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狐狸哟,做个选择吧

图片发自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App


? ? ? ? ? ? ? ? ? ? ? ? ? ? ? ? ? 01

老神仙给了阿言一块黑铁,让她用妖力将它磨成一把剑。

阿言在山中磨了一千多年,磨到自己长出了第九条尾巴,那黑铁才依稀有了剑的模样。

她又磨了好多年,磨到剑刃锋利,才提着剑找到老神仙。

老神仙眯着眼睛看着剑,笑得合不拢嘴。

“您说过,会答应我一个要求。”

老神仙盯着剑,头也不抬:“说吧,你想要什么?”

“把我变漂亮。”

老神仙抬起头,仔细打量着她,片刻后皱着眉头咂了咂嘴:“换一个吧”

阿言将剑抱在了怀中。

“小狐狸,不是老夫不帮你,实在是你这样貌,难度太大,我这洞中有的是奇珍异宝,你先把剑给我可好?”

阿言抱着剑沉思了一会:“那我就要这把剑吧。”

老神仙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在袖子中摸索了一会儿,拿出一枚土黄色的珠子:

“这是生肌珠,若你日后有个断手断脚断尾巴,用了它马上就能长出来,老夫拿这个跟你换如何?”

“不换,我都修炼一千多年了,还能让人砍断手脚?”

老神仙又摸出一块碧色的石头:“这是聚魂石,你若是要魂飞魄散了,它可以保你一命。”

“你这老家伙能不能盼着我点好,一会儿断手断脚,一会儿又魂飞魄散,不换!”

“你可想好了?”

“你这么宝贝这把剑,定是个好东西。”

阿言将剑抱得更紧了些:“你个老骗子骗了我一千年,休想再诓我”

阿言说罢,转身便走:“再见了老骗子,哦,还是不要再见了。”

? ? ? ? ? ? ? ? ? ? ? ? ? ? ? ? ? ? 02

阿言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长成这副模样。

她出生那天,爹娘就打了一架。

她爹自负狐族第一美男子,皮滑毛亮,全身上下找不出一根杂毛,怎么都不可能生出她这种又灰又黄的崽子

他一口咬定阿言娘定是趁他不在,同隔壁村的癞皮狗暗通款曲。

阿言娘说她相亲那日便看着她爹脸长,原只是觉得有点丑,现在一看怕是她爹祖上有驴的血统,到她这儿,返祖了。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眼看便要拔刀相向。

最后还是老族长出来解围,说狐狸小时候丑一点没关系,将来化成人形都是俊男美女,他指着天空发誓,说若日后阿言不好看,他就天打五雷轰。

于是,阿言化形那日,老族长被七道天雷劈了个外焦里嫩,他强撑着最后一口气要看看阿言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她爹将她带过去,老族长瞥了一眼,长啸一声,走得并不安详。

阿言从山中出来,一时也不知该去哪,她走过白雪皑皑的山坡,穿过荒无人烟的戈壁。

这天清晨,她路过了一处村庄,早起的少年靠在大树下读书:“宁可永劫受沉沦,不求诸圣求摆脱。”

村庄里炊烟袅袅,一个妇人喊少年回家吃饭,阿言心头一颤,决定回原来的狐狸洞看看。

? ? ? ? ? ? ? ? ? ? ? ? ? ? ? ? ? 03

寻常狐妖寿命也不过几百年,再加上狐狸本就不会久居一处,所以阿言回去的时候,狐族原本居住的那些狐狸洞已经都空了。

她走进自己曾经居住洞中,却见里面有个黑影。

“喂,里面的是什么人?”

那黑影闻声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声音很是不耐烦:“老子是鬼,看不出来吗?”

