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大圣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壹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端坐着千百个和尚菩萨,他们分为两列,相向而坐,有的双手合十,有的平静恬静,有的笑面乐心。

庙的尽头端坐着一尊大和尚,他面朝着那千百个和尚,浑身散发着金光,普照众生。

大和尚嘴巴并没有翕动,但整个庙中似乎回荡着袅袅佛音。

大雷音寺中如今释迦摩尼尊者公开讲佛的机会并不多,自从唐僧一众取经传度之后更是罕见,平时都由燃灯、弥勒,或是原来叫做唐三藏的旃檀功德佛来主持讲佛。

今日,释迦摩尼召集众佛,说是要公开讲佛,众佛皆心怀期待,齐聚大雷音寺。

突然,天上袅袅之声戛然停止,一时之间寺庙中无一丝落针之声,正在众佛疑惑之时,

天空再次响起空灵温和的声音:“斗战胜佛,灵山脚下有访客来到,你去接她一接。”

他曾被称作齐天圣,后被呼作孙行者,如今护得唐僧取得真经后终成正果,众佛称他斗战佛。

斗战佛起身,向着如来点头示意,他面无表情,身上金黄的毛发无风自动,眼眸半耷着,其中闪烁着淡淡地金光。

“筋斗云。”斗战佛轻声说道。只见天边滑过一片七彩云朵,一瞬之间便来到斗佛面前。斗佛轻轻踏上,簌的一声消失在寺庙之中。

灵山山脚。

一位衣衫褴褛的女子正坐在那渡河边喝水。

她一连喝了几口,然后胡乱擦干嘴巴,小声嘀咕些什么:“该死的猴子,还什么斗战胜佛呢,这十万八千里走下来也并没有多困难嘛。”

说完靠近河水,再用河水洗了洗脸,那汹涌的波涛中映衬着她美丽的面容,“哼,死猴子,等我也成了佛了,看你能躲到哪去?”

她拍了拍那已经破破烂烂了的衣服,低头对着河水打理着自己的头发,不禁感叹道:“这么一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怕是连那唐僧都不免心动。咯咯咯。”

“师傅并不会心动。”只见一道彩虹飘落,一只金毛猴子立在了凌云渡之上,脚下的七彩祥云散发着光芒,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女子。

“大、大圣。”女子突然脸红,羞答答叫着。

“贫僧名斗战胜佛。”

金毛佛从云中缓缓踏下,来到女子身边,但那云彩却还没有消失,围着他俩转了一圈,然后漂浮到金毛佛的头顶,为他遮挡着烈日。

“龙女此来灵山,是想皈依我佛么?”

龙女站起身来。

清理了下身上的灰尘,端庄地唱了个喏:“龙女晴儿拜见斗战胜佛,晴儿心神向往着胜佛的丰功伟绩,

跟随你的脚步走过这十万八千里路,只为如胜佛一般,修得正果,普度众生。”

龙女双手合十,向金毛佛拜道。

“噗呲。”一声笑声从天边传来。孙悟空可谓一猴得道,鸡犬升天,连他座下的筋斗云都产生灵智,那声笑声正是它发出来的。

金毛佛没有在意筋斗云那声嗤笑,神色如常。

对龙女摇头道:“贫僧一众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方取得真经,传度天下,才修的正果,其艰难,远非那十万八千里路程可以相比。

你虽也走过这十万八千里,却连一方劫难都未度过,如此,修不得正果。”

龙女一听便急了,一下扯住金毛佛的袖口:“什么?我这么辛苦,连衣服都烂了,你居然告诉我上不得灵山?”

