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我

图片发自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App


? ? ? ? ? ? ? ? ? ? ? ? ? ? ? Part.1

周阳一直知道周星的存在,周星也知道周阳,尽管他们操控同一具躯体。

身份证上是周天,但他们更喜欢用自己起的名字。

周阳热情、开朗、阳光、善于交际。

周星脆弱、敏感、悲观、有自己的世界。

他们明白自己是精神分裂出的人格,担心被送去精神病院,决定齐心协力隐瞒周围人。

8点到20点,社交活动,周阳负责。

20点到8点,独处时间,周星负责。

相安无事,转眼就17岁了。

? ? ? ? ? ? ? ? ? ? ? ? ? ? ? Part.2

7点早饭,周星一言不发,低头端着碗。老周突然出声:

“天天,昨天几点睡?”

周星没抬头,继续啃包子。

“我看你灯亮好晚,写作业呢还是偷偷玩手机呢?”

“写作业”周星低着头,声音含混不清。

“啪”,老周把筷子狠狠摔在桌子上。

“大人说话能不能好好答!一到早上就这么闷!”

一旁妈妈柔声道:“咱儿子没睡醒,他不一直这样吗”

周星余光瞥到爸爸看了眼妈妈,她愣了两秒,低头不再作声。

“好奇怪”周星默默在心里对周阳说“起疑了?”

“别瞎想了”周阳声音轻快。

周天出了门,妻子埋怨地看着老周。

“何必呢?”

老周斜眼看看她“我自有打算。”

生活循着时间慢慢向前延伸,那天早上的小插曲好似渐渐被淡忘。

又或许只是没心没肺的周阳淡忘了。

? ? ? ? ? ? ? ? ? ? ? ? ? ? ? Part.3

两个月后的晚上,九点多老周突然敲儿子的门。

“他怎么来了!”周星在心里大喊。

因为两人的切换,他们很早就在家里立下规矩,八点以后父母不能进门。

“有急事儿吧,别虚啊兄弟”

老周进门犹豫了一下,坐在床上,低头搓了搓手。

“天天啊,你不能一到白天就人来疯,一到晚上就老闷着啊。”

周天默不作声,老周脸上的怒气却渐渐显现。

生怕再惹老周生气,周阳大喊“快让开,让我来接管身体!”

周星却没有交出控制权。

“他”抬头看着父亲,许久才“嗯”了一声。

老周看儿子不搭理,强压着怒火,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天天,我也是怕你闷坏了身体。”

周阳坐不住了,他强行挣脱,控制身体笑着对老周说:

“爸你甭担心了,我就是快高考压力大,考好了奖励我啥?”

奇怪的是,老周并没有显出惊讶的神色,反而舒展了面部肌肉。

“算了算了学你的习去”他伸手轻轻拍了下儿子的头“臭小子,你要好好的!”

“你干嘛!”周星愤怒的声音在脑内响起。

“什么干嘛?刚你不理他,万一被怀疑压力大精神出问题,送进医院,咱俩咋办?”

“你这样突然切换就不会被怀疑么?”周星声音冷了下去。

“嗨呀,好啦好啦,身体还给你,明天我晚一小时接班,好吧?”

周阳一如既往的阳光。

周星却没有再出声。

刚才老周突然的镇静与喜悦像巨石压在他心上。

“难道他早就知道?”周星默默想着“而且更喜欢周阳?”

周天躺在床上,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每天只活12小时的日子也过够了,我不能坐以待毙!”

隔壁房间,老周垂着头坐在床上,妻子轻轻拍着他的背,柔声劝他:

“孩子不会有问题的,别担心了。”

“不是这回事儿!”老周皱着眉,低头点上一根烟,没再理妻子。

烟雾袅袅,飘荡在屋里。

? ? ? ? ? ? ? ? ? ? ? ? ? ? ? Part.4

几周后的一天,周天被选为学校代表参加区里演讲比赛。

当然,这都是周阳的功劳。

演讲题目是《十年后的我》,他站在台上慷慨激昂:

“十年后,我会成为一名独立执业律师,为丰富的学识维护法律,用熟练的经验为我的当事人伸张权利……”

话筒突然安静了,台下窃窃私语的人纷纷抬头看向讲台。

只见周天傻站了一会,突然声音低了下去。

“但比起律师,一个深夜的美食家与思想家更吸引着我。

那个,我会在街头漫步,在麻辣烫里感受人生,也会那个,那个在烤串中,思索哲学……”

台下交谈声变响。

“你疯了么?”周阳愤怒地大喊,疯狂地上前夺回控制权。

“法律是神圣的,律师是正义的,大家只有……”

“哼”脑内是周星的冷哼,一股强大的力量向周阳袭来。

“大家只有在深夜走上街头,走上……嗯……走在海边,才能,那个……”

“才能深刻思索法学奥义!”

