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熊先生34香港

有了男朋友之后,妈妈总叫乔楠留到十五再走,就想多看两眼准女婿。不过,乔楠的年假只有五天,再怎么留也留不到十五。她提前定了初七下午的车票回魔都。

初八,人们陆陆续续开始上班,依旧睡不醒的早晨;依旧简单的早饭;依旧挤死人的地铁。

一天按部就班的生活开启。

不同的是白雄竟然开始上班了!此前,一直在自己的出租屋里蹭吃蹭喝蹭睡,现在突然要当个“赚钱养家”的好男人,乔楠有点不适应。原来习惯一个人的作风是如此的可怕。

到达办公室,一切照旧,只不过对面少了一个小陈。据小宋说:他陪老婆回老家了,请了年假和调休估计要十五以后才回来。乔楠突然想起小陈有十天的年假,不禁暗自感叹:做的长久就是幸福,年假有十天啊!加调休都可以出国旅游了。

刚要开始工作,手机响了,是白雄发来的微信。乔楠看着信息笑了好久,有男朋友的人生如此不同,当他只是简短发句话,发个表情,你都能喜悦半天。

正当乔楠沉浸在喜悦中,一只手伸了过来那人用有口音的普通话说:“你好,小乔,可以给我报销发票吗?谢谢!”

乔楠连忙放下手机看着那人,国际业务部的阿杜组长。

阿杜组长全名杜西蒙,英文名:Simon,香港人45岁。

看着他手里那一叠厚厚的报销东西,乔楠往小陈座位上看了看说:“阿杜组长,今天小陈不在……这……我报销?”

“嗯,我刚刚给你们经理,她说让我交给你。”

乔楠的单位分国际和国内两个业务部,人数最多,外出的人也多。而财务部的人最少,只有四个。因此报销成了一个难题,全部交给出纳估计忙到半夜也忙不过来,所以就分组:国际的报销给小陈和经理。小陈虽然平时沉默寡言,但英文水平不错毕竟四六级得高分的人;经理更不用说了。

国内的报销给小白和乔楠,不过后来乔楠全盘接手,小白只做凭证。小白请假后,由小宋接手,不过报销之前乔楠会先看看报销的内容确定无误后再给小宋。

现在经理是玩哪一出啊?让我报销国际部的,我的英文早就还给老师了!乔楠心里尖叫,表面平淡的接过报销的东西,然后拍照发给小陈求救。

几分钟后,乔楠站起来走到小陈座位上,顺便对杜西蒙说:“组长,你先坐一会儿,我等下就好。”

杜西蒙点头环顾四周想找把椅子,小宋眼疾手快直接把乔楠的椅子推给他,杜西蒙愣一下对小宋点头微笑说:谢谢。

乔楠坐在小陈的位置上打开一个Excel表,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英文看的乔楠头疼,再看杜西蒙报销的东西,除了两张机票是用中文写的以外,其他也全是英文。乔楠只好再次拍照求救。

小陈也是耐心,虽然回复的慢但也是尽力教她。

小宋这边干完活,又不想看书只能发呆,偶尔瞟两眼杜西蒙。只见他拿起手机讲了几句听不懂的话,眼神里净是忧愁。

小宋小心翼翼地问:“那个……阿杜组长,你没事吧?你刚才讲的什么我怎么一句听不懂?”

杜西蒙摇摇头笑了笑说:“我讲的粤语,香港那边都是讲粤语的。”

“哦,那你怎么看起来有点心事?”

杜西蒙也算实诚人,把担心妹妹Linda的事说了一下。Linda白天上班晚上还要照看爸妈的小店铺外加四个小孩,实在是忙的不可开交,但杜西蒙和老婆都在内地工作,想照看也照看不到,所以只能委屈Linda了。

“我让她不要太拼命,毕竟钱可以少赚,但身体是本钱。”

小宋点点头开始她的好奇心:“香港好玩吗?我爸倒是有几个香港朋友,但我从来没去过。”

“嗯……”杜西蒙想了想说:“你想去游乐园的话迪士尼和海洋公园就可以;吃吃喝喝去兰桂坊;购物的话去铜锣湾、中环这些地方;看夜景可以去维多利亚港;想看自然风光去狮子山,不过白天去更适合。”

小宋眼睛亮了她很期待可以去玩一次,她向杜西蒙要了微信,杜西蒙说:要来玩的话他自荐当导游,保证让小宋满意。小宋还想多问些,被乔楠打断。

乔楠把报销金额递给杜西蒙,杜西蒙说了声谢谢后回到自己的部门。

小宋看着刚刚添加的微信,杜西蒙的微信名是英文名:Simon。小宋好奇心又上来了,她问乔楠:“楠姐,我之前看港剧人家叫别人名字都是英文名,照理说大家应该叫他Simon组长才对啊,怎么会叫他阿杜组长呢?”