金毛佛轻轻抚开龙女拉着的的手,面带笑意说道:“灵山是上得,只要信佛之人尽可上灵山,

但只是要修炼佛法,那便要摒弃六欲,最起码的,你这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就得削去。”

金毛佛指着龙女那“乌黑亮丽”长发笑着。

龙女顺着他的手指,摸着自己那几个月都不曾搭理的头发,上面哪有什么乌黑亮丽,早就枯黄分叉,暗淡无光了。

龙女把头发顺到面前,毫不犹豫从袖中掏出一把匕首,向着头发挥去。

啪嗒。

匕首飞的老远,只见斗战佛依旧面带笑意,一只手指指着刚刚龙女挥过的地方:“你不必如此,皮囊而已,并非剪去那三千烦恼丝,便真能斩去那三千烦恼丝。”

斗战佛将手上向抬起,龙女便随着手掌站起:“你不必拜我,若你当真心中向佛,劫难过后,自然成佛,但,还不是现在。”

斗战佛收起淡笑,说道:“今日佛祖讲佛,我并不能再次停留太久,你需要离开了。”

龙女慌了,着急着向斗战佛冲去,只是快到触碰到猴毛之前,便犹如被施了定身之法一般,动弹不得:“离开?可我现在还能走到哪去?”

“筋斗云。”斗战佛轻喝一声。

天空中那七彩祥云簌的一下来到两人面前。

“送龙女到东胜神洲,花果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贰

“死猴子,臭猴子。”

“喂,别扯我了,我问你个问题,你和咱大圣什么关系啊?”筋斗云驮着龙女问道。

龙女面露羞涩,但是语气中却带着自豪,语不惊人死不休:“大圣是我夫君。”

“哎呀!!!”

筋斗云骤然一停,龙女一下子被甩了出去。

“夫君?你你你?是大圣的夫人?”筋斗云突然回过神来,一个加速接到龙女。

龙女喘着气,惊魂未定,她自从喝了凌云渡水之后,就像被化去法力化为凡人一般,不能够腾云驾雾自由飞翔。

别人都说虎从风龙从云,龙族本来就是天空的宠儿,要是她成了史上第一个被摔死的龙,那可真算为龙族争了一回“光”。

“你要吓死我啊?”

“别打岔,你刚刚说的夫君是什么意思?”

龙女抚了抚起伏的胸膛,喘匀了气说道:“那还是在他还是齐天大圣的时候。”龙女陷入回忆。

“我本是月下龙女,名叫敖月,负责在夜晚步云降雨。那日正是个月圆之夜,我奉命去花果山步云降雨,将将把云唤来,

便听见山上一声怒吼‘哪个不长眼的在此步云?挡了俺老孙赏月的兴致’,然后他便出现在我面前。”

龙女双手托腮接着说道:“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是我看错了,不是在花果山降雨,而是在花甲山。”

龙女噗嗤一笑,露出美丽的酒窝,“幸亏这次看错,才让我认识了大圣。”

龙女面带幸福:“看到了我,他一下收起恶狠狠的样子,凑到我边上说‘早知道是这么美丽的仙子步云,就不赏月来赏仙子了’。”龙女脸上带着红晕。

“他还说叫敖月不好,说我步云时,只会把月亮挡住,哪看得到月亮,所以他叫我晴儿,他说看到我,不管天上有没有云,都像晴天一样。”

晴儿的脸越来越红,双手捂着那红彤彤的脸蛋

不会吧?筋斗云心中震惊。自它产生灵智,只见过不苟言笑、醉心佛法的斗战佛,还从未见过如她所说那般浪漫的齐天圣。

“糟了!”筋斗云突然心中灵犀,知道如来讲佛已经接近尾声了,那时候斗战佛必定要召唤自己,于是急忙一个加速冲向花果山。

“这就是花果山下了,我就送你到这里。我得回去了,大圣待会要叫我了。”筋斗云把晴儿丢到山脚,急忙说道。

晴儿看着慌张要离开的筋斗云:“喂!”她嘴里有千言万语想让筋斗云带给大圣,但话还在嘴边,筋斗云已消失不见。

“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在大家大王的山门之下大呼小叫,莫不是活腻了?”突然,一声叫喊在晴儿身后响起。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叁