……

台下交谈声越来越响,不得已,组织老师上台,“礼貌”地把周天请下台。

“你是不是疯了!你这样有什么好处!”周阳疯狂大喊。

“你体验过潘粤暗的生活么?”周星声音依然冷冰冰。

《白夜追凶》曾经是他们最爱的电视剧。这世上文学作品千千万,让他俩感同身受的寥寥无几。

周阳沉默了,周星也沉默了。

谁还没偷偷期待每天“活”24小时呢?

周天被老师带回了家,一路无言。

? ? ? ? ? ? ? ? ? ? ? ? ? ? Part.5

医院的白炽灯照在白色的墙壁上,肃穆的有些晃眼。

“早了几天,但也不是不行”医生看着表情阴晴不定的周天,缓缓开口。

周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扭头看自己的父母,却发现老周和妻子耷拉着脑袋,正在思考。

“他们在说什么啊?”周阳在心里大喊。

“我怎么知道!”周星语气夹了一丝严肃。

“他们已经吵起来了,还等得到么?”良久,老周声音低沉地说。

“们?!”

一颗惊雷在周天心中炸响。

“他们早就知道??”周阳声音提高了八度。

周星没有言语,却控制身体咬紧了嘴唇。

“唉这种事,每家情况不一样,你们还是得自己决定。”

老周和妻子带着儿子走出医院,一家人来到肉串喵。

这是老周追到妻子的地方,是他们举办婚礼的地方,是第一次带周天出门吃饭的地方,更是一家三口每年必来的地方。

老周点上妻子最爱的鸡胗和周天最爱的肉筋,又叫了三大杯啤酒,几次举杯后,老周终于没忍住开了口。

“你也出来吧,白天老窝着也挺委屈的。”

周星周阳面面相觑,虽然他们共享着同一张脸。

“你们是第三批薛定谔计划的受体。薛定谔计划,取名薛定谔的猫,也就是一个身体里平行存在两个不同的人格。

这两种人格在漫长岁月中各自完善,直到18岁那一刻,就像盒子被打开,只有一个人格会留下。

而不到开盒子,没人知道被留下的是哪一个人格。”

“你们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周天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吐出这一句,情绪之浓,连老周都分不清现在是哪一个人格在掌控儿子身体。

“唉”老周又灌了一口酒“大家离了家家户户的农业时代,城市越来越大,社会越来越复杂,反社会人格越来越多。

这不是,希翼咱们人类优生优育么……我本来没想和你们说的,谁知道你们……唉……”

“怎么决定谁留下”依然分辨不出是谁在说话。

“大体上看分数”老周重重地低着头,不敢抬头与儿子对视。

身边的妻子双手架在桌上,一直默默掉眼泪。

“有个人格正面性评分,通常如果不是其中一个人格对身体掌控过大,把另一个杀死在身体里,更正面更阳光的容易留下来。”

“所以你激我捣乱,就是为了给我扣分吧”这次分明是周星说话的语调,声音里透露着绝望与自嘲。

“我不是……”浑浊的泪水从老周眼中滚出。

烤肉上了,热气腾腾。三个人一起看着热气一点点消散,肉上滋滋的油一点点凝固,香气一点点消失,没有人动手。

大家只是机械地举起酒杯,一口一口喝着啤酒。

? ? ? ? ? ? ? ? ? ? ? ? ? ? Part.6

第二天清晨,第一次畅饮的周天还在床上呼呼大睡,妻子早已拉着老周去早市。

名曰买菜,不过是想聊些不能让周天听到的话罢了。

“为什么一定要干涉呢,顺命不好么”

妻子低垂着头,假装挑菜,不愿意和老周对视。

“但你看大家单位老王家就没管,最后留了个不孝之子下来。

那孩子伪装了十几年,一掌控身体就开始天天敲诈爸妈,要钱出去胡整,哪能不管呢?”

