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桃花》08

图片发自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App

吃过晚饭后,秋米感到天气很冷也感觉肚子一阵阵的痛。她早早的上了床去躺一躺,可她刚去蹲过了尿罐,隔一小会又要去蹲尿罐。三秀不离左右的扶着姐,她们的妈妈包了条毛巾在头上,又往口袋里揣点东西,就去朱家垱叫接生婆。

朱家垱的接生婆叫朱三养,有四十多岁了,她像个男人一样,身子骨大嗓门也粗。当初做姑娘时,就跟她爹一起给方圆几十里的牛接生。她接牛顺手了爹也老了,她就改行接小孩子。她用抱牛犊的双手去抱奶巴子,感觉轻松又快乐。

桃儿妈到她家时,朱三养正坐在堂屋里小板凳上剥黄豆。听桃儿妈这么一说,她就“嘿嘿”笑了:“还早还早,这还沒开始疼呢!不到明天哪里生得下来!”

她拉把凳子送给桃儿妈坐,就伸出两个手指头说:”我这还有两个排着队哩!有一个生第三胎,哦哟,这还不像母鸡溜个热乎蛋!倒是朱大脚的儿媳妇今晚就差不多了,说是动了红了!”

桃儿妈伸手帮着她剥几颗黄豆,可肚子里好像揣了只猫一样利爪抓心:“我老大也快了,她从床上爬上爬下的总要屙尿,您去看看呀!”

朱三养一撇嘴说:“你是十八岁的闺姑呀?你没生个孩子的?这才哪跟哪呀?早着哩!”

”她三婶娘!我老大头风头俗,他爹他男匠都上了堤。您做个好事,先到大家家去看一看,跟娃儿交待几句……”桃儿妈说时,声音就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卡在喉咙里,说出来时都泪水滴滴儿的。

朱三养不疼不痒的说:“你们倒口湾有一些人不是喜欢找贺家头的邱寡妇接生吗?哦哟,你那双胞胎也是她拽出来的吧?”她翻着白眼补充道:“结果怎么样?阎王爷惦记着不是!丟了一个吧?哼!她一个烂寡妇还接生?自家男人都留不住!”

桃儿妈没想到朱三养连这么久的事都还记得!这小双儿都走了几年了,你都还翻出来嚼牙巴骨!桃儿妈忍气吞声,伸手从棉袄兜里掏出两盒烟放在接生婆的手上。朱三养瞥了一眼,干咳两声后,冷冰冰的脸上才暖和了一点。

桃儿妈又把手伸进棉袄里,掏出一段用纸包裏好的布料来塞到她手里:“她三婶娘,我老大和她肚子里的娃儿都靠您了……您看这布料,这是去年两娃儿办喜事的时候收的最好的布料子,我哪舍得自己用!”

朱三养看见布料,两眼放光,忍不住用手指去摸一摸捻一捻。然后笑嘻嘻的拍着桃儿妈的手臂:“你这么大礼性!好,好,好!今儿夜里我衣服都不脫,专门等你家来人叫我!”

桃儿妈回到家,秋米正与几个妹妹斜歪在床上用手帕折小老鼠玩。她舒了一口气,朱三养说得对,生孩子没这么快的!

三秀抬头用眼睛询问着她,桃儿妈点点头,意思是事情己办妥,接生婆答应来。

鸡叫三遍,桃儿妈从秋米房出来,合上眼睛想眯一会儿。也就一顿饭的功夫,三秀慌慌张张跑进来:“妈,妈!姐肚子疼,疼得直冒汗!”

桃儿妈吩咐三秀快去朱家垱叫朱三养。从西往东数,第十三户人家,屋后头用两根木头撑着,门口有个大草垛,草垛旁睡一条牛就是她的家!

三秀一扭头,"咯吱”一声拉开木头门栓,像箭一样向外飞去。

朱三养果然守信用,她提着一个黑布包,脖子上系一条毛巾,不一会儿就到了。

天大亮了,雾雨子罩着倒口湾,几步之外都看不清人。有几家的狗高一声低一声的一唱一和,那尖利的狂吠惊醒了村庄里冰冷寂静,了无生气的早晨!.

秋米的肚子一阵阵绞绞的痛。她披着她男人一件打了补丁的大棉袄,趿一双暖和点的鞋,双手捧着肚子:“肚子好痛呵,妈!”秋米在房里走来走去的高一声低一声喊着妈,汗水顺着她耳朵边的头发往下滴。

她不住的在房间里来回慢慢的走动,只觉得两眼发黑天旋地转。于是她伸开手抓住床沿,喘几口粗气后,又挣扎着扑向尿罐蹲一会儿。然后她又抓住三秀的胳膊站起来,再走几步……三秀不离姐前后,她的头发林里也渗出了许多细细密密的汗水。

接生婆按一按秋米的肚子,就打开她的黑包包。她从里面取出剪子,小刀,消毒药瓶,一包棉球,一小梱卫生纸等物件。她吩咐桃儿妈端半盆盐开水进来给刀子剪子消毒。

朱三养做好这些,走出来从衣服口袋里摸一支烟出来,点燃后吸一口。她对桃儿妈说:“还有两个时辰,开了两指了。是个小相公。十有八九!我先恭喜你了!”

桃儿妈听了,咧开嘴想笑却笑不出来。她只担心她的秋米!“这还要疼两个小时?秋米的贴身衣服和头发都拧得出水来了!”