寺庙之中,几人围在一团,中间的桌子摆着素食和素酒。

“那龙女就是这么说的,使者,大圣之前真的是这样么?”筋斗云向旁边正在将一整盘馒头赶进嘴里的巨型肉山问道。

讲佛结束后,斗战胜佛便径直回了自己的庙宇,随手打发了筋斗云,说自己要钻研佛法。

筋斗云离开之后,心里一直放不下龙女的话,于是叫上了猪八戒和沙和尚,还有自己的好友红孩儿,想问问他们斗战胜佛的往事。

“你们都知道那猴子取经之前自称齐天大圣,却忘记了那齐天大圣后面还连着美猴王三字。”猪八戒嚼也不嚼,咽下口中馒头,喝了一口茶娓娓道来。

“那猴子乃是灵明石猴,本是得天独厚,又修得仙术,后来被天庭招安后又偷吃了老君的金丹,所以神通广大。

那时候,天下的妖魔都以他为尊,天庭仙神都以他为友,地府鬼差怕他,海底龙王畏他,俺老猪当时贵为天蓬元帅竟都低他一头。”

猪八戒尴尬地咳了咳,似乎知道自己有点跑题,接着说:“天神妖魔,其实都不讲究一身皮囊,你们别看那猴子一副病痨鬼的寒掺样,

在当年可是众多女妖仙女心中爱慕的对象。”

“那那个龙女晴儿说的岂不是真的?”

猪八戒把手一摊:“那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后来大家成为师兄弟,都剃发当了和尚,自然不能谈情说爱。但是我估计啊,以他那无法无天的性子,

有十件八件的风流韵事一点都不让人奇怪。连那牛魔王那惧内的性子尚且三妻四妾,更何况他了。”

“喂,猪八戒,我还在这呢,你竟敢当着我的面说我父亲的坏话?以为三味真火烧不了你的猪毛了么?”红孩儿拍桌子怒喝道。

“咳咳,二师兄,你这话我可听清楚了啊,要是被大师兄听到你背后这么说他,那你少不了要挨几下孤拐的。”看到红孩儿嗔怒的样子,沙僧赶紧出来转移视线。

“嘿嘿,别人说不定,老沙你肯定不会出卖的我,大不了我这就闭嘴行了吧。”猪八戒灿灿地笑着。

“哼!”红孩儿冷笑一声,“我可没那么好的脾气,走,筋斗云,咱们这就去那猴子那里,跟他讲讲他的‘好师弟’在背后是如何‘赞美’他的。”

红孩儿拉起筋斗云就往外走。

这下可把猪八戒吓得不轻,急忙说道:“童子,留步啊!是俺老猪说错,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咱们今天说了几个笑话,这笑话可不敢当真啊。”

红孩儿根本不理他,架着筋斗云冲出了门。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要是那猴头知道我这么说他,那定少不了几下铁棍了。”猪八戒垂头丧气,两只蒲扇般的耳朵耷拉下来,连那脸色都变得苍白。

“哈哈,二师兄啊,你别自己吓自己了,你仔细看看,他们离开的方向。”沙僧笑着拍拍猪八戒的肩膀对他说道。

猪八戒听到沙僧这么一说,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两步走到门口,在看到筋斗云飞过的轨迹,果然不是斗战佛庙宇的方向。

他嘿嘿笑了两声,回头看到沙僧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他轻咳了下,又摆起来架子,

说道:“哼哼,就算那猴子知道了又如何,我净坛使者难道就真比他斗战胜佛弱了么?”

沙僧在一旁只是笑着,他已经习惯了猪八戒这幅样子。他递给他一杯素酒,自己先抿了一口,回头看向红孩儿和筋斗云消失的地方,

心想道:他们去的地方不是大师兄那里,但也不是南海观音那边啊。

话说几分钟前,筋斗云一脸疑惑地被红孩儿架出门,以他对红孩儿的了解,他并不是那种会因为这点事而生气的人。

况且斗战胜佛在他面前可算是个对头,平时都不屑于跟他说话,更别提跟他告状了。

筋斗云低声问道:“咱们这是去哪啊?难道真的去大圣哪?”

红孩儿笑了笑,说道:“当然不去了,那猴子要被骂死才好,我才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咧。”

“那咱们去哪儿啊?”

“咱们去花果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肆

花果山中。

一群小妖叫嚷着前进,中间一位美貌的女子鹤立鸡群。她的双手被绳子捆绑在身后,被小妖们推着前进。

“别推别推。我劝你们早点把我放开,论上身份,我应该是你们太上主母了,你们知道...”

