那个租男友事,她妈给她下达命令让她上大学后可以找男朋友了,还说要把男朋友带回来给她见见,她没办法打起租男友的主意,谁知道你姑妈还去查那个男的底细。这下可好,那男的不仅有女友而且快订婚了,这次就是把自己租出去赚点外快。你姑妈让那男的滚了后打了理理一顿,理理就跟她吵,吵不过就跑了。”

乔楠惊讶一下:“姑妈太凶残了吧,理理才几岁啊就催她找男友!”

“是吧,我就说我家女儿快三十了都没男友,你家还小呢不着急。”

乔楠刚想说老妈深明大义时,爸爸在一旁咳嗽一声插嘴到:“然后你妈跟我说在这些跟你相亲的男的中帮理理挑一个。”

乔楠眼角一阵抽搐,心想:这老妈把我往火坑里推也就算了,还要拉理理一起入火坑,如果我不带白雄回来那可就遭了大殃了。乔楠越来越觉得白雄在自己身边真是个福星,以后要好好待他。

吃过晚饭,白雄乔楠帮妈妈收拾好碗筷后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聊到她的姑妈一家。

姑妈是爸爸的妹妹,早些年和爸爸一起下海经商认识了同为经商的钟凡钟先生,爸爸看这位钟先生才貌极佳,还很有经商头脑和姑妈的年龄也相配索性当了月老,钟凡就成了现在的姑丈。俩人有了一个女儿名叫:钟理理,是乔楠的表妹。给她去这个名字是希翼她以后成为讲道理的人。谁知,长得越大道理没懂多少,歪理倒是讲了一大堆,还可以把别人说服,嘴皮子实在是溜。她大学的专业还是语言专业。

姑妈姑丈说这要是学出来,估计谁都说不过她。

白雄在一旁仔仔细细地听着,过一会儿说:“我感觉姑妈的嘴皮子更利害啊,你看一个学语言专业的都说不过她直接跑阿姨这儿来了。”

乔楠一时无言以对。

“不过,姑妈跟我爸不同,她一件事可以唠叨好多回,她这次来啊肯定又要说理理的事了。”

话音刚落,门铃响起,是姑妈他们来了。乔楠跑过去开门互相打了招呼,随后,爸爸妈妈也从房间出来家里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姑妈一家看到有个帅小伙愣了一下,钟理理看得眼睛都直了。乔楠感觉拉着白雄走到姑妈面前说:“姑妈、姑丈这是我男朋友白雄。”

姑妈更愣了好半天才回神过来拉着白雄的手说:“你好,你好,这小伙子真帅!”

“谢谢姑妈夸奖。”白雄腼腆笑了笑。

大人们坐在饭桌旁椅子上聊天嗑瓜子,小辈们坐在沙发上开着电视眼睛却看向手机。钟理理在看手机同时眼睛频频飘向白雄想多看两眼这个帅男人,毕竟日系美男实属不易。

她捅捅乔楠小声问:“姐姐,这么帅的男朋友你从哪找的?”

“嗯......”乔楠看向白雄又看向钟理理笑嘻嘻地说:“撞出来的。”

“啥?撞......”

乔楠把咖啡馆前的故事跟钟理理讲了一遍。理理两眼放光一脸羡慕的说:“天哪!这是什么偶像剧的故事啊!竟然在你这里上演了!我要是有这样的就好了。”

“肯定会有的啦!”乔楠摸摸钟理理的手说。

白雄在她们聊天时时而看着手机上的业务时而看着乔楠。

年三十,俗称大年。

这天,乔楠睡到中午才起来。

以往,妈妈早就以打扫房间的名义堂而皇之地推门进来,弄出很大的动静吵得乔楠睡不着觉,睡眼惺忪起身之时,假装惊讶地说:“你起来啦,是不是把你吵醒了?起来了的话就吃饭啊,吃完饭再睡。”

乔楠无奈地看着妈妈,睡意全无。

今年,都快过饭点了妈妈也没叫她,她看看床边睡在沙发床上的白雄。昨天晚上,他本来要打地铺,跟在魔都时一样。幸好,爸妈房间有张沙发床,加上乔楠房间够大,所以不用委屈睡地上了。

乔楠起身坐在床边俯下身欣赏白雄的睡颜,她有种冲动,有种想要吻他冲动。电视剧里的情节来源于生活,一点也不假。但她控制住了自己拍拍白雄让他可以起来了。

厨房里,妈妈和姑妈早就已经忙活起来,乔楠和白雄想要帮她们一下却被轰出了厨房,她们嘴上还说着:“别添乱!大家来就行了!”

