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怀念父亲(编辑:吴振峰)

到今年的7月23日,父亲离开大家已经整整12年了。

?很想很想写一篇纪念父亲的文章,可是每一个字,每一次的回忆,都让我思念的痛楚,无法呼吸!想起父亲的点点滴滴,自己不免热泪涌出!难以下笔!

父亲生于1944年农历9月9日,儿时随爷爷奶奶从陕西神木店塔来到内蒙古,初小毕业。20多岁,参加地质队工作,但是由于三年困难时期,减员回到农村老家,继续开始半工半农的生活。

自己6岁上对着父亲哭闹着,要去上学,是村里在张家湾设的小学,是村里的村民当老师,不同年级的挤着坐在一起。

现在想起,是父亲背着我去的。还记得当时那片刚翻过的土地,小伙伴们在上面松软的土上,跑着跳着,无比的欢欣!也想起自己回到家,第一次在墙面上,给父亲写自己的名字,让父亲很不满,怪怨我不懂得爱护用白粉土刷的显示出横平竖直方格的雪白雪白墙面!

常想起,父亲去供销社给大家买来4开大的白纸,裁好了,用针线订好了作业本,递在大家手中。又做好了沙盘,削好了柳笔尖,过好了细沙,摇匀了,让大家练字,那种希望的目光,让大家倍感精神!

听妈妈说,我生下后,就脾虚的利害,脸色黄恰恰的!放在箩筐里,掉在屋檐的椽子上让晒太阳,听天由命吧。听奶奶说,父亲不断地去东面的山梁上,给我逮蛇,放在米饭里炖着吃。还要在夜空下出去找刺猬,剥了皮给我炖着吃,这个我已经记得了,还帮着剥刺猬皮。这才,我的身体慢慢有所好转。

我7岁的时侯,当时,自己很清楚的,小弟出生,妈妈难产,大出血,父亲没有办法,真是咚蹄塞脚啊!但是,真是天助,远远听见一辆吉普车声音,父亲一找声音,是在对面2里外的土路上,由北往南跑着一辆绿色吉普212,现在想起来,父亲听见了、看清了,就直接向南撒开腿猛跑,绝对是人类的极限!父亲竟然拦住了汽车,妈妈被送到了远离大家25里路东的旗医院,小弟抛腹产,大舅给妈妈输了血,妈妈平安了,小弟也安全了。

自己跟大姐拿着瓷罐,每天去村里张家湾,给小弟弟打牛奶喝,一次,我不慎跌倒了,竟然护着瓷罐子,想着不要洒了牛奶,那可是特供啊!

父亲对大家姊妹们管教非常严厉,他说话很少,但是用自己的一举一动,感染、教育着大家!

大家那里,在七队的民校往北走2里路,路过一个大海子,就是供销社的门市部。11岁的时候,不懂事的自己,有一次拿了父亲的5块钱想去门市部买吃的。

被父亲及时发现,一直追到去上学的二糜壕路上,才追住了我。他责问着我,要走了钱。

那时候,村里一年才分300个工分,每工分值5分钱或小半碗谷米。你想想,那5块钱,对于家里,是多么的重要啊!不懂的我,一次拿着长棍,搅麻雀的窝,父亲发现,狠狠的训斥我:“怎了?那害你的了?!”

自己知道,那时候,拿着钱,最多也就是买1、2毛钱的糖豆豆、柿饼子。那时候的生活,家里攒着的鸡蛋、麻绳、骨头、旧鞋底、废纸等,都要拿到供销社卖了,去换一些布料、咸盐、酱醋等日用品。

您给大家制作的木质冰车、让铁匠打制的滚环、拉着玩的猪牙叉等,就是大家最好的玩具!甚至冬天杀猪后,玩吹大的猪尿泡,都是难以忘记的欢乐!

长大后知道,奶奶早早的送父亲去阿镇学裁缝。后来当裁缝,给跟前、周边村里的人做衣服,姑姑也跟着学会了。现在回想,小时候天气很冻很冻,小孩子常常清鼻涕不断的流着,袖口都抹着鼻涕痕迹。但大家没怎么受冻,穿着白茬皮袄、毛线袜子、还是羊毛毡鞋。都满含着父亲一针一线的慈爱和温暖。

? 父亲一生光明磊落,心胸坦荡!然而他的一生却是坎坷多于平坦。听奶奶说,父亲20几岁时,因为肺炎,大病了一场,好在慢慢恢复了健康。妈妈由于生小弟时,做了剖腹产手术,体弱多病,是父亲家里门外,支撑着这个家!

