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年纪,最好的时光遇到了你》(九)

? ? 六周年纪念日那天,一到下班的点,H就发了消息过来,“下班了么?,我去接你?”。

? ? 我:“嗯?你今天这么殷勤,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 ? H:“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 ? 我大脑飞速运转,想了半天也没想起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 ? 我一脸懵地回道,“嗯?所以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 ? H:“.......”

? 求生欲极强的我,此刻觉得不懂就要问,然后我非常心虚地问道,“您知道我的记性一般都不怎么好,要不您屈尊稍微给点提示呀?(可爱)”。

? H回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 半个小时后,我和H出现在以前经常吃的火锅店门口,找位置坐下来后,我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奈何某人故意吊人胃口。

? ?从进店后就缄口不言,专心致志地点菜,等服务员拿走点好的菜单后,才抬起头看着手撑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我,然后无奈地抿嘴道,“真的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 ? 我马上用极其无辜的眼神望向他,摇头道,“都怪这几天工作太累了,大脑血量供应不足,特别是存储重要事件这一块,血槽都空啦,所以......想不起来是不是很正常?”。

? ? H:“嗯,记忆力是衰退了,但狡辩的本事倒是长进了不少”。

? ?“哎呦,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今天到底是啥日子?我是真的想不起来啦”。

? ? 我话一说完,H突然抬起手轻轻敲了下我的头,用略微遗憾地语气说:“今天是大家在一起的六周年纪念日,你竟然忘得一干二净”。

? ? “啊?”我一脸震惊地看着他,然后拿起手机再确认了一下今天的日期,“唔......,还真是哎”。

? ? “为了表达我忘记这么重要日子的歉意,今天我买单,你敞开了吃,肚子吃不撑不准回家,嗯……附赠你一个弹我脑门的权利,怎么样?有没有被我的诚意感动到?”。

? ? H抬手就往我脑门上弹,我适时地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疼痛,等了许久都没落下来,我睁开一只眼看着他,H正好整以暇微笑地看着我,“算了,这种事我记得就好了”。

? ? 我松了口气,适时岔开话题,看着他道:“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跟你要联系方式的时间么?”。

? ? H高深莫测地看着我笑而不语。

? ? 高一的时候,和H是同一个班,虽然在一个班,其实也没太多交集,只不过因为他是班委,在班级活动上才会有些交流。

? ? 因此一直到高一下学期,因为一个无聊的游戏,才加上了他的联系方式。

? ? 放假头天的晚自习,因为没有老师坐镇,所以教室格外热闹——教室里乱哄哄地把桌子拼在一起玩斗地主,三国杀之类的游戏,输了游戏的人,就要服从赢的人指定的一件事(过分的事除外)。

? ? 而我很不幸地成为被指定的人,于是乎赢的人——我同桌X假公济私地命令我去要T的联系方式。

? ? 听到这个指令,我嫌弃地朝她翻了翻白眼,T是班上公认长得最好看的男生,当然其实也有争议,毕竟也有一部分人认为H更好看,不过还是T以三票的优势拔得‘最好看男生’的头筹,其中就有我和X的功劳。

? ? 众所周知,X对T的‘美色’垂涎已久,但又碍于女生就应该矜持而迟迟没有下手,因此,才出现了某人刚刚假公济私的戏码。

? ? 虽然平时和X在各种理念上有争议,但在审美这一块我和她还是保持一致的——大家都比较喜欢帅、酷、拽、狂的男生,特别是T那张‘邪魅狂狷’以及‘天下最帅’的脸,简直长到了大家的审美点上,根本不是H这种与世无争能相比的(我和X简称‘闷骚’)。

? ? 虽然某人假公济私,但游戏规则还是要遵守的,因此我在X和前后桌期待的注视下走向了T所在的位置。

? ? T他们一群人围成一圈,不知道在玩什么游戏,看着T的微笑,此时完全没有了平时‘生人勿近’的距离感,在灯光的过滤下显得更加柔和好看。

? ? 我压了压紧张的心绪,斟酌着怎么开口要联系方式而不让对方感到突兀,正当我神游时,一个女生突然挡在了我前面,她将垂在身侧的手指用力攥紧,之后用极其紧张又略带羞涩地语气问T,“可以加个你的联系方式吗?”。

