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熊先生30郑舒望

图片发自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App

乔楠一直用嫌弃的眼神看着郑舒望的背影,忽然她感觉身边有种异样,转头一看,白雄正盯着自己看了许久,乔楠收起刚才那副表情低下头挠挠耳朵。

白雄也不准备放过她直接开问:“姐,他刚才说还有机会是什么意思?你跟他什么关系?”

“不是!没有!我跟他没关系……也不是没关系,就是同事关系……”乔楠感觉自己越说明越乱干脆直接跟白雄撒起娇来:“哎呀,你问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咱别站这儿了,回家,回家我给你做好吃的。”

白雄不再说什么任凭乔楠扯着他走,但心中还是疑惑满满,估计乔楠也看出来了,路上乔楠就讲起了郑舒望的那些事。

在说郑舒望之前先先容一下这家企业和他的部门。

乔楠所在的这家企业是一家外企,名字叫新新贸易股份有限司(STC)。这是一家新加坡企业,一家上市的股份有限企业。

一般的外企因为中国和外国有时差的问题,一旦外国企业有事情中国的企业就要有人三班倒加班,不过庆幸的是中国和新加坡没有时差,所以正常上下班就行。

企业的分设好几个部门,最为特殊的就是业务部:分为国内业务部和国际业务部。这两个部门人数最多,每个部门有15个人,两个部门一共30个人。别的部门只有一个经理,而这俩分出了经理和组长两个管理职位。经理和别的部门的经理同等权利义务,至于组长就是为经理分担业务顺便帮经理管着下面一帮子人。

因为业务部的人大多都要跑外勤所以更难管理。

当然组长职位听起来很小,想当上可是极其有难度的:跑外勤需要勤快;还要为企业拉来大量的业务;搞定有大单子的客户;为企业创造利润以及一定的收益。

国内业务部主要跑中国,国际业务部主要跑国外;国内的都是内地人,国际的都是外籍人员和港澳台同胞。

国际业务部的经理是新加坡人姓李,50岁;组长是个香港人姓杜,45岁。

郑舒望所在的国内业务部的经理姓沈,再过两年他就要退了。而组长就是郑舒望,对,你没听错就是他。乔楠经常感叹:同样都是90后,为何一个可以当组长赚万把块钱,一个却只能死赚6千的工资做个月光族。老天可真不公平啊!

郑舒望和乔楠一样大,也是90年生的,不过月份比乔楠大几个月,他是2月份,水瓶座。长得还挺帅的,很多小姑娘因为他的外貌被他忽悠迷住。

至于为何取名郑舒望,因为他爸爸是戴舒望的诗迷,最喜欢他的那首《雨巷》。郑爸爸年轻时特别希翼成为像戴舒望那样的诗人,写诗出书但奈何种种原因梦想破灭。不过有点庆幸的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丁香姑娘相识,相爱。

儿子出生后给他取名郑舒望,希翼他成为像戴舒望那样的诗人。不过,诗人没做成倒是做了花心男,这设定让郑爸爸措不及防。

幸运的是郑舒望大学考上了交大,毕业后就进了这家贸易企业。只是他到处沾花惹草,最严重的一次把人家姑娘肚子搞大都追到企业来哭诉了。好不容易摆平这件事,企业当时就在想要不要把郑舒望辞退了,毕竟他的品德确实欠缺有损企业形象。

奈何郑舒望的工作能力实在太强大,经常给企业拉来大单子,也能瞬间搞定特别难搞的客户,这也是为什么他在企业没两三年就能坐上组长的位置。把他辞退了,他的位置现在没人能顶上来,所以只能把他留下。

沈经理也是经常嘱咐他别太花心了,不过从那件事之后,一有女的来找郑舒望沈经理总要紧张一番祈祷不要整出幺蛾子,还好都是来谈生意的。

外面的女孩不撩了,郑舒望就把魔爪伸向企业内部人员,最早之前骚扰过小白,被小白严词拒绝后转向人事部的小姑娘,不过小姑娘对他不咸不淡的对他没兴趣,然后他就来骚扰乔楠了。乔楠当初心软想试着交谈一下被小白极力劝阻,就作罢。后来郑舒望在外面谈个了小女朋友,依然没“放弃”乔楠,谁让乔楠心软好说话呢。

听完乔楠的讲述,白雄心里挣扎了很久,虽然很想把那个花心男揍一顿,但毕竟是主人的同事,而且我要是真揍他了我和主人的关系怎么说明?表弟是肯定不信的。男朋友?估计主人没这个意愿吧,我只是她的一只玩偶罢了。

“白雄,白雄?!”乔楠见白雄一句话都不说话以为他生气了连忙叫了他好几声。

“姐,怎么了?”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怎么不说话?我说错什么了?”