又过去了一个时辰,秋米痛得叫喊起来。朱三养在房里粗声粗气的吆喝她诱导她:”拉臭粑粑会不会呀?不要哭,省点力好不好!拉粑粑,用力拉!……”

屋后的桃树下慢慢聚拢了一大窝闲来无事的女人和孩子。麻大姐的婆婆头发花白佝偻着腰,她拿着锹把当拐杖也站在那儿。还有落翠,二林她妈,张来金的妈,她们听秋米哭叫着,就低声小气叽叽咕咕的说一些话:“唉!菩萨老爷,您要保大人娃儿平安啦!”

天上没有太阳,云也稀稀散散的,北风吹得桃树枝呜呜的响。落翠伸出头迈出几步想走进屋里去,被麻大婆婆用锹把拐杖拦住了。她瘪着嘴教训道:“别进去添乱子,翠儿!你一吵吵,娃儿更不敢出来了!”落翠连忙缩回头乖乖地回到人群里来。

有个婆婆双手合十求老天爷开眼,咕噜着说:“这一家人可是行善做好事的好人啦!男的每年年底帮几十户人家写对联,开春了做黄裱纸封包袱打发己亡人,倒口湾的人不知跟着沾了多少光!”

有人应道“可不是吗?女的走路生怕踏死了蚂蚁子!……可怜她几个儿子全抛撒(丟失)掉了,只落下这四个丫巴子。连个顶门户的都没有!”

有个婆婆举起袖口抹一抹干涩的红眼睛,说那两小儿子我倒是看到过的,当年老幺用箩筐挑来的!要是他们在的话,老幺这大丫头不会在家招女婿的!

湖里来赶街的人爬上堤坡了,几个婆婆见屋外头聚了那么多人,便歇下担子来喘口气,顺便打听一下原由。

当他们听说是五儿的媳妇要生了,接生婆都进去有一会了,便加入人群里一起讨论。她们的家正好离裴家台不远,五儿第一个媳妇生孩子时大出血,母女俩一起共赴黄泉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唉!不晓得有多惨啦!

大家都唉声叹气心急如焚。有个卖菜的直爽人干脆说你们队长就不该安排五儿去上堤!这人命关天的,出点事看哪个负得起责?要是五儿在裴家台,这几天几夜早就守在她媳妇跟前了!

张来金的妈急里巴慌的往家里走,有人问她这是干什么去,她一扭头说:“我回家烧几柱香去,保佑我的秋米母子平安!”

屋里头又传来秋米的尖叫声,那声音忽高忽低撕心裂肺。大家屏声静气,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

半个时辰又过去了,站在外面的人都挤到堂房里来听动静。湖边来的卖菜妇人也把担子放门口,他们经常从这里来来去去,喝喝水歇歇脚说说话,跟这家人己经很熟了。今天正好碰到秋米生孩子,等母子平安了才去卖菜也不迟!

这时人们突然听见秋米大声喊道:“五一一儿,五儿……五儿啊一一”

接着,里面没了动静。外面的人一个个张大嘴巴竖起耳朵,只有桃儿蹲在门旁边,用小手抠着木门,小声的哭泣着!

终于,婴儿的哭声传了出来“呜哇,呜一一哇,”

人们欢笑着,笑脸相对,笑声一片!天啦,秋米生出娃儿来了!

朱三养的大嗓门像敲铜锣一样唱道:

“胯巴里夹个雀家(ga)子,这娃儿掂把掂把有5斤重!母子平安,脐带子剪断,幺婶娘你要多煮几个红鸡蛋!”

桃儿妈一下子瘫倒在秋米的床面前。

三秀揩着泪水笑起来,她用袖子帮姐擦一把额头上的汗。她伏在姐的耳边,高兴得声音都颤抖了:”姐,你生了个男的,太好了!真的是个男娃儿。姐!我明天就去河堤上找我爹和哥去!”

秋米生了个男娃儿,这是倒口湾的大喜事呵!守候在堂屋里的人们舒了一口气,她们高兴得互相送恭贺,然后悄悄退出去各自回家或者去卖莱,月母子和奶巴子需要安静是不是?

不知是哪个好心的卖菜人往饭桌上放了十来个鸡蛋,还有两条半筷子长的鲫鱼。

接生婆把婴儿包裹好,轻轻放在秋米的臂弯里。秋米侧面看着这红红嫩嫩的一坨肉,它是一个小人儿是不是?他有眼睛鼻子还有小嘴巴!哦哟!他的嘴巴还在动,他这是在寻吃的吗?他肯定跟他爹一样是个大肚汉!

想起五儿,秋米鼻子酸酸的。但妈早就交待过了,月子里是不能哭的。她定定神,看见大双儿眼睛红红的悄悄的挪动着脚步走了进来。她的背后,跟着披头散发脸上挂着泪珠的小桃儿。秋米吃力的抬起胳膊,慢慢伸出手,把两个妹妹拢到怀里来。

图片发自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受害者的模式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只有唯一选择的模式,当你相信你面临的处境只有唯一的选择,迟早你会把自己变成一个受害者...
    懒懒的妈阅读 14评论 0赞 1
  • 目标:不停追求(卓)、不断遨游(菲) 7点起床扫地 三四节钢琴课 放学练舞蹈到上课 下午复习 吃完饭练舞蹈 自修课...
    逆风追梦人阅读 26评论 0赞 0
  • 嘿! 你說那是不是有人混進來了?
    兔子背對你阅读 59评论 3赞 3
  • 目录上一章节推荐作品:风云际会 哈利·波特片场 大家的行程是下午去哈利·波特片场,距伦敦30公里。这是大妹、三妹、...
    星尘1100阅读 74评论 1赞 3
  • 那么,请让我以转述者的身份,道出她们的心事吧。 蒋某人: 大学里,一个一个都脱单了,我还单身狗一只。其实我喜欢一个...
    隅川阅读 109评论 13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