“闭嘴!”领头的小妖喝了一声,“管你是谁,到了花果山就得听大家大王的,大王让你说话你才能说话,要是你再继续聒噪,我就先把你的舌头拔掉。”

晴儿如今法力尽是,自己又被束缚起来,看到那妖凶神恶煞的样子,只好乖乖闭嘴。

推推搡搡之中,晴儿和众妖来到一处枯洞,那洞藏在山谷之中,洞口写着“水帘洞”三个大字。

“又是为何喧哗?难道又是他们来了?”洞的深处,一声威严的声音从中传来。

小妖们一下收起之前的咋呼,摆起严肃的样子,拉着晴儿走向洞内。

“报告大王,他们没来,只是大家抓到一个妖怪,她并非大家花果山中人,大家怀疑是他们派来探查情报的,特地抓来,请大王定夺。”

水帘洞深处,正中摆放着一座石椅子,周围没什么装饰品,只有十几个妖怪提着兵器站在一旁。椅子上端坐着一只大妖,居高临上仿佛人间的帝皇一样。

“哦?带上来我看看。”

山洞里有些昏暗,晴儿看不清那大妖的样子,只感觉一股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黑暗中,一双赤红的双眼熠熠生光,直直盯着着晴儿。

“哦?龙女?他们会傻到派龙女来探查?”

大妖站起身来,一步步向前,晴儿终于看到他的样子。

一张狭长的毛脸,一双如火焰般的眼睛炯炯有神,身上穿着溅着血迹的金色盔甲,身后是一袭火红的披风,就如同他火红的毛发一般。

猴妖?

不管过了多久,这里毕竟是齐天大圣家乡,这里不管有没有老虎,都是由猴子称大王的。

“赤尻马猴?”晴儿脱口而出。但是说出口之后她又有点疑惑,赤尻马猴应该是一身的白毛啊,而眼前这只则是如鲜血般的红色?

“你是流将军么?”晴儿小心地问道。

“嗯?”那猴妖收起之前的杀气腾腾,“你认识老流?”

“嗯,原来大圣把我拐到这来的时候,就是流将军照顾我的。”

“大圣,大圣。”那猴妖喃喃道,“我不是老流,老流死了。”猴妖的一双火眼渐渐有点黯淡,

但很快他又打起精神,对着龙女问道:“你认识老流,认识大圣,你说大圣把你拐回来?”

“对啊对啊,你终于想起来了么?”晴儿欢呼雀跃,“我就是当初的龙女晴儿。”

“晴儿?”那猴妖看着她,慢慢走向她,“龙女?”猴妖一把抓住晴儿的肩膀,一脸希冀地看着她说道:“你能降雨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伍

“话说,大家怎么不大大方方地到山里去啊,像这样鬼鬼祟祟的,搞得大家好像做贼一样。”

红孩儿跟着筋斗云一样变成一朵云,两朵云飘在天空中。

他压低声音悄悄说道:“这花果山,我听说自从猴子被压五指山起,就一直没有降雨了,虽说后来猴子跳出五指山后,恢复了,但是...”

红孩儿指着他们身下那光秃秃,没有花更没有果的“花果山”。

“看现在这幅样子,反而像五百年没下过雨一样,而且此地煞气如此重,大家得小心行事”

“你看,前面有人过来了。”

“降雨?”

猴妖喘着粗气,全身的毛发都立了起来,抓着晴儿肩膀的手越来越紧:“快,给花果山,降雨。”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筋斗云和红孩儿躲在一旁。

红孩儿盯着眼前的一群妖,说道:“看他们的样子像是准备呼风唤雨。”

“诶,你看,最上面那个女的就是之前我说的那个晴儿。”

红孩儿没有看那龙女。

反而指着龙女身后的猴妖疑惑地说道:“那不是马离么?”红孩儿跟筋斗云说明道。

“这马离原来是猴子手下的元帅之一,是混世四猴中的赤尻马猴,

还有一只叫流腾,两只赤尻马猴是那猴子的得力悍将,人称马流二元帅,我跟随父王来花果山时,曾见过他们。”

