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家和曹评是同类人,徽柔和贵妃都要爱情,男人却只要事业

01

站在女性的角度来说,官家这个角色的设定是不讨喜的。

作为现代女性,大家很难接受古代的男人可以一夫多妻妾制度。

所以这些年来流行的后宫戏里的帝王们,要么皇帝只爱一人,其他的女人都是摆设,或者是出于政治目的的联婚,或者为了传宗接代。

还有一种就是皇帝谁都不爱,女主发现了这个残酷的事实,然后自我觉醒,一路用心机和手段开挂,走上人生的巅峰。

但是这个仁宗又是最真实的,真实到不讨喜。

他不会只爱一个人,也不会谁也不爱,他会不停的见一个爱一个。

用现代的话来说,他只是很短暂的分别爱了她们每个人一下。

他喜欢陈姑娘的见多识广和别具一格;他也喜欢苗心禾的温柔和陪伴;他不喜欢皇后的“貌丑”,不喜欢她的规矩和劝诫,说她是左司谏,右司谏,泥菩萨,却喜欢她的贤良淑德和大度懂事;他喜欢张贵妃的艳丽炙热,野性难驯,却又不喜欢她乱了规矩和礼仪,交结朝臣,僭越皇后,质问她何时能懂事?他今天可以拉着皇后的手说可以和你一起同死,所以我无惧无憾;他也对贵妃说皇帝是天下的,只有你是我的;他更可以每天陪伴苗娘子和徽柔,享受着一家三口最平凡的日常,却又常常忽略她,想起来才去见她一次。

他的爱和喜欢都是有条件的,他的喜欢就是你可爱的时候,你符合我要求的时候我喜欢你,当你不是这样的你的时候,我就厌恶你。

他没有什么深情不寿可言,他就是他,一个男权社会里的男人,更是一个可以拥有很多女人的君王。

当大家在津津乐道官家最喜欢的是皇后还是贵妃的时候,官家其实更在意的是前朝和天下。

因为爱情并不是一个男人的全部,何况是一个帝王呢?

官家的心七分给了前朝和天下,两分给了自己的儿女,只有1分分给了后宫所有的女子

但是女人们就不同了,她们全部都毫无保留地爱着官家。

男人的心里事业才是最重要的,女人的心里爱情大过天。

02

再来看看曹评。

很多人可能觉得曹评有点渣,既然不爱就不要撩公主,撩了又担不起责任。

连徽柔都说:“爹爹,你用你的权力让我看到了我爱的人不值得。”

曹评真的不值得吗?

对于女人来说可能是,但是如果你去问一个男人,估计大部分男人不会这么觉得。

曹评长相俊美,连徽柔这么骄傲的公主都直呼曹评是神仙哥哥。

相貌俊美也就算了还文能诗词歌赋,武能骑马射箭,出身武将忠臣世家,有着不可估量的前途,这么优秀的一个男子,会以爱情作为人生的全部追求么?

曹评爱上公主是很自然的事。

第一次在皇后的宴席上看见公主,曹评对美丽大方的公主也是一见倾心的。

再后来两个人两情相悦,只是官家不喜欢曹评,认定风流倜傥的男子靠不住。

在徽柔的坚持下,官家决定给曹评一个机会。

但是官家的“一生不做官,不纳妾,所生长子姓赵”这三个条件都没来得及说出口,曹评就跪下请罪了。

就算曹评有勇气说自己就是喜欢公主,但是那三个条件一出口,他也会犹豫。

他会在家族利益和自身前途之间徘徊,说白了男人更看重事业,更具有事业心,更能抛弃小儿女情怀,更具理性思维。

站在曹评的角度来说,他没有娶徽柔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选择。

后来在帆楼上,公主也看见娶了妻之后的曹评扶着自己的妻子,公主还有点意难平,还是怀吉拉住了公主。

可见,男人在感情里更容易放下和重新开始,女人更多耿耿于怀。

男人的天地里,爱情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女人却把爱情当成了人生的全部。

03

再来说说徽柔和贵妃致命的爱情。

徽柔和贵妃两个人都看不起对方,相互不喜欢,但其实她们两个在爱情的追求上是同一类人

皇后对徽柔有一句说的对:你不喜欢张娘子,你觉得她有错,其实你们可以依仗的都是你爹爹的喜欢,你们是一样的。

张贵妃觉得只要有官家的爱,她就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什么礼仪规矩,只要有官家护着,她想干什么都可以,所以她活得肆意妄为,活成不像那个时代的女人。

但是张贵妃的结局就是三个孩子有两个被别人害死,一个夭折,自己身心疲惫,31岁就凄凉去世。

也许很多人说,这样也很好啊,至少可以肆意的为自己而活着。

但是换个角度,张贵妃难道没有更好的路可以选吗?