在哪个艰苦的年代,很多人吃不饱穿不暖。父亲积极参加农村集体经济建设,领着大家去村上,吃过苦菜、绵蓬、登祥窝窝,吃过玉米面、荞面窟垒(ku lei)。

好在父亲,眼光独到,早早谋划!70年代中期,我跟大姐北上,跟着父亲去40里外的敏盖、伊旗三中读初中,某种意义上说,父亲也算是陪读,父亲做着裁缝,给大家洗衣做饭。

妈妈在家里招护着三个尚小的弟妹。每到周末,我跟大姐回老家取干粮,也就是些炒米、炒面、玉米渣之类的粗粮。

父亲做裁缝的时候,亲手教大家用铁质的烙铁熨衣服,后来又买回了锁边机,父亲教大家压边、锁边的技术,父亲细心认真的做事态度和风格一直影响着大家姐弟。

80年代初,最早的三大件:永久牌自行车,飞人牌缝纫机、上海牌手表。这些大物件,在父亲勤劳双手的努力下,大家家早早就都有了。80年代后期,我家就成了乡里远近闻名的万元户,让很多村民对他刮目相看,非常敬重。

记得自己在民办学校,有一次给老师撒谎肚疼,是为了回家偷的学骑永久自行车。自己中考的时候,记得住在阿镇的旗供销社旅馆,本想着理由充足,带着父亲的上海牌手表看时间,可是,父亲可能觉得是手表太贵重了,没有同意。

我很爱我的父亲,父亲在世的时候,自己从没对父亲表达过自己的爱意。只知道享受着父亲的呵护,开心任性的活着。现在当我一个人孤单和无助的时候,总会想起逝去的父亲,是多么的渴望会再有父亲的陪伴,可我知道这已经不可能……

我参加后,父亲给我写信,前安后顿,好好工作。有很多家族、家里的事情,父亲常常跟我商量。那时候,大家父子之间,写信、拍电报,信息不畅。后来开始打电话联系,父亲对我的那种信任、期盼、希冀。让我暗暗下决心,父亲肩上的担子,我要接过来,为父亲有所承担。

说真的,我受不了父亲那渴望的眼光,那几乎是祈求的口气。所以,只要父亲提出来要办的事情,我是全力解决。记得小弟订婚的时候,那天下了大雪,我从东胜租车到了阿镇,父亲的刚直,要强,因为,没有实力,家境困难,在准亲家面前,总是有些抬不起头的哀伤。让我心里很痛!

有父亲的日子真的很开心,可是,现在想起,自己为父亲做的很少很少。直到那一天,父亲突然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虽然有思想准备的我,生命好像也暂时停止了运转!明白父亲是去了另一个世界,明白阴阳相隔的两界,再也没有相聚的日子!

在父亲弥留之际,我告诉了父亲的病情真相。我轻轻合上了父亲的双眼,揉合了张开的口唇。我认识了生命之脆弱,感悟了生死一瞬间。

父亲,您已在我的心中播下了一种精神!儿子所做的一切,都深深地打着您的烙印,有时看到渐渐老了的自己,那貌似骨似神似父亲的自己!感触良多!无论我走到哪里,我的血液中永远流动着您的爱,就是带着这样的爱,我在永远追求……

?回顾自己五十多年走过的路,每当我遇到大的磕磕绊绊,茫然之时;就会想起记忆中父亲那熟悉的身影,刚毅率直的处事态度,不屈不挠的个性人生。

父亲,您的一言一行,给了我智慧,给了我力量,坚定了我的信念。使我勇于迎接并战胜人生旅途中遇到的一个又一个挫折与困境。

平坦也好、坎坷也罢,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父亲是我生命中最好的老师!

您留给我最大的财富:坚定自信、勤劳善良、任劳任怨、不屈不挠。

父亲是家中的老大,经常照顾着爷爷奶奶。家中里里外外的营生,都要父亲去计划,去实施。还要拉扯日子过得一般的二佬一家,领着二佬去看,还要打理村里、队里的事情。所以肩上的担子很重!但是,父亲从来没有抱怨,总是默默无闻的做着。

60年代,您跟村里的一帮年轻人,在村里不停的种树,种了很多树,什么羊路畔、田地旁、韩海洞壕等,记得有一片树林,叫青年林!村里李家湾到张家湾的2里多路,平坦、笔直,道路两旁载满了柳树、榆树、杨树、沙柳、沙枣等,是为了保护那前壕、圪台上齐齐整整的一块块田地。