“那咱们应该算是一家人啊,还藏着干嘛,上去找他们啊。”筋斗云拉着红孩儿就要上前,却被红孩儿一把扯回来。

“别去,那马离一身的煞气,如果不是杀伐众多是不会聚集如此多的煞气的,

照我看,就算狮驼岭的那几个大王,也远远比不上他杀的多。大家还是在一旁静观其变好了。”

龙女在天空挥舞着裙袖,却没有一丝反应,她的法力从离开灵山后就消失了,自然唤不来云降不了雨。

怎么办啊?正在“施法”的龙女看着身下的一众妖怪仿佛看唐僧肉般看着她,着急地汗都流了出来。

“大王,看,云,有云!”一只小妖指着远方兴奋的叫喊着。

“诶诶诶,他们怎么朝大家这边来了?”

“走,快走。”

“大王,那片云要飘走了。”

“追!追上那片云。”

化作人型的红孩儿和筋斗云被五花大绑丢在水帘洞中,周围凶神恶煞的妖怪们正虎视眈眈地围着他们。

红孩儿镇定自若说道:“哼,我劝你们早点把大家放了,我乃平天大圣之子,南海观音座下童子红孩儿,我要是少了一个汗毛。”

还不等他话说完,马离便说道:“哦?你是牛魔王的儿子?我都好久没见过他了,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

马离走向红孩儿:“小子,你可以回去跟你父亲说,如果混不下去,可以来花果山找我,他们一时半会应该还奈何不了大家。”

“我父亲神通广大,谁敢寻他的麻烦?”红孩儿傲然说道。

马离走进他们,大手一挥解了他们的束缚,

说道:“看来你们还不知道。也是,佛家的人,巴不得如此。好了,你也算妖,离开吧,若能看到你父亲,可以把我刚刚的话转述给他。”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筋斗云问道。

马离深深地看了一眼筋斗云,口气中透着无奈:“自大圣取得真经后,佛家势力大涨,而道家追求的是平衡二字,

他们不允许佛家一家独大,于是对天下精怪招安。”

“上天为官?那不是好事么?”筋斗云奇怪道。

“好事么?”马离嘲笑道,“大家原先也以为是好事,直到上去了才知道,那‘官’只不过是成为神仙的奴隶或是坐骑。只有法力十分强大的才能分到一官半职。”

马离叹息说道:“他们说上天为官,不是法力强就可以当大官,需要功德,需要磨难,大家这种天地养成的妖只能从底做起。”

他抬起头,眼中渴望着:“但大家精怪生于天地之间,养于天地之间,从来都不受任何人约束,怎可被天庭如此欺辱?

于是大家拒绝招安,他们便断了大家的雨,杀了大家的人,降下灭妖令,要让世间不存在一只‘自由’的妖。”

马离似乎不想在继续说下去了,他拍了拍筋斗云的肩膀,说道:“筋斗云,你回去之后若是大圣问起,你就说花果山一切安好。”

“为什么?”筋斗云没有奇怪为什么马离知道了他的身份。

“我不想让大圣看到这样的花果山。他已经成佛,妖界的事,他不应再管。筋斗云,你快走吧,之后好好跟随大圣,莫要再跟他提起花果山。”

筋斗云着急地说道:“不行,我不能看到大圣的故乡就这么毁灭,我要去告诉大圣。”

马离看着他,神情严肃,他正准备出口呵斥,突然感应到什么,对着周围众妖沉声道:“众妖各取披挂武器,准备战斗。”

“他们,来了。”

于此同时,灵山之上,如来身下,现在唤作旃檀功德佛的三藏跪拜伏地,头也不抬地对身前巨大的佛像说道:“弟子不肖。”

那巨大的佛像中传出声音:“金蝉子,你修的不是普度么?那天下众妖危在旦夕,你不随我一起助其渡劫,反而在此拦我,到底何意?”

功德佛抬起头来,直视眼前巨大的佛像说道:“贫僧此举正是拯救那天下的精灵。”

“执迷不悟!”

功德佛双手合十,眼眸低垂:“佛祖可知,那三块云镜现在何处?”

功德佛把手摊开,一片薄如蝉翼的镜子躺在他的手上,那镜子从正中裂开分为两个画面,

两个画面中分别有着两只猴子,一只红毛火眼,一只金毛金眼。

佛像喝道:“金蝉子,你敢?”