“没有,姐,今天你别做饭了,大家去外面吃吧,庆祝我第一次来接你!”

乔楠“噗嗤”笑了,她摸摸白雄的头说:“好吧,如你所愿。”

地铁上两人在大众点评上选了半天的饭店:本帮菜?拒绝,单位都吃过;新加坡菜?拒绝,单位也都吃过;意大利菜?待定,不过乔楠想起来她吃过最便宜的意式菜是“萨莉亚”,价格平民还好吃;泰国菜?拒绝,她觉得吃起来跟新加坡菜没啥区别。

“法餐算了。”白雄没等乔楠回应迅速预定好餐厅,乔楠拿过白雄手机一看:那家餐厅的菜巨贵,人均800,今天又是富人生活的一天。

来到这家餐厅,美丽的服务员小姐姐迎上来笑眯眯地说:“晚上好,客人,请问是两位吗?”

“对。”白雄拿出手机给服务员看说:“我有预定。”

“好,请随我来,这边请。”

服务员把两人引导窗边的位子,拉开凳子让他们入座后从桌子底下拿出两本菜单给两人。研究了一番菜单之后,两人按着点评上的推荐单挨个点了好几个菜,乔楠心想:反正不是我买单多点一点没关系吧?她还频频看向白雄,见他一副轻松样也就暂时松了一口气。

点完单之后,乔楠看着周围的环境,来的人似乎是情侣比较多一点,虽然餐厅灯火辉煌但浓情蜜意的指数可不低啊。乔楠还发现这家餐厅除了刚才那位服务员小姐姐好像基本是男生服务员在上菜,而且都是外国小哥。笔挺的西装、高挑的身材、漂亮的脸蛋以及精致的五官把乔楠看得瞬间花痴分了神。

“好看吗?”

“好看。”

“那挑一个带回家去?”

“好……不好!他们又不是宠物哪能挑一个带回去?”乔楠回过神看着白雄,白雄两手背托着下巴一副看笑话样的看着自己,乔楠低下头轻声咳嗽一声把头发梳到耳后,白雄给乔楠倒了杯水说:“来,喝口水,看你饥渴难耐的样子。”

乔楠脸一下子红到耳根子:“你……你别瞎说!谁……谁饥渴难耐了……”

白雄实在忍不住低声笑了出来,乔楠只得一直瞪着他,白雄也装作没看见。

笑完之后,白雄说:“这里的男服务生全是法国人。”

“是吗?”

“嗯,不过说起法国我倒想起一件事……”说话间,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眼前一个金发碧眼的法国小哥操着生硬的中文加英文来上菜,先上了前菜和第一道主食后说:“牛排还在制作,please wait。”说完后对着两人笑了笑,那个笑容乔楠想起了影片《两小无猜》的男主。

小哥走后,白雄喝了口水继续说:“我有次去法国跟一家玩具供应商谈项目,这家供应商很有意思,是夫妻店。丈夫55岁,妻子50岁,两人从小认识青梅竹马,他们家的玩具店开了三十多年,两人也恩爱了三十多年。谈项目的时候两人一起来的还手牵着手,大家交流的很愉快,不过中途妻子有事先走了,然后……”

“怎么了?”

“走之前妻子和丈夫拥吻了一下,我只能在一旁尬笑…...”白雄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乔楠嘴里含着菜看着白雄露出惊讶的表情含糊不清地说:“不会吧,当着你的面啊。”

“嗯,不过法国人天生骨子里就有股浪漫劲,我在巴黎街头时候四处可见情侣情到正浓突然就在大街上亲上了;在中国,就说魔都吧,虽然也是国际大都市你见过有几个在街上突然就亲的?没有吧?所以这就是东方和西方的不同之处。”

听着白雄讲完这些,乔楠点点头说:“说的对,就说我爸妈他俩也在一起几十年了,别说拥吻了,手都没拉过几次,而且我爸常年在外跑生意,我和我妈都很少见到他……”说到这里乔楠眼神里透露着些许无奈。

这时,刚才那位法国小哥又过来了。他推着一辆餐车,餐车上放着一张荧光闪闪的盘子上面还盖了盖,把盘子放到餐桌正中间打开盖子:正餐中的正餐,惠灵顿牛排上桌,看着个头还不小。乔楠轻声“哇”了一声,此生都没见过那么豪华的牛排。

牛排上桌之后,其他的菜也都上来了:像鹅肝、面包鱼子酱、吉拉多生蚝、温泉蛋加上法式长棍。

上完菜,小哥又笑着对两人说:“enjoy yourself !”

话不多说,开吃!

上一节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