树木长大了,70年代中后期,村里给杭锦旗卖柳树栽子,仿苏联2.5吨载货嘎斯汽车,一车一车的拉走了,村里有了积蓄。买了也算是乡里的第一台东方红50型拖拉机,父亲是第一任司机,是最早拥有驾驶技术的专业人才。但也正是因为这拖拉机,需要用绳子拉着铸铁飞轮启动发动机着车,由于操作不当,父亲的右手小指被骨折,造成残疾。

记得父亲领着我,去东梁上看高高的三角木架,足有5、60米高!据说是导航架,高圪梁上什么植物也没有,只有大大小小的石头,木架迎风呜呜的响!登上木架,能看到东方20里外的阿镇,看着房子也很多!我也记得,父亲拿着人民画报,给我看坠落的飞机残骸,说林彪死在了温都尔汗。

1978年,伊克昭盟里的报纸上,曾有《要想富,先种树》的报道,就是肯定父辈们的劳作!您也跟大伙儿,一起搞过良种改良,记得那薄薄的纸袋,套在高粱穗上;您积极开展沼气技术的使用和推广。第一家建起了沼气池,架起塑料线管,引到家里,那在灯罩上点着的火苗,现在想起来,还是记忆犹新!也记得父亲种过药材,那是大黄,您为集体经济的奉献和付出,得到了乡亲们的交口称赞。

您跟村里的年轻人一起,在张家湾打大口深井,那可是六分之一见方的足球场,在李家湾前壕、张家湾袁家门前修整梯田。改造独轮车,提高劳动效率,担土垫地,达到改造土质的目的。

父亲精于农活,善于农田耕作。那时候,在农村,因为劳动工具的低层次,总是有做不完的农活儿,父亲就这样,默默无闻的劳作着。您在村里试着种小麦,让村里人,吃上了大大的白面馒头。

父亲拉二胡、唱山曲儿、样板戏,样样都行。为了养家糊口,父亲想尽了办法,在供销社干过,还开过门市部,在家里养过母猪、种葵花、养绵羊、喂奶羊、贩运绒毛、养过班车,等等,为了这个家,父亲做过各种各样的尝试,也取得了一样又一样的成功!不管做什么,父亲都是一把好手。

在自己11、2岁的时候,父亲在村南的湿地,圈起了一块四四方方的荒地,打了井,种上了沙柳、柳树、新疆杨,围起了整齐的柳棍栅栏。

记得自己跟大姐在雨地里,挖回了苦菜、蒲公英、灰菜等野菜,在雨水里洗干净了,拿回来喂母猪。常想起姊妹五个蹲着一排,用木棍揣葵花籽。提着大柳条箩筐,去扫树叶。拿着长棍短棍、铲头、镰刀、干粮,一起去廓(kuo)树,捡树枝。

大家跟父亲赶着毛驴车,拉回树叶、码跺高高的储存起来,冬季喂羊。捡牲畜粪便,为了洋炉取暖。给大牲口砸草,累在草房里,满满的。推着独轮车,拉沙垫羊圈、猪圈,拿着铁锹,掏羊粪、猪粪。父亲蒸馒头、做豆腐,沤皮张做皮袄,给皮袄挂蓝色的确良面子,穿起来,俨然是当年最最时髦的服装! ???

想起在自己13、4岁的时候,老家二糜壕总是被雨水淹了土豆、冲了糜子!家里脚地下的灰坑里,总是渗出水来。父亲在门前打了一口新井,提着水桶,弯腰就能提上清水,喝着井水,总给人清爽甘冽的感觉,甜在心头。

父亲历来是自力更生、发奋图强、永不服输,性格刚烈,从不阿谀奉承!记得一次领着妈妈回老家,二妈拿来一篮农村土鸡蛋,我知道,那是二妈割大家家里的苜蓿草喂羊,是对妈妈的感谢啊!

是的,这是父亲,早年在房前屋后,就种了一片一片的苜蓿草,积极的退耕还林、退牧还草!那青青的苜蓿草,每到夏秋,一笼一笼,郁郁葱葱,成了村里的一道道风景!1999年,您也是最早与邻居合作打机井,开发水田的新型农民。为了减轻儿女们的负担,您仍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更重要的是父亲重教施教!在那个靠天吃饭的年代,父亲是极尽所能,让大家姊妹5个去读书,就是自己不爱读书的妹妹,也读完了小学。我这个小时候经常流着鼻涕的孩子,说话唾舌咬字不清的孩子,居然考上了中专,吃上了皇粮!让乡里多少人羡慕啊!