她明明可以有更好的人生,她如果不那么嚣张跋扈,就不会到处树敌,孩子不会被人陷害。

没有爱情就一定要去死吗?

还是性格决定命运,她如果不是那样的人,就不会吸引官家,也不会有后来的事。

徽柔也一样,她也是仰仗了她爹的喜欢,在爱情上不撞南墙不回头。

即使曹评对她来说并不值得,她依然癫狂:“如果你毁了曹评,我就亲手杀了你唯一的女儿。”

徽柔和张贵妃一样,是那个时代最特立独行的女子。

徽柔和怀吉在帆楼里吃饭听戏,当时的司马光和夫人也在。

司马光直斥当时的女子相扑不文雅,说这些女子袒胸露乳,有辱斯文。

徽柔却隔着屏风高声反驳说,自己最喜欢女子相扑,女子不必涂脂抹粉做些歌舞弹唱之类的配角,女子也可以像男人一样在竞技场博得声名和收入,这样很好。

可见徽柔的见识和大部分女子不同。

在这里徽柔的格局是很大的,但是在她自己的婚姻里,她又陷入了小情小爱里不能自拔。

徽柔不能嫁给喜欢的曹评,被迫嫁给粗鄙的李玮。

下嫁之后的公主看着驸马打着鼾,睡觉流口水,觉得天再也不会亮了。

最终徽柔选择了怀吉,怀吉也不再避讳公主。

对于喜欢徽柔和怀吉的人来说可能有点残酷,但是我还是要说最开始徽柔和怀吉之间的爱情真的没有那么唯美和伟大,公主只是把怀吉当成在下嫁驸马之后对驸马感到失望时可以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而怀吉早就没有功名可以选择了,他愿意陪伴公主一生,也是因为他只是一个内侍。

两个相互依偎取暖的人困在没有出路的爱情里,最终迫于舆论和各方压力,两个人都没有好的结局。

公主的爱情更是直接为她的人生打上了一层灰色。

试想如果公主没有喜欢上怀吉,那么在公主夜扣宫门,驸马请罪出京,公主和驸马可以分开一两年。

在这段时间,公主完全可以重新来过,很多世家也可以给公主选择,但是此时的公主已经非怀吉不可了。

徽柔对她姐姐说:我不能没有怀吉,怀吉就像是我的影子,人怎么可能没有影子呢?

抛开世俗和偏见的爱情往往催泪而让人感叹,但是女子真的只能在追求爱情这条道路上一路走到黑吗?

04

在这部戏里,唯一的两情相悦就是徽柔和怀吉,但是结局却悲惨无比。

那些没有两情相悦的感情里,都是男人在追求事业,女人只要爱情。

怀吉和公主都是时代的悲剧,怀吉的悲剧在于那个年代,有内侍这样一个没有人性的职业,公主的悲剧在于她生在了一个男权社会。

在言官都在讨伐怀吉的时候,公主披头散发上殿,提着木偶人,吟出司马光写的一首歌颂爱情的诗,公主质问司马光:“这首词你是为谁而写,你也有过情爱吗?你是不是觉得爱恨嗔痴都是罪?”

这种灵魂拷问只有心中只有爱情的女子才说得出来,说出来也只能是感动自己和观众。

在男权的社会,你跟司马光这些大臣谈爱情,除了能感动自己之外,在男人眼里估计就是个笑话。

在男权社会,男性有着更多的自由和选择,女性就只能成为男人的附庸,在家靠爹,出家从夫,这是时代赋予女人的不幸。

但是同样的时代,有的女人就走出了不同的道路。

同样是以宋代为背景的另一部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里面的明兰就塑造得励志多了。

明兰最开始爱的是小公爷,但是因为门第之见让两个人同样爱而不得,但是理智的明兰果断地放弃了这段感情。后来和顾廷烨最开始也不是因为爱情走进婚姻的,而是在权衡了各方利弊之后选择了最适合自己的人。

婚后的生活也很惬意,明兰帮助夫君整理内宅,处理需要女眷出面的场合和事务,和顾廷烨的朋友的女眷们打成一片,没事打个马球,办个席面,和丈夫之间相互成就,最后活出了自我,成长为一个当家主母。

所以,你看即使在封建压迫的时代,女子也有很多种选择。

但是即使在现代,女性可以和男人一样,拥有了更多的选择权和更多的工作机会,但是依然还有很多女生是恋爱脑。

不是说追求爱情不对,而是说把爱情当成唯一的追求,这种事风险太高了。

如果你有幸,遇到一个相爱相知,白首不相离的人当然很好,如果不能呢?

为了爱情就得要死要活的吗?

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个人都觉得女人不应该把爱情当成自己人生的全部追求。

男人有家国天下,修生养性,大家女人眼里也不应该只有情情爱爱。

当大家不再为了小情小爱而饱受困扰时候,自己的人生才能走得明朗和长远。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