功德佛把那镜子对着自己,嘴中吐出每天都上念上几百次的话语:“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三十三重天之上,兜率宫之中,太上老君蹲在丹炉之前亲自扇着扇子,一旁身穿帝袍的男人立在一旁。

“老君啊,这么做行么?之前已经造下那么多罪孽了,难道真要把天下所有的妖怪都杀掉?”玉帝问道。

“陛下莫急,今日,就是功成之时。”

老君站起身来,看向西方,低声说道:“哼,如来,不知用纸包住的火,是否会烫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陆

“最后一次,尔等可愿接受天庭招安?”祥云之上,托塔李天王发出威严的声音。

李靖的声音在山中回荡,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声音。

“父亲,今日还需要继续留手么?”哪吒在旁轻声问道。

李靖指了指他前方站着的那个魁梧的男子,回答道:“连他都来了,还可能留手么?”

“话说陛下为什么要下这种命令啊,既要大家逼迫妖族,又不能全力击杀,每次只杀一些小妖,也忒没意思。”

“静声。”李靖低喝,“大家身为臣子,只需要实行旨意,多的不要再问。”

“李天王,妖族没有回应,那大家便开始进攻吧?”站在天兵天将最前方的魁梧男子说道。

“我等谨听真君命令。”

刷。

显圣真君一下闪出云层,站在花果山正上方,三尖两刃刀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上,他向下一砸。

整个花果山剧烈摇晃起来:“马离,莫做缩头乌龟。我可无甚耐性,五息之内不上来受降,我便将这花果山夷为平地。”

簌。

一根棍子一瞬之间便插到二郎神的面前,二郎神不慌不忙,额头正中一只竖眼瞬息睁开,光芒一闪,那来势汹汹的棍子便消失不见。

“要战便战,我花果山无一人懂得降为何物。”马离背负长矛,直直冲向二郎神。

“哼,狂妄。今日我既出手,若尔等不降,必死无生。”

马离全身红毛炸起,怒喝道:“废话少说,看矛。”

“父亲,大家要去助阵么?”

李靖摇了摇头说道:“今日虽说天庭派出大军,还要显圣真君带阵降敌,但陛下却对我暗下圣旨,说不需我等作战,只需真君一人对战便可。”

“可,不是我小看真君,我与那马离交手多次,虽说收到命令不要全力对敌,但面对他,若不使上全力,怕是我命危矣。”哪吒正色说道。

“每次对阵他都强了不少,与当初那猴子一样。虽说真君不会败,但若下面其他妖怪群起攻之,怕真君独木难支啊。”

李靖微微笑道:“孩儿莫要担心,吾等只需静观其变即可。”

“大王,我来助你!”

“二郎神莫要嚣张,我来也。”

“老二,我与你报仇来了。”

不仅花果山中,四面八方都涌来几束光芒,一个个之前被天庭围剿过的大妖在此一刻聚集在花果山上空,神与妖之前的决战,似乎就在此时正式打响。

“一起上吧,我刀下亡魂从不嫌少。”二郎神越战越勇,挥舞着长刀,以一敌多不落下风。

兜率宫中,玉皇大帝来回踱步。

似乎有点焦急,他对着一旁翻找着什么的老君说道:“老君啊,那些妖怪开始拼命了,我可按你说的,命令李靖他们不要出手的,可别害的我侄子受伤啊。”

“陛下莫急,莫急。”老君继续翻找。

“啊!终于找到了。”老君拿出一个白色的圈圈,“陛下,眼下时机刚刚成熟。该老朽出马了。”老君笑着,一个转身便消失在兜率宫中。

花果山上方,只听见一声苍老的声音:“显圣真君,老君来助你一臂之力。”

从天而降一个白晃晃的圈子,套在了三尖两刃刀之上。

“金刚琢?”众妖惊呼。

这一刻,千年前的一幕再次降临。又是二郎神,又是大猴妖,又是太上老君,又是金刚琢。

水帘洞中。

红孩儿挡在筋斗云和晴儿之前。

“红孩儿,为什么要拦我?”

