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车橘子

文/小灯

“妈!我都要迟到了,你怎么不喊我?”

“我不喊你?我天天忙着摆摊挣钱,回来还要给你做饭,谁来喊我?”

周小玉撅起气呼呼的嘴,朝妈妈翻了一个白眼,无奈地背起书包就要跑。

“哎,小玉,妈送你。”妈妈叫住周小玉,把手里的橘子放进车上的框子里。

“你送我?咱家又没车。”

“谁说咱家没有车。”

“来,快坐上。”

周小玉妈妈拍了拍自己的脚蹬三轮车,示意着小玉坐上去。

周小玉看了看破旧的三轮车,朝妈妈摆了摆手,自己可不想被同学看见自己这个样子,那可真是太丢人了,自己该多没面子。

“你快点!马上要迟到了!”妈妈的大嗓门提醒着周小玉快要迟到的事实,再三犹豫之后,小玉无奈地坐上了妈妈破旧的脚蹬三轮车。

“哎呀,天天叫你早点起床,你就是不起。晚上不睡白天不起,可真是你周小玉呢。”

妈妈一边讽刺着周小玉,一边奋力地蹬着三轮车,额头上被憋出了青筋,脸上通红通红的。

“哎呀,妈!你快点吧,我就要迟到了。”

“你还知道快迟到了?你个臭丫头,我养活你那么大我容易吗我。你自小没了爸,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养大,我一个女子容易吗?”

周小玉知道,妈又开始了这段万年不变台词的唠叨,越听越烦,索性就不管她的唠叨。

“妈,你再快点!”周小玉看了一眼手表,着急得直拍手。

“行了知道了。”周小玉妈妈不耐烦地回复,脚下加大了力度。不一会车要下坡了,周小玉妈妈省了些力气,妈妈抬起左手擦了擦脸上的汗珠。

可一会不留神,就发现迎面开来一辆摩托车,可由于车速太快,周小玉妈妈控制不了刹车,结果“嗷嗷叫”地直撞了上去。

满车的橘子像挣脱了束缚,一个个的在空中跳起舞来,轻盈地落在地上,又弹了起来,像极了美妙的探戈。橘子们又追随着自由,一个个的往坡底奔跑。

周小玉和妈妈结结实实地落在地上,破旧的三轮车翻了个身,呻吟着躺在地上。

“哎呦哎呦”

“妈,你没事吧?”周小玉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踉跄着扶起妈妈。

“哎呀,你别管了,你快要迟到了,没几百米了,你赶紧跑过去。”周小玉妈妈推着女儿离开三轮车,表情痛苦的朝女儿摆了摆手。

周小玉捡起脚下的橘子,放进刚扶正的三轮车里。

“哎呀,说你没听见呀?你赶紧走吧,橘子我一会自己捡,快点走!”

周小玉妈妈呵斥着她,手里不停的捡起橘子放进车里。

这时也来了很多过路的人帮忙捡着橘子,周小玉看了看妈妈,背起书包就跑向学校。

跑了一段路,一回头,看着妈妈的佝偻的背影。周小玉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了十几年前。

“小玉呀,看看这是什么?”

“哇,是橘子诶。”

“小玉这次考了100分,值得鼓励,这个橘子就是小玉的奖励。”

周小玉妈妈把一个大大的橘子放在小玉手里,小玉开心地转圈圈。

“妈妈,大家班阿美也考了一百分,她妈妈给她买了一件针织毛衣,上面还带小花呢,小玉也想要。”

“针织毛衣啊,妈妈现在没那么多钱给小玉买呢,下次吧,下次小玉考100分,妈妈就给买怎么样?”

“好哇好哇,妈妈我爱你。”

周小玉妈妈哪有余钱买针织毛衣,自己已经多少年没买过衣服了,缝缝补补又三年,身上的衣服陪伴自己可不止三年了。

听邻居王婆说,她会织毛衣,不如就向她学学吧,自己织毛衣可要比去商店买便宜多了。

想法在周小玉妈妈脑子里一直转悠,妈妈那天就买了粉色和蓝色的毛线,拿着针和线到王婆家请教去了。

下一次考试很快就来了,这次小玉如愿以常的又考了100分。小玉开心地拿着试卷跑回家。

“妈妈,妈妈,我这次又考了100分。”

“我家小玉真是棒,带小花的针织毛衣妈妈已经给你织好啦。”

“真的吗?我要现在就穿上。”小玉开心的抱着妈妈的手臂摇摆。

妈妈从里屋的箱子里拿出毛衣,拿到小玉的面前。

“当当当当!看,带小花的针织毛衣。”

“啊,呜呜呜~”

“怎么了小玉?”妈妈紧张地蹲下来询问。

“妈妈,可是它好丑啊。”

“小玉对不起,妈妈手笨,织不出好看的花,这毛衣妈妈织得也不漂亮,你不喜欢那就不穿了,好吗?”

“不,我要穿,妈妈织什么我都喜欢。”

汽车的鸣笛声把周小玉从回忆里拉了出来,她佂了一下,随即笑着跑向妈妈。

“妈,我来帮你,迟到就迟到了。”

周小玉妈妈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手上的橘子透亮透亮,映亮了妈妈脸上的笑容。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