阿言这才看清了他的模样,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看出来了,你应该死得挺惨的吧。”

他看了阿言一眼,笑道:“过奖了,你看起来死得也不是很体面。”

那鬼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他飘飘荡荡了很久,不知怎么的就飘到了这里,日子久了便凝成了实体,但却还是死时的模样,勉强算个人形。

他不记得自己是谁,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男是女,日日除了吃便是睡,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许多年。

阿言见那鬼长得比自己还丑,索性在旁边住了下来,日日看看他,再看看自己,居然觉得自己好看了不少。

由于那鬼长得实在一言难尽,阿言便给他起了个名字难尽。

一日,阿言正坐在河边,抱着黑黄杂毛的尾巴,纠结着是把黑毛拔了做只黄狐狸,还是把黄毛拔了做只黑狐狸。

突然她背后中了一剑,她回过头,看着地上断了的木剑和断剑旁一脸懵逼的人类少年。

她也愣了片刻,随即扯了段藤蔓将那少年捆了个结结实实。

阿言在河边架了口锅,难尽拿着石臼在一旁捣着香料。

“阿言,咱们真要吃了他?”

“我从前听族里的老人说,恶鬼和妖怪都是要吃人的,虽然我也没吃过,但应该跟煮兔子没什么区别,多放点辣椒。”

那少年盯着正在研究吃自己的两人,咒骂道:“你们两个恶鬼,早晚要下十八层地狱!”

“他是恶鬼,我是狐妖。”

“呸,哪有你这么丑的狐妖!”

阿言没有反驳他,只是将火生得更旺了些。

“你们敢吃我,我师父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师父是谁?”

我师父是大名鼎鼎的清虚道长。”

“没听过”阿言寻了朵灵芝,准备跟那少年一起炖了,但她没杀过人,拿着刀走到少年面前,却一时不知怎么下手。

“等一下!”

少年又一次开口:

“我来这深山中是为了给我爷爷寻药的,我死不足惜,可我若死了,他老人家也没法活了。”

阿言小时候,她的父母嫌弃她,同龄的狐狸们也不肯同她玩耍,唯有老族长待她最好,可却因为她惨死在天雷下。

眼下听少年说起爷爷,不由得心软起来,放下了刀子。

少年见状眼珠一转,继续道:“你们放了我,让我寻到药,待我爷爷好了,我再回来给你们吃。”

她松了捆着少年的藤蔓,又将灵芝塞到他手中:“你走吧,这山中妖怪多的很,别再来了。”

“多谢姐姐,姐姐真的是狐妖吗?”

阿言露出了九条尾巴,少年惊道:“九尾狐?”

阿言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九尾和九尾狐是不同的,真正的九尾狐是神兽,天生九尾,尾巴是血脉的象征。

而阿言不过是修炼的年头久了,那多出来的八条尾巴是修为凝结而成,算不得真正的九尾狐。

“怎么不吃他了?”

难尽看着自己捣了半天的香料,不满道。

“他爷爷还在等他呢。”

“关咱们什么事?”

“他回不去,他爷爷也死了,死了两个人,咱们只吃到一个,多亏啊。”

难尽想了想,觉得阿言的话也很有道理。

? ? ? ? ? ? ? ? ? ? ? ? ? ? ? ? 04

没过几天,那少年又来了,阿言被扰了清梦,没好气的道:

“你还来干嘛?”

“我爷爷的病好了,特意来谢您。”

少年说着打开包袱,里面是几个包子:“姐姐,这是我亲手做的,您尝尝。”

阿言撇了撇嘴,拿了个包子尝了一口,顿时满口肉香。

她早已不用靠吃东西活着,偶尔嘴馋也只是捉只兔子烤了,哪里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忍不住将那些包子吃了个精光。

吃完包子的阿言刚欲开口,却突然眼前一黑。

但她毕竟修为不浅,很快便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少年拿着一柄满是符文的长剑朝自己刺来,她一个闪身躲过,却还是被生生削掉了一条尾巴。

“这掺了符水的包子,寻常妖怪吃上半个便会不省人事,你居然这么快就醒了。”

阿言这才发现自己现了原型,连妖力都用不出,断尾的疼痛使她几近昏厥,她看着那少年,恨恨道:

“我救了你爷爷,你竟这般对我?”

