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缘名家的读写世界

八十六岁的王蒙出版了新著《笑的风》,本来是一个中篇,刊载后再读、再修改、再补充,一不小心改出了个长篇,意犹未尽啊!真正是写得停不下来啦。看他的访谈视频,感觉他对这部长篇很满意。

王作家的文字很合我的胃口,他从来不乱写,无论是文字的风格还是人物的精神状态,这跟他成名的时代有关吧。他现在还在写,每天都在写,现写现发,象直播似的,这样的文章能不看吗?尤其是读书笔记式的小文。

八十六岁的人还在读在写,读得那般的细致,那般的认真,这是一种可贵的精神,又是一种幸福的状态。如果你还在写,还想写,就一定要读,即使如王蒙出过百部的长、中、短,你还得读,读他人,读年轻,读过去。

海明威说,我写出一页杰作,就一定写过九十一页狗屁。我想不出一和九十一间的数量对应关系,只是能感觉到一个巨大的落差和悬殊的比例。而我要说,写一页自己,一定要读一百页的别人。王蒙的比例不清楚,可能没这么悬殊,他写得多,读的自然不会少,依他的随读随写就能知道。

每当我读到精彩的文字,忍不住就要写,想写出自己的那份感悟,想表达出那份喜悦,想分享出那份喜悦,这或许是一个好习惯,或许也不是一个好习惯,因为我的分享不如王作家的随意和从容,更没有他的那份十足的自信。不过这习惯还是值得保持的,因为写文是要坚持的,是要兴趣的,是要练达的。海明威所说的九十一页的狗屁,这话不是谁都想说,也不是谁都能说。如果我这么说,一定是不值一文的。因为海明威写出的绝不是一页杰作。另外还有海明威的个性适合他说这样的话,这话王作家也不会说,说也只能说类似意思的话。可惜大家无缘接近海明威的读写世界,所以能近观王作家的读写世界便是一种幸运和缘份。

刘心武的读写世界不太清楚,知道的是他常更新的小小说,或者是生活观察笔记吧。他喜欢记一些生活琐碎,以小见大地挖掘出生活大哲理。于他是观察,于我便是读写,世界就是这般有趣,事物和道理在一个世界、一个世界间流转着,便能生出一些欢欣,一星火花,或是其他想象不到的。你不经意的言行一经法眼,或许就能变成文字得以流传,得以永存。跟随刘作家的观察或许我也能看出一个不一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