大弟也考上中专了,父亲供出两个中专生,这在当地,那是特别特别光彩的事儿!再后来,80年代后期,您买回来村里的第一台黑白电视,村里乡亲来家里看电视,让您非常的满足。

1982年后,父亲跑过班车,是最早拥有汽车的新型农民。父亲自己开班车,我在假期帮着当过售票员。过去那土路,高低不平,栽子路特别多,车辆的颠簸,父亲是吃不到一顿热乎饭菜的,早一顿迟一顿,饱一顿,饥一顿,以致早早的就胃疼、消化不好,留下了隐患,种下了病根!

父亲总是眼光超前,80年代初,要在阿镇郊区买几亩土地,说是将来给大家弟兄三个盖房子!征求我的意见,我是非常的同意,可是,当我中专毕业分到异乡后,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计划没有实施。

但是1987年秋,您还是盖起了村里第一处砖瓦起脊房!那蓝蓝的砖、红红的瓦、四四方方的大玻璃窗,让乡邻们非常羡慕。

父亲,非常的平凡,但是,用他那勤劳的双手,智慧的头脑,照顾着残病伴痛的妈妈,拉扯大家姊妹五个长大!我知道,大家的成绩,大家的一切,都是父亲用生命换来的!父亲的担子过重了,积劳成疾,早早的累病了啊。

我深深知道,父亲把很多事情,做到了极致!我的父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父亲!

父亲要面对的事情,总是越来越多,他太累了,于是上天安排了一场大病,不治之症,父亲他永远地休息了,永远地走了。

由于种种原因,大家没有很好的给父亲做后续跟踪治疗。其实是大家做子女的失职,没有早早的领父亲去做过一次体检。如果是的话,可以早早的发现,及早治疗,父亲还可以多陪大家几年!

父亲病重期间,拖着病体,领着大家弟兄三个,给大家指村里分给大家的零零总总10多处树木,并画上了油漆的标记。不准多拿,也不许少要。父亲弥留之际,给儿女们交代,自己攒下了的4.5万块钱,你们收起。我知道,这是父亲起早贪黑养羊、放羊的收入。这里有父亲多少汗水!多少心血!多少爱意!

????2007年7月23日中午11时,父亲忍着剧疼,永远的离开了大家。我知道,父亲走得早,才64岁,有些不甘,有些遗憾!回天无力!

遗憾啊!鄂尔多斯机场刚刚建成!您却没能去看看、坐坐!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北京开幕,您却没能看一眼。儿孙满堂,您却不能享受这天伦之乐!

自己毕竟也能力有限,没有帮助父亲实现心中的愿望。自己从工行辞职,也没有事先证得父亲的同意。自己家庭的变故,也给父亲了不安!老父亲,儿子对不住您啊!

看着您载种的各种树木,看着您用石头垒成的地界,看着那长长的柳棍栅栏,看着您盖起的砖瓦房,看着您用过的缝纫机,看着您用过的算盘,翻着您写过的笔记……让大家思绪万千,倍感痛惜!

?父亲,告诉您,您走后,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08年,家里新盖了楼板房。由于多年的退耕还林,村里草木葱郁。政府在村里栽了成片的樟子松树,给了补偿款。

2012年,妈妈也搬到了阿镇,村里几乎没人住着了。就在离村不远的甘珠庙草原,新建了蒙古物流园区,成了远近闻名的旅游点。您的两个孙女先后大学毕业了,上班了;大孙子也考上了大学;第二个孙小子也13岁了;还填了一个小孙女。

三个外孙子,都先后成家有孩子了,一个外孙子也大三了!妈妈的身体很好,现在住在阿镇的楼房里,大家姊妹们轮流照顾着,您放心,一定会让老妈颐养天年,安享晚年。

前年清明前夕,爷爷奶奶呢,也合葬在一起了。

不过,咱们的家乡,由于高利贷,也把很多人的血汗钱,变成了钢筋水泥的皮囊!其实,您是最早使用高利贷发家致富的,常想起,您跟村民、邻居借钱时关于利率、期限约定的场景。不过,您借款的规模适宜,负债率不高,守时守约,有借有还,借鸡生蛋,借船出海,为家庭成员的健康成长,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真是子欲孝而亲不在,这种痛楚,是最失落难耐的!与父亲分别12年了,一轮!不知道您在天国是否快乐、幸福?无数夜空下的思念、多少次梦中的相逢、多少件往事的回忆。

我想要用笔去记录我的内疚,用情去呼唤我的父亲,用心去祝福我的父亲,用文去怀念我的父亲。不能忘记父亲对我的谆谆教诲,不能忘记父亲对我的殷切希望。

也正是千千万万象父亲一样坚强不屈的普通人,才是中国真正的脊梁!? 乞求父亲,下辈子,还要我做您的儿子!愿父亲在天之灵安息!

谨以此文纪念父亲去世十二周年。

吴振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