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翼苦了上半生的婆婆,能在下半生有温暖相伴。

“亲爱的,大家今晚去哪里吃饭?”倒完垃圾的我刚好在楼梯里听到婆婆的声音。我心生疑惑,亲爱的是谁?公公早在5年前就去世了!

婆婆准备好晚饭后,和大家说了句。“我今晚有约,不和你们一起吃饭了。”转身入房后,再出来时就换了条漂亮的裙子,平时穿着很素的婆婆瞬间气质也跟上来了。

老公在一边偷笑说。“穿得这么漂亮,跟男人约会了?”婆婆瞬间脸就红了,尴尬地不停地摆手说。不是,不是。是和好姐妹她们一起聚会。

待婆婆离开后,我八卦地问老公。婆婆是不是找了第二春?

老公说。“应该是吧?刚刚就这样说一下脸都红了,还穿得这么漂亮。不过要是妈真的找到另外一半,我也是很开心的。”

婆婆上辈子很苦,一个人撑起了全家。公公是资深的大男子主义,经常对婆婆呼呼喝喝。婆婆耳朵软,只会忍声吞气。

婆婆虽然是儿女双存,但是唯一对她好的奶奶在她嫁过去不久就离世了。公公有2个有钱的姐姐,全都看不起她。说她生得丑,影响家族基因。

婆婆国字脸,皮肤黑黑的。而公公生得眉清目秀,皮肤白白。看上去仪表堂堂,一表人才。可惜就是金玉其外 败絮其中,脾气暴躁得很,人又懒,是村里茶余饭后的笑谈。

但是在两个大姑眼里,弟弟什么都好。就算婆婆一直循规蹈矩,把家里照顾地妥妥贴贴的也没能得到她们的好印象。

在90年代的珠三角,工厂像是雨后的春笋般不停地冒出来。原本在家务农的年轻人,纷纷选择入厂工作。在那个年代里,婆婆把儿子托付给了街坊,让他们照顾,每个月给几百块。

公公用不着,婆婆就像陀螺般工作。白天去,夜晚去。只要工厂里的一个电话,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起身去工作。挣到的钱交完生活费后,大部分都被公公拿去赌了。

婆婆就这样生活了大半生,5年前在我还没嫁过来的时候,公公因为突发疾病走了。偶然提起他,婆婆会说他走了,我才拥有自己的人生。听起来很残酷,但是没经他人苦,怎劝他人善。

曾经听过那么一句话。遇见性,遇见爱都不稀罕,遇见了解才稀罕。

希翼婆婆也能找到她的真爱,在往后余生有温暖相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