“是啊,你快让开,这是他的家乡,我不能,不能看到这里就这么毁灭。”

红孩儿依旧挡在洞口,此刻整个水帘洞只剩他们三人。

红孩儿面容坚定,对他们说道:“此事乃道家与妖族之间的事,大家佛家不应该掺和进去,

况且,得了金刚琢的二郎神如虎添翼,妖族怕是无人能敌了,你们去了也没有用。大家就在此地,待道家灭了妖族,大家再返回灵山。”

龙女挣扎着,说道:“我不是佛家的人,你管不着我,大圣既然是我的夫君,那我便是这花果山的女主人,

花果山都要被夷为平地了,我要是还躲在这里,还有何面目见大圣?”

就在龙女冲向红孩儿的一刹那,筋斗云嗖的一下,带着龙女,消失在水帘洞中。

灵山中,功德佛背对如来,看着手中的镜子,原本有着红毛猴子的画面变作一位绝美的女子,她正飞快向空中飞去,那天空之中,一个个妖怪从天坠落。

金蝉子面露笑容,身后的佛像脸色阴沉。

九天之上,看到呼啸而来的一片五彩祥云和其上的美貌的龙女,老君千百年来第一次开怀大笑。终于来了。

灵山某一寺庙之中,端坐在寺庙正中的一只金毛猴子,手中拿着一片薄如蝉翼般的镜子,他低头看着,身体隐隐有金光闪烁。

天空之上,二郎真君手持三尖刀指着一只满身伤痕的红毛猴子,那猴子手无寸铁,被金刚琢束缚得动弹不得。

马离还在挣扎,嘴角渗出鲜血,他的火眼散发着不甘的光芒。

“别挣扎了,连那泼猴都挣脱不开这金刚琢,你就别白费力气了。”

“嗯?”突然,一道五彩光芒冲进了他的视线。

“住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柒

看着眼前这个妄图阻止他的的女人,二郎神不喜地皱起眉头:“你是哪来的龙女?此处不是你等小神该来的地方,快快离去,否则,视为妖族同伙,一概灭杀。”

面对这位威名赫赫的天上战神,龙女无一丝惧色,挡在马离面前说道:“我是这花果山的女主人,本就是妖族同伙。”

“女主人?”二郎神看向马离,

“不是他!”晴儿似乎有点羞恼,“是千年前大闹天空的齐天大圣。”

“哈哈哈。”听到龙女的话,二郎神哈哈大笑起来,“那猴子的?泼猴不都上灵山成佛了么?小小龙女,休要框我。”

突然,二郎神心中响起太上老君的声音:“真君,请将此二人束缚起来,佯装杀之,但暂不真动手。”

二郎神听得命令,将手一指,那本套在马离身上的金刚琢又凭空生出一个圈套,一下套住晴儿身上。

他手成爪状,然后渐渐握紧,那束缚着马离和晴儿的金刚琢也跟着渐渐缩紧。

九天之上,太上老君抚着胡须想着:不知道这样可否,哎,我可不想杀了他们,不然,到时候可有些麻烦了。

灵山之中,功德佛看着手中的镜子,嘴里不断念着阿弥陀佛。

在他身后,那尊巨大的佛祖,在从功德佛手中的镜子中看到乘着五彩祥云的女人的时候,脸上终于不再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金蝉子,你这是在逼我。”如来一掌打出,化为千丈大小向功德佛压去。

“佛祖,贫僧并非逼你,而是替天下苍生,逼一个未来。”功德佛全身散发金光,也化为一位千丈金佛,硬抗下那巨大的手掌。

手掌仿佛打到钟上。那一掌下去,千丈金佛的光芒仿佛暗淡了一点,但却一动不动,挡在如来面前。

噹噹噹,如来面露怒色,一连轰出几掌,砸在金佛身上,时间越来越少,他必须赶过去阻止。

功德佛看着镜子,镜子的右半边,金毛猴身上金光不断闪烁,愈演愈烈。功德佛面带微笑,七窍渗出鲜血:“善哉善哉。”

老君看向西方,喃喃道:“三藏已经撑不住了么?哎,罢了罢了,麻烦就麻烦吧,虽然我老头子最怕麻烦了。”

老君叹息了一声,又看向花果山上:“真君,动手吧。”

花果山上,马离和晴儿都口吐鲜血,金刚琢已经缩到只有碗口大小,两人都无力挣扎了。

马离自知今天难逃一死,他用尽全身力气抬起头,直视二郎神,吐出口中的鲜血,奋声怒吼:“老流,大圣,我马离不负花果山,不负天下妖族!”