乔楠说明说:最早之前大家也叫他Simon,不过后来小白突然改口叫阿杜,那段时间她正好听了阿杜的歌就异想天开换了称呼,起初都不习惯,但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

“那其他部门呢?”

“有些受了小白影响也叫他阿杜,有些还是叫他Simon。你怎么对他感兴趣?”

“香港人啊,觉得好奇。”

“这有什么好奇的?他们部门还有台湾人和澳门人,还有外籍的,难道你都要去好奇吗?别开小差了工作吧!”

小宋“哦”了一声,不情愿地啃起了书本。

中午吃饭,小宋和乔楠坐在一起,对面椅子空荡荡的。没一会一个身影出现坐在她们对面,乔楠抬起头看一下有点惊讶:“阿杜组长,你怎么过来了?”

杜西蒙憨笑说:“看你们对面没人就过来陪你们聊聊天。”

“哦,欢迎啊!”

比起乔楠的淡定小宋倒是异常兴奋,她又开始问问题了:“组长,组长,听说你们那边人均收入比内地高,是这样吗?”

“不是很清楚,最低大概7000港元吧,不过现在一般10000港元左右。”

“感觉好有钱的样子啊。”

乔楠插话道:“7000港元换算人民币也就6000左右,10000港元换算是9000多。”

“那也很有钱啊!6000块人民币哎!”

乔楠顿了顿放下筷子抓住小宋的手可怜兮兮的说:“小宋,姐就是6000的工资,现在还穷的叮当响……”

小宋懵懂地看看乔楠挠挠头说:“我对钱没啥概念。”

乔楠心里一沉放开小宋默默吃饭。

为了缓解尴尬,杜西蒙连忙岔开话题:“小乔,还有……这位小宋妹妹,你们如果想去香港玩的话来找我就行!”

乔楠笑了笑点头,她大学的时候去过一次和室友一起去的,那室友有个亲戚在香港居住所以让她当导游。

来到香港的时候,乔楠被这里景象震惊了。她没想到这个地方居然和魔都一样的繁华,到处都是高楼大厦,人群密集。到了晚上灯光一亮更是呈现出另一种夜景美,所谓国际大都市就是这样吧。当然魔都也是。

香港还有一个水泥森林的称号,那一幢幢楼房一栋挨着一栋,里面是狭长的小道,就像森林里的大树一颗挨着一颗,空隙很小,使人喘不过气。

当乔楠再抬起头看到杜西蒙脸色不是很好,她觉得奇怪问:“组长,你怎么了?”

“没什么,小乔,你这个小妹妹不太会说话啊……”

“怎么了?”乔楠看着低下头的小宋,想必小姑娘又说错话了。

“我也不怕被你们笑话,你们应该听说香港的棺材房吧?劏房听说过吧?大家现在就住在劏房里!在我和我老婆还没来内地之前,我爸妈我妹妹,妹夫,我和我老婆还有四个孩子一起住在四十平的小房子里,这房子还是我和我老婆咬牙买下的!可怜我那妹妹妹夫白天上班晚上看店回家还要照顾爸妈和四个小孩,你们说这样的生活你们过过吗?”

乔楠一下子接不上话,她看着杜西蒙只能说句:“组长,你们也不容易……”她又转头问了小宋说了什么惹杜西蒙生气。小宋小声嘟囔一句:“我就说那边工资那么高,肯定生活很好人人都住大房子,穿名牌,而且都是富豪吧……”乔楠轻拍了小宋一下,又看向杜西蒙尴尬笑了笑说:“组长,不好意思啊,小姑娘确实言多必失了,向您道歉!”

