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5

说说赌博的事儿(戒除赌博小说连载)

编辑/大成子

十三? 出征大岗

(二)我和了一把最大的麻将

如果是打一块钱为基数的麻将,和一把最大的能赢多少钱?

怎么着也得个七八十吧!

七八十?那是起步价。我告诉你,二百元起,您别嫌多,他还不打折。

我在大岗推了五天牌九后,名气不胫而走,在一些喜爱赌博人的眼里,我不仅是运气好,可能是会巫术。纯朴的蒙古朋友根本就没有怀疑我会出千使诈,但他们再不愿意和我玩推牌九了。“和你推牌九?我还不如把钱直接送给你得了,还能落个人情,你实在太利害了。”他们都这样说。我明白,自己犯了千手的大忌:得瑟。这样下去,以后这里就不会再有人和我赌博了。我决定走不得瑟的低调路线,该藏拙时必须藏拙,要让别人看到我木讷的一面。

后面几天,我出入于麻将场馆,缺人时我就上去配个角,由于麻将打得太小,我已经提不起出千的兴趣来,就是陪着玩而已,并且,我还有意识在牌桌上面装傻充愣,经常输点小钱出去,尽量改变自己在别人眼里的赌博高手形象。

我的低端路线收到了效果,赌徒们开始找我打麻将,并且提出打大一点,他们梦想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麻将桌上把推牌九输的钱赢回来。

为了下面叙述的方便,先要把当地的麻将玩法大约交待一下。在当地,打麻将分为大翻和小翻两种。大翻,如果是打一元钱基数的麻将,庄家和牌,在1元的基础上翻一番,就是2元,如果是自摸,再翻一番,就是4元,如果和的是夹、单调之类,称为大和,在4元的基础上再翻一番,就是8元,如果是和的是边(3或7),那还要翻一番,就是16元,对对和,继续翻番,由16元翻到32元,站着和,也就是没吃牌也没碰牌,北方叫没开门,再翻,64元,如果没和的人也没开门,就不翻了,用64乘以2就得了,变成128了,如果四个人都没开门,而庄家和了,又同时具备以上翻番条件,那就是128的两倍,是256,是每个人应该付给庄家256元。如果是点炮和的,又同时具备以上条件,点炮者除了要付出自己的那份256元之外,还要代替另外两人付出他们输的钱,由于另两人没点炮,要少翻一番,每人128元,算到一起,点炮者这一把牌要付出512元。

此外,还有个规定,就是打麻将者若是觉得一块钱的玩法有点不过瘾,可以“跑龙”,就是拿出钱放在桌上。如果这一把在桌上放钱者和了,那么其他三人在付出应付数额的钱之外,还要付出等额的“跑龙”钱。如果跑龙者这一把没和牌,那么谁和牌就由谁收跑龙钱。若是这把牌打到最后谁都没和,黄了,那这跑龙钱仍然属于跑龙者。跑龙钱没有明确的定额,一般来说是打一块钱基数的麻将是两块至十块钱的龙,打五块钱基数的麻将,跑龙一般是二十至一百,打十块钱的麻将,跑龙随意,可以是几千块,可以是美金或欧元,打十块钱麻将的战士,很多是在俄罗斯和中国之间做生意的,人民币多,美金和欧元也不少,当然最多的是卢布,不过从没有人以卢布为赌资的,没人要。现在要卢布的人应该比90年代多了,那几年,卢布实在太不稳定,把中国人的心都伤透了。

后来麻将爱好者们觉得这种翻番付钱的方法太残酷了,有违通过打麻将放松身心的初衷。比方说,一块钱的麻将打一晚上,正常来说输赢也就在一百元左右,可有人运气好,他和了一把最大的,赢了好几百,那他即便这一晚上只和这一把,到最后他仍有可能是最大的赢家。并且,有的赌徒带很少的钱甚至一分钱没有,他就有胆量坐在那跟别人玩,连着几把没和,掏不出钱来,不玩了。赢钱的没拿到钱,麻将也有可能玩不下去了,又憋气又扫兴。万一这小子运气来了,啪嚓,自摸一个大和外带四家门清,那就成功实现了“空手套白狼”,这可是赌博者的最高境界。

为了减少上述情况发生,人们又开发出了小翻麻将。小翻是这样算账的,还是按照一元的基数,庄家和牌了,是2元,如果是自摸,再加1元,就是3元,如果是大和,再加1元,就是4元……也就是说除了第一次是在1元的基数上翻番之外,其它应该翻番的理由全部变成加1元。这就是小番麻将的算账方法。

当赌徒们找到我提出要打麻将时,我知道,这很可能就是我在此地的最后一场赌博了,一定要多赢点。为此,我装作不是很懂麻将的样子,对他们说,我不太会玩麻将,还是推牌九吧。他们就是看到我不会“打麻将”,才来找我打麻将的,便说就是带会不会的人才能赢钱,纷纷拿话激我,逼着我打麻将。我装作非常勉强的样子对他们说,玩就玩,可是不能打得太大。他们一想好不容易有这么个能赢钱的机会,打小了哪成,提出打二十元基数的,我“吓”连连摇手,连说太大,并说我最多打五元的,最后大家商定,就打十元基数的,大翻算账,跑龙最多五百元。我又提出,为防止有人空手套白狼,影响心情,大家最好都“亮亮货”,直接说吧,每人至少带一万元,没钱去借,少了大爷我不侍候。大家纷纷赞同我的意见,并且拿出钱来给我看,那钱面额不等,新旧不一,一看就是多方拼凑的,最多的那人拿出两万,其他人也都有七八千的样子,我知道,他们现在能弄到这些钱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差不多就行了,要啥自行车啊。人家给咱送钱来,咱也不能不给面子不是,总是绷着不玩,好像瞧不起人家似的,伤了蒙古同胞的感情是小事,影响蒙汉之间的民族团结可是大事。嘚嘞,开打吧!

他们几个可能怀疑我有些手段,但又不能确定,为了确保此次打麻将能赢到我的钱,专门派了一个人坐在我的身边,还美其名曰“跟大哥好好学学”,我虽然满心不高兴,但也只能笑笑。如果当时我坚持不愿意让他坐在我身边,估计他们也得和我玩。我没坚持的原因是为了消除他们的怀疑,却没想到正是这个坐在我身边的人,影响了我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