砰。

金刚琢蓦然紧缩,一道淡淡地薄膜包裹着马离,它急速缩小,然后砰地一声爆炸开了,就像泡沫一样,裹其中的红毛猴子,也随着气泡消失不见。

晴儿没有法力,此刻被金刚琢束缚着,早就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薄膜出现,把她包裹起来,她躺在里面。

随着薄膜慢慢变小,嘴中发出梦呓:“大圣,大圣,你说你度过九九八十一劫方才成佛,又说我未度一劫不可成佛,但我只是个龙女,我此生只有一劫,那便是你。”

晴儿越来越小,现在已经只有拳头大小,气泡不断颤抖,就要爆炸,“对不起,晴儿度不过这一劫,不能和你一起成佛了,大圣。”

砰。

气泡爆炸,消失在空气中。

就在此刻,太上老君将手凭空一抓,然后握紧双拳,双手拢袖,对着西方:“三藏,这两条性命我保得住,你的,老朽可保不住了。”

灵山中,挡在如来面前的金佛也被击碎。功德佛不再看着镜子,只是将镜子放在自己面前,然后双手合十。

他的身上密密麻麻布满了裂缝,仿佛干裂到极致的土地,但他口中依旧讼着佛号:“阿弥陀佛。”

砰,功德佛化为金光碎片,然后散成金光消散在灵山。

地上的镜片静静躺着,左边是花果山昏暗的天空,右边是一片金色光茫。

突然,灵山中爆出一束金色光芒直冲云霄,那光芒四周,山崩地裂,寸草不生,一声呢喃从金光中发出:“老马,花果山,师傅,晴儿。”

金毛猴子端坐在金光中间,全身的毛发飞扬晃动。

他慢慢把手伸向耳边,“如来老儿,你先五指山压我五百年,又用三千佛经困我本心,莫真当我齐天大圣是那滚地的泥猴?”

一根刻满符文的棒子从他耳朵里掏出。

齐天大圣嘶哑咧嘴,“太上老君,如来佛祖,我要让你们知道,俺老孙,不是那么好算计的。”

齐天大圣冲出金光之中,一声怒吼回荡在天空:“你要天下无魔,你要佛教昌盛,你要天地平衡,你要普度众生。你们问了我要什么么?”

“我要这天下,无妖无魔无仙无佛,我要这天地,再没有一个人因为我而死。”

“除了你们之外。”

齐天大圣手中铁棒化为擎天之柱,狠狠砸向灵山。

灵山众佛顿时腾空而起各显神通,试图阻挡这擎天之柱,但万般法器稍一触碰便化为齑粉。

齐天大圣望着那漫天罗汉金佛,他终于恣意狂笑,大喝一声:“筋斗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N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萌头豆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西游梦,你最喜欢谁或最想成为谁?我女票说她想变成女儿国的国王,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的男票却是那个任劳...
    小玉麒麟阅读 1,697评论 8赞 13
  • 第一期 我第一次遇见大圣的时候,他正在去和天兵天将决战的路上。 那时他意气风发,桀骜张扬,从妖怪的嘴里救下了我,在...
    旧书摊的杂志落了灰阅读 2,095评论 11赞 22
  • 神州碧海仙蛟起,聚堆白骨无痕迹。 九天四海迷雾澄,八十一番大灾弥。 十万千里路迢遥,七十二...
    京执惊蛰阅读 692评论 5赞 10
  • 许多时候,大家也习惯了过别人的节日,习惯了吃别人的饭菜,习惯了用别人活过的套路来表达自我,就像今天的“520”一样...
    春兰古社阅读 48评论 0赞 0
  • 等了半小时地铁,刚进去一下被一个出来的人带出来了,正准备等下一趟,结果一下又被带进去了
    小糖一员阅读 72评论 1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