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汉初三杰 兵仙韩信【18】(月下停留)


兵仙韩信【18】(月下停留)


眼看就要斩自己了,韩信心里绝望,感慨道:“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难道就这么付之东流了吗?天妒英才,苍天无眼啊!”

这时藤公在旁边,听到韩信的话,感到惊讶,这话非同凡响,再看看他样子,气度不凡,于是命令手下将捆绑韩信的绳索解开,问道:“你何出此言?”

韩信笑了笑,说:“汉王龙行虎步,率从风云,他胸中有韬略,能得人心,得人心者得天下。汉王与民‘约法三章’不就是想得到天下吗?如今项羽负约,封汉王到如此穷山恶水的地方,汉王焉能郁郁久居于此?烧毁栈道,以示无还心,不过是汉王向项羽和诸侯王们放的烟雾弹而已,我猜不出三月必有大的动作。”

藤公叫手下退去后,小声问道:“什么大动作?”

韩信果断地说:“汉王东征。”

这时藤公大感意外,心想:“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啦,他居然能料事如神。”于是连忙请韩信到屋里喝茶,待为上宾。交谈后,藤公很是欣赏,并向韩信承诺,一定向汉王举荐。

第二天,藤公把这事告诉了刘邦,刘邦擢升韩信为治粟都尉。

幸好藤公刀下留人,韩信算是保住了一条命。虚惊一场后,他的命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个崭新的时代,即将开启。

韩信到任后,他的顶头上司是萧何。在上任的这一个月里,韩信把粮草治理得井井有条,帐目清楚。

一天,萧何来视察工作,韩信正在核对粮草数目,士兵通传说萧丞相来了,韩信急忙出来迎接。

韩信鞠躬道:“丞相视察卑职工作,有失远迎,失礼,失礼,请里面坐。”

萧何一脸严肃,说:“我听说你把粮仓管理的很好,在短短三天内,就把堆积几个月的账目理清了,有点不可思议,特来看看是否属实?”

随后萧何来到韩信办公的地方,见桌上账册摆放得整整齐齐,他随手拿起一本账册,看了看,里面收支细目、结余、存量一目了然。

萧何连连赞:“不错,不错!”

韩信微笑着回道:“这是卑职的份内之事,不足挂齿。”

“听人说,你管理粮仓,采用推陈出新的办法,带我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萧何饶有兴趣说。

韩信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道:“丞相大人随我来。”

他领着萧何来到粮仓。萧何随手抓起一把粮食,看了看,闻了闻,说:“粮食真干燥啊,如今天气阴雨连绵,潮湿多雨,你是怎么解决粮食受潮问题的呢?”

韩信笑了笑,回道:“这点小事太简单了,我改良了粮仓,在粮仓底层增加了排水设施和隔潮层,雨水流不进来。每隔三尺增加一排通风口,使空气对流。在粮食周围加了干燥的木炭,以吸取空气中的水分。这样,粮食储存个十年八年也没问题。另外增设粮仓底层出口,上面放进,下面放出,以达到推陈出新的效果。”

萧何比了一个赞许的手势,说:“你小子真有能耐,是个人才,好好干!”

“多谢丞相夸奖,其实我最拿手的是打仗,而不是管理这小小的粮仓。汉王不是要打败项羽,得天下吗?我可以帮他实现这个理想。”韩信自信道。

萧何一脸诧异,问:“何出此言?”

韩信回答说:“我了解项羽的为人,项羽名虽为霸,实失天下民心。他坑杀秦降军二十万于新安,秦人恨之入骨。汉王争天下,只需两步走,第一步,得关中;第二步,以关中为根据地,联合诸侯东征打项羽。项羽之前凭借武力,驱逐齐、赵原来的王,另立新王,分封不平,齐、赵必反。诸侯都反他,纵然项羽英雄盖世,也会疲于应付,就像一头雄狮,如果置身几十只狼群中,也会被拖垮的。我的家乡有句话说得好,无数的蚂蚁也能撼动大象,何况诸侯全是贪狼呢?”

听完韩信的分析,萧何很是佩服,惋惜说道:“让你管理这小小的粮仓,真是大材小用了,我一定会向汉王强烈举荐你,拜你为大将。”

韩信甚是欢喜,诚恳地说道:“如此,韩信先拜谢丞相。”说完,深深的鞠了三个躬,表示感激。

萧何连忙双手扶起韩信,说:“你等我消息。”说完,转身离去。

在等消息的这段时间里,萧何隔三差五的来找韩信喝酒,两人相谈甚欢。

在萧何心里,韩信真是奇才,堪称“国士无双”。

到了南郑后,由于南郑太穷,地理位置太偏僻,各路将士每天悄悄逃跑的有几十人。

刘邦的队伍在一天天地缩减,对此他非常恼火。

过了一段时间,仍没有传出汉王拜将的消息。

韩信揣测萧何肯定已经多次向刘邦推荐了自己,汉王他是不想任命自己为将军,于是留下治粟都尉的官服准备走人。

在韩信心里,他的抱负是指挥百万大军,平定天下,立不世之奇功。既然汉王不用自己,留下来也无益,不如趁早离去。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其实,现实生活中千里马和伯乐都不常有。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

韩信离楚投汉,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选择可以辅佐的人,在成就对方的同时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

如今汉王不用自己,自己只有另投明主。

萧何听说韩信走了,大惊,当时天色已晚,月上树梢,他来不及报告汉王刘邦,急忙骑马去追韩信。

这时,有人向汉王报告说:“萧丞相逃跑了!”刘邦听后大惊,如失左右手,急忙派人去找。

萧何趁着月光,四处打听,四处寻找,终于在路上找到了韩信。

此时韩信正坐在路边休息,萧何远远的看见他,大声喊道:“韩兄弟,等下我,哥有话给你说。”

韩信回过头来,认出是萧何,问:“这么晚了,大哥来做什么?”

不一会儿,萧何来到韩信跟前坐下,气喘吁吁地说道:“兄弟,跟我回去吧。我保证让大王重用你,拜你为将。”

韩信神情有些失望,说:“谢谢大哥您的心意,我知道您已经多次向汉王举荐了我。汉王却迟迟不予回复,没有结果,我也是无奈,心塞失望之于,才选择离开。况且大丈夫立于天地间,为理想而奋斗。大王不用我,我只有另寻出路了。”

萧何急忙劝道:“你现在走还早,听哥一声劝吧,和我一同回去。回去后,我再次向大王举荐你,如果大王还不用你,我就和你一起离开。”

听萧何这么说,韩信心里感激万分,他双眼湿润,好像又看到了希翼。

这时萧何接着说道:“跟我回去吧,放眼天下,也只有汉王刘邦才是一个可以辅佐的明主,只有他才能帮你实现心中的理想抱负。其余诸侯胸无大志,鼠目寸光,不值得你辅佐。”

韩信想了想,答应道:“行,我跟你走。”于是和丞相萧何一同回去。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