傍晚,理理和姑丈也来了,理理一脸愁容,不问也知道昨天晚上回去又被姑妈挨了一顿批,乔楠开玩笑地说:“理理,要不要把我男朋友借你两天用用?”没等理理说话,白雄一脸黑线地看着乔楠说:“乔楠,把我借出去你够大方的啊!我不同意!”

乔楠嘿嘿笑笑,连忙说:“开玩笑的。”

晚饭,桌上的菜特别丰盛,挤满了整个桌子,都是大鱼大肉的,还有道重头菜:年糕。这年糕是手工做的又香又糯,撒上桂花,口中还有桂花的香气,别提多好吃了。爸爸和乔楠最喜欢妈妈做的年糕。

年三十的年夜饭又叫“合家欢”,蔬菜必有青菜,叫“长庚菜”;黄豆芽,叫“如意菜”。这一餐中,鱼都不动筷,取“年年有余”之意,置福桔、荔枝一盆称为天赐洪福、吉利。

这是家乡不变的习俗。

当然,中国人过年少不了一道重要的节目:春晚,虽说近几年都说春晚不好看了,但坐在电视剧前面总会瞄一眼,然后抢抢红包网络上互动互动,这是当代人过春节的方式。

春晚开始没多久,大家围在一起刷手机的刷手机、讲话的讲话,茶几上放着很多零食。其中瓜子是零食大头。

过了不久,爸爸突然站起来走到白雄身边说有话和他说,让他去房间。乔楠的心一下子悬起来,爸爸突然来这一下不会是暴露了什么吧?别看他平时好像什么都不管其实心细的很。

等他们走进房间关上房门后,乔楠假装上厕所走到门口偷听,不过什么也听不到。又过了一会她听到房间里有脚步声连忙回到客厅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看电视,妈妈挪到边上乔楠说了句:“上个厕所那么久啊。”顺势握住乔楠的手,好像在叫乔楠别担心,爸爸就是聊聊一些男人之间的事。

十几分钟后,房门打开爸爸和白雄一前一后出来,看他们脸上的表情很轻松,这是谈妥了?妈妈给他们让了个位,两人坐到乔楠身边,爸爸手里还拿着一直白熊玩偶递给乔楠说:“乔楠,你的新年礼物,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别的什么,就记得你好像喜欢这玩意就又给你买了一只。”说完还朝白雄看了看。

“买的?爸你从哪买来的?”

“就89玩具厂。”

“你来过魔都?你怎么不跟我说啊?我可以带你转转。”

“说什么啊?不仅打扰你还麻烦,你不是还要上班?”

乔楠不再说话,她接过爸爸手里的小熊看了半天,虽然他常年在外跑不经常回家,但心中总是记挂着。

妈妈接过话头说:“对了,你爸今年做完就不做了,跑了几十年也该享清福了,你抓紧点!两年之内我想抱孙子!”

“妈,你又来了!爸,你快劝劝我妈!”

临近十二点,外面的鞭炮声已经此起彼伏,姑妈一家和爸妈商量着准备去老宅那边守岁,这是他们家长久以来的传统:去老宅守岁放鞭炮。

去往老宅路上,乔楠和白雄走在最后面,乔楠问白雄:“爸爸跟你讲了什么?”

“也没讲什么就是讲一些对你好一点,要宠你,还说他对不起阿姨这些。”

“就这些?”

“他问了我的爸妈,还有我的工作之类的。”

乔楠拉住白雄:“那你说什么了?没露馅吧?”

“没有,我就说我爸爸也是玩具厂的,我妈妈去世了。”

“......你确定你那月神娘允许你说她去世?”

“她又不常在人间随我怎么说。”

乔楠服气地给白雄竖起大拇指,佩服他的勇气。

老宅门前,路上已经放了一排鞭炮,点火的任务就交给男人。

十二点,新年到来,一家人躲在一旁欣赏着形状各异的烟花把天空炸的发白。白雄没有看烟花他凑近乔楠耳边说:“姐,你现在算是我真正的女朋友吧。”

乔楠看着烟花没回应,白雄心里失落,他表白了,她不回应,到底还是变不成男朋友啊,他只是只玩偶而已。

正当以为表白失败时,一只手伸过来牵住的白雄的手,白雄低下头看见乔楠紧紧握住自己手,乔楠靠近白雄轻轻说:“对啊。”白雄心里一阵欣喜,大脑飞速转着接下来要干什么,对了,那次在迪士尼看烟花有件事没做。白雄看了看其他人他们都背对着自己和乔楠,就是现在。

白雄拉着乔楠的双手,脸慢慢贴近,这是白雄的初吻,也是乔楠的。

这个年,乔楠又收获真正男朋友一枚。

上一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