“我哪有什么爷爷,只是怕你吃了我,随口说的罢了。”

少年笑着:“那日你给我的灵芝我卖了不少钱,师父说九尾狐比那灵芝值钱多了,姐姐这般好心,不如成全了我。”

少年说着便举起了剑,却见刚刚还瘫倒在地的阿言突然起身,变得一丈多高,少年吓得后退两步:

“你用不着虚张声势,你现在根本用不出妖力。”

阿言低吼一声,吐出的灼热气息使地面都开始微微发黑,少年举着剑僵持了片刻,还是捡起她断掉的尾巴落荒而逃。

难尽从林中闲逛回来,一眼便看到了不省人事的阿言。

她的血染红了一大片草地,断尾处的血还在不停的涌出来,其实断了一尾对阿言来说算不了什么,但那少年斩断的,偏偏是阿言的第一条尾巴。

那尾巴离开了她的身体,其他八条修为凝结的尾巴也开始脱落。

原本储存在尾巴内的妖力在阿言体内乱窜,阿言的千年修为,现在反而成了要命的东西。

若难尽也是个妖怪,还可以用妖力帮她理顺气息。

但难尽是鬼,纵然是个修为很深的鬼,可鬼的灵力与妖的不同,难以融合,难尽除了帮她止住血,什么都做不了。

“阿言,你醒醒,你别吓我,你死了,这世上再没人比我丑了。”

“放屁,老子就算活着也比你好看!”

阿言醒了过来,她虚弱的不得了,但还是义正言辞的反驳了他。

“你这是怎么了?”

阿言边说边骂的叙述了事件的原委,罢了气得一阵咳嗽,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憋死过去。

“他拿走了我的尾巴,若那断尾还在,我还可以接回去。”

难尽站起身:“那我帮你把尾巴寻回来,我记得那个人类的味道。”

难尽走了一整夜都没回来,虽然那少年没有丝毫修为,难尽又是个修炼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鬼,她还是觉得很不安。

天已经微亮,阿言强撑着起身想出去看看难尽为何还没回来,刚走了几步便看到他出现在门口。

他怀中抱着一条尾巴,浑身是血。

阿言一下便嗅出了那是人血的味道:“你杀了人?”

“那混蛋将你的尾巴送进了道观,我也没办法。”

难尽将尾巴递给阿言:“快接上吧,小心丢了你的狗命。”

“大家得离开这里,你是滞留人间的鬼,造了杀孽,地府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不必了”

难尽转过身,他的背上满是剑痕,黑气不断的从伤口中喷出来:

“我怕是等不到鬼差来了,那群道士利害的很。”

阿言被惊的说不出话,手忙脚乱的聚了妖气想帮他疗伤,却想起他是鬼,自己的妖力帮不了他。

“我该怎么救你?”

阿言又急又恼:

“这般凶险你干嘛还要去夺,我若是你,断不会为了旁人赔上自己的性命。”

难尽的身子已经开始变得透明,他笑道:

“你若是我,我若是你,也是一样的,阿言,你并不比我聪明。”

阿言突然想起,当初老神仙曾想用一枚聚魂石来换她磨了一千年的剑。

“我有办法救你了,你等着。”

阿言说罢,便提着那把剑,朝着老神仙居住的山中赶去。

? ? ? ? ? ? ? ? ? ? ? ? ? ? ? ? ? 05

她在山中呆了一千多年,肯定不会记错位置,可她找了好一会,都不见那座山。

她扯着嗓子喊:“老神仙,我改主意了,我跟你换!”

可回应她的,只有山谷的回声,她在山中寻了几日,还抓来几只小妖询问,小妖们也都说不曾见过这里有什么住着老神仙的山。

她担心难尽,只得回到了狐狸洞,但洞中却没有了难尽的影子,也感受不到附近有难尽的气息。

“喂,丑八怪,你说话啊?”