? ? T他们的游戏被突然打断,一时间有点懵,目光齐刷刷地望向女生,不过T好歹收到过不少表白,反应过来后直接拒绝道:“不好意思,我只喜欢和漂亮的女生做朋友”。

? ? ?“……”

? ? 女生听完后失望地跑开,她一跑开,我就暴露在T他们的目光下,尴尬了一会儿,我在T他们所有人的注视下不卑不亢道:“同学,麻烦可以小声点么?我同桌刚吊完点滴,现在正在休息,谢谢啦”。

? ? ?刚吊完点滴的X正龇牙咧嘴地往这边看,看到我回过头,还特别兴奋地挥了挥手,一点都不像生病的样子,虽然是临时瞎编,但要不要这么没有默契。

? ? ? “.......”

? ? ?于是乎,我在X她们以为得手了的注视下和T他们同脸懵的注视下,同手同脚地回到座位上,此时我真的只想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 ? ?回到座位上的我,报复性地掐了掐X的腰,X毫不在意并兴奋地说道:“得手了吧,快,也拿给大家分享一下”。

? ? “呵……呵!!!”,我把事情的原委交代清楚后,X一脸花痴地说道:“啊!不愧是我看上的,果然有性格,唔……,不行,我更喜欢他了”说完话锋一转,“不过你没完成任务哦,要怎么惩罚你呢”X假装沉思似的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啊!不然你再去要一次吧,反正上次你也没说出口,说不定T看在你是同班同学的面子上就给了呢”。

? ? “不要,人家都说了只跟漂亮的女生做朋友,你非要我去丢脸啊?”。

? ? “哦,你这是间接承认你丑了?”X贱兮兮地说。

? ? ?我趴在桌子上可怜巴巴地说道:“是啊,我丑,所以我不配,行了吧,哎呦,你们就饶了我吧”。

? ? ?X她们相互看了彼此一眼,然后心照不宣并默契地对着我笑着说,“行,那这次就放过你吧”,虽然我觉得她们笑得很诡异,但听到这句话还是不由地松口气,结果气还没松到底,她们又道,“那你去要H的联系方式吧,他应该不会像T那么酷的连让你说第二句的话的资格都没有”。

? ? ?什么姐妹情深,都是骗人的,我肯定脑抽疯了才会和她们玩这种要人命的游戏。

? ? “他是不会说这种话,但我怀疑他会连眼神都懒得给我,最后就是我尴尬地自己从哪来滚回哪去”我欲哭无泪道。

? ? “所以你这是要违规了?嗯?”听到我的话,X她们马上换了张恶狠狠的脸。

? ? “哈哈,我哪敢啊,我这就去。”我一脸视死如归,不情不愿地朝H的座位走去,庆幸H和大家不一样,没有老师,也能自觉地看书。

? ? ?刚好他同桌和前后桌都去‘凑热闹’了,位置只有他一个人,有史以来,我第一次觉得‘闷骚’也挺好的,暗暗在心里想了下怎么在被拒绝后,不尴尬并能漂亮地转身回座位的措辞后,我迅速换上一张笑吟吟(假笑)的脸,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良久,某人都没有回应,正当我试图打破这尴尬的场面时,H才抬起头道,“有事?”。

? ? ?妈呀,我脸都笑僵硬了,你终于理我了,我感激涕零地问道:“作为同班同学这么久,我都没你联系方式呢,要不互相加个好友,留个电话?”。

? ? 看着H意味深长的眼神,我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

? ? “好啊”。他这突然的回答,让我有点反应不过来,怎么和设定的角色不一样呢?

