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柳臻逸 赵婷

班干部选举结束,一切其实还是原来的样的子。

但是临时班委和正式班委还是有区别的。

你看看单位里,正式工和临时工,干着同样的活儿,拿着不一样的工资,一个觉得有组织,一个感到没归宿。如果临时能转正,那么还有盼头;临时永远是临时,那么随时可能开溜。你是雇佣军,就不谈理想,只谈报酬。

大家现在是正规军,大家是老班的心腹,是班级最重要的力量。别人怎么想那是别人的事情,我这么想,谁有什么办法?

有归宿感的人,干什么活儿都带劲儿。

这不,我还没想完,吴磊就叫我帮忙出黑板报。

我能干什么?用吴磊的话说:“佳勤能跑,爱跑,跑得快。给大家拎水,洗黑板,他干活儿可干净了!”我就喜欢吴磊这么说我,越说越来劲。

那就跑呗,那就擦黑板呗。但是你不要忘了,我还有长处的,提醒一下。

吴磊多聪明的人啊!

“对,你还会画画,黑板报人物插图就你了!”

我又不是管这一块的。

但是这话不能说出来。老班说,大家的班委最辛苦,最纯洁,没有一分钱的工资,无偿为大家服务。做工作一方需要,不分条线,各尽其才。大家喜欢老班就觉得他说的对,说的对的大家就听。

班级黑板报,这一块儿由赵婷负责。

赵婷在大家班算得上美女,但不知怎么的,我总是能从她的笑容中看到一点点的忧郁。这一点点忧郁也倒是给她平添了一些与大家这个年龄不太相符的成熟。

说句老实话,其他人,我是不怵的,包括班长吴磊,但是看见赵婷,我不敢放肆,说不好为什么。

大家班女生和男生有打打闹闹。那些男人婆,那些母老虎比大家男生凶悍多了。有人骂出来的脏话,你听都没听过,有的男生身上也有被女生掐出乌青来的。

但是,好像从来没有一个男生敢招惹赵婷的,也没见赵婷和哪个男生打打闹闹红脸的。

我是个喜欢想事情的人,我发现不同,就想知道为什么。

偷偷瞄一眼赵婷,风平浪静。

不能仔细看,仔细看,人家以为你有病。我没有,真的没有。

赵婷在我洗完黑板后用干净的抹布很慢很慢地先从上往下一条一条擦下来,我能看出,她的心就在抹布上,眼睛到处手也到。

真正静下来的人都给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味道。

像我这么毛毛糙操的,就是那只见谁都想叫的狗一样,人家知道你只会叫,从来不怕。什么情况?我看赵婷,恐怕也不需要贬低自己吧。

竖条擦完,赵婷又从左到右用抹布的另一面从上到下开始工作。

“赵婷,要么我来擦横条儿?”我对赵婷说。

“这活儿还是我来,等会儿画插图有你用武之地!”赵婷笑着说,微微的,我还是感觉到那丝忧郁在空气中飘荡。

用水彩笔画边框,我行,我也喜欢做这活儿,比做作业来劲。

我画的时候,赵婷已经去洗抹布了。她干活儿我还在边上看着,我干活儿,她瞅都不瞅。

又不是为她干活儿的,我要忘了那些古怪的想法。

画框没有技术含量,但是要画好也不容易。很快,我眼前只有画笔,只有颜料,只有延伸的线条,忘记了有赵婷。

画好,没人说好,也没人说不好。那就好,合格。

黑板中间要写字,插画,赵婷就叫吴磊帮她,没我的事儿就一边去,不帮忙,也不捣乱。好像我也没有和她们生事的愿念,真是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