久久没有回应,阿言知道,难尽不在了。

阿言要的并不多,一个可以睡觉的山洞,一个愿意陪伴自己的人。

从前是老族长,却因她死在了天雷之下,那时的她修为尚浅,无能为力。

现在是难尽,依旧因她而死,这次她有了千年修为,却依旧无能为力。

若是自己当初选了颗珠子,难尽就不必为了救她去闯那道观,若自己当初选了那块石头,那难尽的魂魄就不会散,可她偏偏选了那把剑。

阿言想,若是能够重来一次就好了,若是重来一次,结局就会不一样。

阿言活了一千多年,真正快乐的日子却掰着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她自问从未做过什么坏事,命运却连一丝温暖都不肯给她,她红着眼,握着剑柄的手微微颤抖。

月光从洞口射进来,剑刃上反射出的寒光刺痛了她的双眼。

这剑是她的妖力打磨而成,就像她身体的一部分,没人比她更适合用这把剑。

她死死的盯着手中的剑,眼中杀意升腾,她想,她的千年修为,或许并非毫无用处。

阿言记得那少年的气味,很快便寻到了那间道观。

少年站在一个中年男子身后,指着阿言喊:“师父,就是她。”

那中年男子手一挥,一群身穿道袍的人便朝着阿言冲过来。

这些人的武器上皆纹有克制鬼怪的符文,但阿言根本不管自己受了多少伤,很快便将他们尽数杀了。

手中的剑沾了血,发出一阵阵响亮的剑鸣。

她前几日伤得很重,本就不该使用妖力,眼下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身体已经承受不住。

她的皮肤开始出现裂纹,口鼻中也不断的流出鲜血,她也不记得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最后,只剩下了那个少年。

少年颤抖着,请求阿言放过他,她只是冷笑一声,将剑刺向他。

“住手!”

她闻声转过身,看到了老神仙。

她未有丝毫停顿,还是将剑刺入了少年的身体,少年瞬间炸成了一团血雾。

“这些人害得难尽魂飞魄散,本就该死。”

“他并没有魂飞魄散,只是太过虚弱,被吸进地府投胎去了,但他造下的杀孽,下辈子也会得到该有的报应。”

“他是因我造的杀孽,报应也该我替他受。”

“你自然有你自己该受的惩罚。”

老神仙说罢,一掌拍在阿言的头顶。

阿言本就不堪重负的身体彻底碎裂开来,老神仙叹了口气,隔空将那把剑抓了过来,那剑在他手中渐渐变成了一块黑铁。

这是黑山寒铁,寒铁有灵,嗜血成性,持剑者若是有了杀意,便会被它乱了心性。

? ? ? ? ? ? ? ? ? ? ? ? ? ? ? ? ? 06

老神仙摇了摇头,已经是第五次了,惩罚仍要继续,而自己只是个监督者,无权干涉。

阿言虽没了肉身,但她毕竟修行了千年,灵魂也比寻常人强大的多,并没有被轮回之力吸入地府,她的魂魄漫无目的在人间飘飘荡荡。

过了很多年,难尽投胎到了一处狐狸洞中,又过了很多年,化形成了个奇丑无比的女子。

狐狸听说很远的地方有座山,山中有个无所不能的老神仙。

狐狸奔走风尘的寻到了他,老神仙却只给了她一块黑铁,让她用妖力将它磨成一把剑,才肯答应她的请求。

狐狸从此便在山中磨剑。

阿言的魂魄飘飘荡荡了不知多少年,飘到了一处山洞。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只看着这山洞很是亲切,便停留了下来,天长日久,勉强修成了个人形。

一日,她在洞中睡觉,突然听见洞口有声音。

“喂,里面的是什么人?”

她被吵醒,摇摇晃晃的起身,没好气的道:“老子是鬼,看不出来吗?”

? ? ? ? ? ? ? ? ? ? ? ? ? ? ? ? ? ? ? ————————白小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也许有的时候就需要一些经典之作去感动大家,《布鲁克林有棵树》对于情感的描述很丰富,却又很朴实,会让你在不经意间感动...
    拥抱太阳的Pluto阅读 312评论 2赞 4
  • 空洞的门, 繁茂的树, 嘻嘻闹闹, 然后各自寂寥。
    我就在乎你阅读 53评论 0赞 2
  • 你在看什么? 你在寻找什么? 为什么? 谢谢。
    皮蛋君呀阅读 115评论 12赞 10
  • 之一:司机一一阿姨是您要坐车? 阿姨一一是的。(上了车,司机不动)阿姨一一走呀 !司机一一您孩子还没来 。 ...
    一延阅读 44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