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 | 转世书店,一只喵的长情

深处有家神秘的书店,
昏暗的店牌仿佛诉说着内心的荒凉。


“选好了吗?”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柜台后传来。她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坐姿,修长的手指不耐烦地叩着桌上的名录。

“再等一下。”

我装作没看见她,又缓缓地走向旁边的书架,抽出一本书。

不久前,我办完了颇为繁杂的转世手续,又在灵魂之池洗涤了整整七天,终于迎来了这场旅程的终点。

那是一座宏伟的大楼,高不见顶,隐隐约约的云雾在高层缭绕。大楼被几根雪白的立柱螺旋向上围绕着,也看不见尽头。圣火跳跃在两旁洁白的蜡烛上,成为周遭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里唯一的光源。

遥远的前方有一处暖黄灯光跳跃着,在黑暗与点点光亮的裹挟下,我拾级而上,终于,一扇古老的木门出现在面前,上方赫然刻着几个大字——转世书店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装饰陈旧,里面只有微弱的灯光。忽然,我发现自己竟变成了一团轻飘飘的透明光影。

看来,这是灵魂原始的样子。

我畏畏缩缩地踩上木质的地板,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家书店。

乍一看,这里和人间的书店别无二致。一排排巨大的木质书架上摆满了书籍,在宽阔的房间里整齐地排开,木板墙面上每隔几米就挂着一副奇异的油画。

只不过这个房间大到似乎永远也逛不到头,而且这成千上万的书本简直像同一家出版社的系列作品似的,清一色全是红棕色的硬质封皮,书脊烫金,每一本上面都写着一个物种的名字。

一位店员打扮的女子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用不带感情的声音说道:

“您好,欢迎光临转世书店。这里是白云之巅,也是您的最后一站。在这里您能选择来世出身,取下书籍便可阅读、体验,选择完毕后请来柜台结账。热门的选项都放在前排了,或者我可以帮您定位想找的书。”

我故作深沉地点点头,其实刚刚被这突如其来的先容吓得不轻。

想要成为什么?

每当小憩醒来接着做白日梦时,我常常思考这个不着边际的问题。在灵魂升天被告知这项事由后,心中更是狂喜不已。

能够主宰自己的转世,何其幸运。

还活着的时候,我幻想自己是一条金鱼,可以只拥有七秒的记忆,不给自己攒下烦恼。每天名正言顺地游手好闲,在缸里欢快地游来游去。

不怎么热心的店员小姐在一旁的计算机上敲敲打打,帮我找到了它的位置。

红棕色的封面上只写着大号字体的“金鱼”。我翻开书,发现里面只有两行字:“世界著名的观赏鱼类,每天游来游去吐泡泡即可,记忆只有七秒是假的,不要担心。”之后便是各种金鱼的图片。

此刻我觉得自己的头顶有许多问号。

突然,我变成了一条透明的金鱼,兴奋地穿梭于书架之间,自在地四处游动。

回到原地关上书本,我变回了原样。

这种无拘无束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但奇怪的是,我远没有想象中那样开心。

“七秒记忆是假的啊,鱼缸也小了,太拘束。”我为自己找了一个不错的借口。

那么…我扫视着书架,在下一层找到了“鲸”。

书里依然只有一句话:“深海哺乳动物,个头大,智商高,没事喜欢唱歌。”

下一秒,我幻化成一头大轮廓的蓝鲸。我高高跃起,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又直直地落下,掀起一阵看不见的巨浪。我赞叹于这源源不断的磅礴力量,连自己都为之颤栗了。

可是……

“深海里好恐怖啊,会得抑郁症的吧!”我说服了自己,把书放回了原位。

我像逛大卖场似的挑挑拣拣,一会儿觉得熊猫好,一会儿又被狮子吸引去,磨蹭到了现在。

“你这样挨个试,得挑到什么时候啊!又得加班了!”店员小姐忍不住斥责道。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哎呀,刚刚爬楼爬了那么久,况且这又是决定自己的终身大事,不让多考虑一会儿说不过去吧。”

“你觉得树怎么样?”为了缓解店员小姐的情绪,我这样搭话。

说罢,一棵大榕树从地板上拔地而起,枝上又生根,直到遮天蔽日。

店员小姐见下班有望,立马露出职业微笑来:“很好哦亲。种在外面净化空气,做成中药活血通经,在植物界鼎鼎有名哦!”