? ? ?“嗯?”。

? ? “你不是说要互相加好友,留个电话么?”H反问道。

? ? “......哦,对。”加完好友后,我向X她们方向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笑嘻嘻地对H说,“以后常联系呀。”其实此时在心里暗爽,“哈哈,任务终于完成了,比想象中容易,没想到H只是看起来‘闷骚’,人倒也蛮爽快的嘛”。

? ? "哎?你别光顾着笑啊,问你话呢,高一晚自习的时候,我跟你要联系方式,你怎么答应那么快,这不符合你‘闷....’ 咳.....那啥的人物设定啊?”。

? ? ?H:“那我应该是什么人物设定?闷骚?”。

? ? ?我一脸震惊:“你怎么知道?”。

? ? “以前听到你跟X她们说的,还说什么喜欢帅、狂、酷、霸、拽的男生,还跑去跟人家要联系方式,结果被怼得说不出第二句话,然后灰溜溜地跑回座位,被拒绝后还一脸不情愿地跑来跟我要联系方式,你都不知道你当时笑得有多假,而且我还知道你后面还把我的联系方式和QQ好友都删了”H挑着眉,假装一脸镇定地说道。

? ?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唔...,你果然闷骚,竟然这么清楚还装得跟个没事人似的,亏以前她们还觉得你‘白月光’,果然人不可貌相”。

? ? “不过,我声明一下哦,我没有被拒绝,被怼的也不是我,不过吧,要是没有那个女生及时出现,她的遭遇就是我下一秒的遭遇,所以我在心里还是特别感激她的,当时跟你要联系方式的确是被X她们逼的,但我没有删你啊,毕竟你长得人模狗样的,还是够资格让我留着的,再说你的联系方式指不定还可以买个好价钱呢,毕竟有好多女生对你虎视眈眈”我继续补充道。

? ? ?H嘴角一抽:“人模狗样?好价钱?”。

? ? “啊哈哈哈哈,这你就不懂了吧,大家女生夸别人长得好看都是喜欢这么用词的”我心虚地喝了口水。

? ? “你没删我,那为什么我给你发消息,你都没回?”。

? ? “嗯?你有给我发消息么?哦,对了,高一的时候手机丢过一次,卡虽然补办了,但是联系人是保存在手机里的,QQ也被盗过一次,别说你的了,就连X她们的也不见了,后面才重新加回来的”,我突然反应过来,激动地问道:“你发消息给我?什么时候发的?内容是什么?”。

? ? H:“没什么,就算QQ被盗了,好友没了,但我发短信给你,也会收到的吧,你也没回过我一条”。

? ?“哦豁,你这是秋后算账,跟我撒娇么?”我想了想又补充道:“补办卡不能同步以前的联系人,你发短信给我,在我这显示的肯定是陌生号码呀,你家大人没人告诉你,陌生号码都是诈骗,不能随便回的么?所以我看都没看就顺手删了呗,我防范诈骗的意识是不是很强”。

? ?H:“......”

? ?正当我打算继续追问时,服务员适时地端了菜上来,我迅速地扫了一眼,全都是我喜欢吃的,突然想到第一次和H一起在外面吃饭时,他点完菜后直接交给服务员了,都没问我有没有忌口的或喜欢的,还觉得他有点不太绅士,不过菜上来后,我才发现全都是我喜欢吃的,当时也没多想,以为他和我口味是一样的,然后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也是他爱吃的。

? 唔,心里突然有点酸疼酸疼的是怎么回事,H见我迟迟不动筷,“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还是菜不合胃口?”。

? “没有,就是突然觉得,你知道我所有的口味,但我好像都没有认真问过你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有没有忌口的.....”我收了收心绪道。

? “傻瓜,我会委屈我自己么?你喜欢的我都喜欢,而且啊,我还很庆幸你的口味和我一样呢,都不用为对方改变了饮食习惯了。”

? “真的?”。

? ?H宠溺一笑,“嗯,真的,快吃吧”。

? 从火锅店出来后,突然下起了雨,还好H平时都在我包里装得有雨伞,虽然我很嫌弃它重,但还是会乖乖的让它留在包内,我将伞从包里拿出来,H突然蹲下,回头道:“上来,等下鞋湿了容易感冒”。

? “哦,好”。

? H背着我,我打着伞,本来应该很浪漫的场景,因为雨伞的颜色而有点煞风景,看着这把红黄绿三种颜色相间的伞,我皱了皱眉道:“我想重新买把颜色好看的伞,这把伞太丑了,每次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来”。

?“嗯,那换吧,我以为你很喜欢这把伞呢,这么久都舍不得换”。

?“没有啊,因为你总把它往我包里面塞,我以为你很喜欢它,所以我到现在都没扔”。

?我和H对视了一眼,然后大声地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后,H突然道:“六周年快乐”。

?我:“嗯,六周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