杜西蒙的表情缓和下来:“没事,我也不是小心眼的,不过……看东西不能只看表面,你以为那边工资高,但那边消费也高而且也没保险可以交所以你即使再高工资也会承受不住。”

“那组长你怎么会想到内地来?”

“碰碰运气,也来喘口气,我和我老婆都来内地了,她在深圳,可以方便回去看孩子。”

乔楠点点头喝口汤,杜西蒙继续说:“哦对了,小乔你以后和小宋可以来香港玩,我来当导游!”

“谢谢组长,不过香港我大学时候去过还不错,景色也美。”

“可以再来嘛,带你们去玩也顺便见见我的家人。”

见到杜西蒙这么热情,乔楠也不好再拒绝说:“那就谢谢组长美意了!”

下班时间,白雄早已在乔楠的企业大门口等着。下电梯,乔楠远远看到熟悉的身影她飞奔过去抱住他,白雄转过身顺势搂住乔楠,热恋中的小情侣就是这么腻歪。

“楠姐,这是你男朋友啊?”小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看着白雄一脸惊讶。

乔楠一脸甜蜜地看着白雄点点头:“对啊。”

“哦,恭喜啊!”小宋情绪不是很高涨地走向一辆车留下俩人面面相觑。

白雄没有带乔楠回家,反而去了白熊咖啡馆。

乔楠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来过咖啡馆了。咖啡馆还是一切如旧,前台点单员兼代店长杉杉,贵的吓人的咖啡价格,以及来喝咖啡的人们。

杉杉看到两人进来诧异一下又看到他们牵着的手瞬间明白了,她叫来一个小店员对她耳语几句后摆上职业微笑对着来到柜台前的乔楠说:“乔小姐,卡布奇诺已经在做请您稍等。”她又看向白雄眼神示意表示尊重。

“乔小姐,大家现在开拓新业务,光喝咖啡太单调了要不要来两块蛋糕?现在咖啡加蛋糕打半折哦”杉杉指指旁边一个新柜子,柜子是透明玻璃的以便顾客挑选蛋糕。乔楠看了蛋糕的价格出奇的便宜,最贵的也就30元,她暗自在心里算了笔账觉得不划算,虽然是半价但点的差价太大的话也没有优惠多少,乔楠笑了笑摇摇头正打算开口不要,白雄在一旁对杉杉说:“两块最贵的黑松露蛋糕,钱我卡里划。”

“好的。”

乔楠想起白雄才是真店长即使免费吃也是可以的,不过现在他的身份是顾客,付钱消费才是正解。

点心上齐后,乔楠挖了一小块蛋糕送入嘴里讲起今天发生的事,还说了杜西蒙自己讲过的糟心事,白雄一边喝着咖啡一边仔细倾听。听完乔楠的讲述,他放下杯子说:“巧了,今天我跟一个客户谈生意,那个客户也是个香港人。”

“是嘛?”

“嗯,他算是白手起家,如今也是一等一的大老板,虽然比不上李嘉诚但在香港的半山上有大别墅,还有市中心的几套房子。”

“这么有钱!他干什么的?”

“玩具零件制造商,本来想在房地产插一脚的,不过你也知道香港房地产是谁的天下所以最后放弃了。”

乔楠觉得心里有点堵,同样在香港,同样是香港人差别竟如此大。

之前听人说过香港虽然繁荣但也很割裂,富人占有全香港近一半的资产,而穷人很难翻身只能苟延残喘,她想到之前旅游时看到的楼房,一座紧挨着一座,楼房间的小道又小又细看得有点压抑,当时同学还说:这就压抑了?你还好没看过他们的居住的房子,看了更压抑。

他们的房子按千尺来算,90平的房子算大豪宅了,有点钱的咬咬牙买得起;没钱的十几平几个人挤着。

像杜西蒙也是工作好久之后和老婆合力买了一套小房子,全家人挤在一起还着贷款;反观白雄的客户,妥妥的大富人,而且是人上人。

乔楠看向窗外缓慢吐出一口气低头搅拌着咖啡。

下节预告:之前小鱼儿有讲南京之行莉莉做了个梦,后面会对梦做出说明,随后引出白雄的父亲,以及父亲的奇幻故事,白雄的身世也将慢慢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