我挣扎了一番,还是摇了摇头:“一动不动地在原地站上百十年,太寂寞了。”

店员小姐的职业微笑终于变成了皮笑肉不笑:“这里记载说,您上辈子是只家猫,这辈子不想当猫了吗?每天和同类还有人类一起玩,就不会寂寞了吧。”

我感觉身体某个部位被揪了一把似的,条件反射地炸了毛,脱口而出:“我才不想当猫呢!”

店员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朝我挑了挑眉。

我上辈子是只猫,那些被埋藏的回忆又重新浮现出来了。

我的主人对我很好,我喜欢一直粘着她。她在家的时候,我喜欢窝在她的腿上,她不在家的时候,我窝在她的被子里。

她爱和我一起看剧。听着念咒语一样的旁白对话,我立马就能打起呼噜。迷迷糊糊的,总能感觉到她温暖的手在温柔摩挲着我的脊背。

她没什么原则。每次叼着羽毛棒还想再玩一次的时候,她虽然会跳起来坚决抵制,但最后还是会屈服。

她记性不太好。我手贱捞鱼缸,他会教训我一顿又没收小鱼干,但过一会儿还是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跑来和我嬉戏聊天。

我回忆着大家所有的一切:大家的初识,大家的了解,大家的别扭,大家的释然。

我终于意识到了之前无论如何选择都闷闷不乐的原因。

想成为什么?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有了答案,只是被怀疑和顾虑所蒙蔽了。

“我看你还是适合当猫。”

我猝然惊醒。店员小姐含笑看着我。

第一排书架上的《猫》就在唾手可得的位置,在无数诱人的选择间,我久久地凝视着它,它也凝视着我。

取下书,上面依然只有两行不太专业的先容:“已经被驯化了3500年,但永远留有自己的个性,遇到喜欢的人类会变成傲娇。”

我继续往后翻阅,直到在形形色色的猫猫图片里看到了自己曾经的模样。

突然之间,一切乱七八糟的念头都释然了。

像我这样渴望自由却又缺点勇气,眼光挑剔又害怕寂寞的家伙,可能还是最适合跟铲屎的相依为命。当国宝或者草原之王都很酷,但比不上我的可爱主人。

我的灵魂在它最熟悉不过的躯壳里,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请来这边结账。”店员小姐一脸欢愉地拿起我手中的《猫》,麻利地打包好,又在密密麻麻的名录后面写了几句长长的话。

“保留前世记忆,投胎到原来人家,是吗?”

“是的,我并不是舍不得,只是对失去一段比较愉快的记忆感到有些惋惜。”

“好的。一共需要抵扣五年寿命,所以您转世后还剩下十年寿命。”

我在收据上按下一个小爪印。

店员小姐拉开来时那扇古老的木门。楼梯竟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垠的淡蓝色。

我突然明白了白云之巅的含义,只有义无反顾地从此地一跃而下,穿过蔚蓝、坠入云端,才能回到真实的彼岸。

“感谢惠顾。再见,祝您旅途愉快。”店员小姐不算甜美但无比真诚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再见。我要回家了。”

我对她说。

我跳下去,脑海闪过这样一个片段:

离去那天,我和往常一样,趴在沙发上直勾勾的看着主人。主人学着我,同样望着我。直到我闭上了眼。

她附在我的耳边告诉我:一世不够,望续来生。

岁月拾遗

岁月拾遗优选推文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