“你就不怕让孩子们有矛盾么?”她手指悬停在一把青菜上顿住了。

“不……不会吧?”

老周抬了下头,很快又沉了下去。

“怎么不会?提前让他们知道,最后在十八岁前就举着刀要砍人报仇的还少么?”

妻子皱起了眉,一瞬间暗自悔恨把儿子独自留在家里。

“还有这种事?”老周转向妻子。

“你没听说啊?大家都在传呢,最近好几起了。”

“那都是小道消息,别信那种谣言!再说了,咱儿子不会的,你看他俩都分工出来了,肯定关系不错。”

老周说着,心跳却不由得加快。

“唉,这不是造孽么?为什么要搞这东西啊”

妻子想不出解决办法,也不知道怎样评价老周的做法,只好叹息起来。

“咱们要肯定技术是好技术,你看这几年极端犯罪率下降不少!只是对个体残忍了些……”

妻子轻哼一声打断老周的话。

“那这真是一个……为了所谓的共同幸福,个体利益可以随意被牺牲的时代啊?”

妻子一把抓起青菜,朝远处的称重处走去,不愿再听老周的回答。

老周看着妻子的背影。

“可真是妇人之仁,人类共同进步才是最重要的”他暗想着。

? ? ? ? ? ? ? ? ? ? ? ? ? ? Part.7

两人回到家,看到儿子依然在呼呼大睡,妻子偷偷松了口气。

电话铃声响了,老周拿起接听。

“您好,这里是xx市人民医院。

根据就医记录,您儿子好像已经出现精神分类预兆,为确保您儿子的安全,大家将安排医护人员于今日上午到访,请您确保孩子在家。”

“可是大家……”老周刚准备拒绝,电话被挂断了。

“也好也好,我也怕咱儿子出现问题呢。”

妻子宽慰着丈夫,想到要“失去”一个孩子,依然忍不住难过。

两小时后,医护人员到了,看到周天依然在床上睡觉,一丝满意的神清略过,又被迅速收回。他们上前准备给周天打针。

“这是什么针?”老周一把抓住医生的胳膊。

“这个药能有效抑制孩子精神分裂,为您孩子好的。”

医生语气中没有感情。

老周和妻子被其他医护人员拦在门外,眼睁睁看着一管透明液体被注入孩子的身体。

“这是注意事项”医生脱掉白手套递过来一个小册子“你们好好翻阅。”

说罢便大踏步离开房间,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呼啸而去。

老周打开手册。

“通过注射XDR452麻醉剂,能精准确保受体在人格确认前处于昏迷状态……”

妻子尖叫一声,冲下楼,医护人员却早已不见踪影,顾不上流下的两行清泪。

她扭头又奔向儿子床前,周天胸脯一起一伏,眼角边有淡淡的泪痕。

可能是梦到了“兄弟俩”的分离吧。

“为什么啊!”妻子一声尖叫。

“我倒觉得……还挺合理”

老周叹了口气,默默说着,“那些小道消息……好像不全是假的……这确实不仅保护了咱儿子,也保护了大多数人……”

妻子狠狠扭头看向老周,眼光里全是愤恨。

? ? ? ? ? ? ? ? ? ? ? ? ? Part.8

十二天后,周天醒了,准确说,是周阳醒了。

他试着在脑海中呼唤周星,却没有回应。

控制身体格外得心应手。

周阳起身出门,“早啊爸妈,早上吃什么?”,一个灿烂的笑容。

老周终于松弛了脸上的肌肉,放心地舒展开笑脸。

“你妈做了你最爱的蛋液炸馒头片!”

站在厨房里看着儿子狼吞虎咽,老周和妻子对视一眼。

“看来不记得以前的事儿了,你看他多阳光,多好”老周拿肩膀轻轻碰了下收拾灶台的妻子。

妻子抬头愣了愣,艰难地笑了下,轻轻“嗯”了一声。

“别瞎想了,咱们做的没错!大家都这么干,以后就没坏人了,多好!”

老周笑得皱纹一路咧到眉毛。

家中褪去了前些日子的沉闷,洋溢着新生活的希翼。

直到周天准备出门,他突然顿住了。

头也不回,声音温和而坚定:

“爸,妈,我想把名字改成周明。”

? ? ? ? ? ? ? ? ? ? ? ? ? ? ? EN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辑:思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