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优选||丁香花

有一首歌叫《丁香花》,唱哭过那年代的女学生

01

临近五一,店里婚庆甜品台订单有些多,几个徒弟嫌手长得少了。阿七只好放弃了享受悠闲的下午时光,在操作间里和大家一起制作各式甜品。

前台的小姑娘跑了进来:七哥,来客人了。

阿七举着沾满了黄油的手:来客人也需要我三陪?你招呼就是了。

小姑娘有点委屈:她说找七哥。

阿七嘟囔一句:都找我要你们做啥?

说归说,阿七收拾了一下跟着出去,见到客人直晃脑袋:你......

怎么?这么小气,到你的店里也不请我坐坐?

阿七打量了一番,虽说自从高一至今多年未见,他依然认得。梅子早不是高中时代的小姑娘了,一身淡蓝色点缀着白色碎花的长裙,围着一条暗黄色小方格的丝巾,拎着红黑色的手包,无名指上的钻戒有些耀眼。

阿七招呼梅子坐了下来,还是那个角落临窗的位置。

梅子选了一杯咖啡,阿七笑着说:要不要本大师亲自主理一下?

梅子淡淡地笑了笑:好啊,我倒要看看天天摆弄弹簧刀的手能调出什么味道的咖啡来。

在操作台忙乎了片刻,阿七亲自端着咖啡过来,放在了梅子的面前。

花式咖啡有很多种,但五瓣丁香的图案还是让梅子惊了一下:这是丁香?

曾经,很甜

02

五一,花儿们早顾不得北方残留的丝丝寒意,纷纷迎着风傲骄地绽放。

梅子一个人围着操场边上的丁香树转着圈。

阿七从边上经过,顺口来一句:找什么呢?

梅子:丁香花。

阿七:满树都是丁香花,你围着树找丁香花?学傻了吧。

梅子看了看阿七:你不懂,我要找五瓣的丁香花。

五瓣?丁香花不都是五瓣吗?阿七显然疑惑起来,凑到了丁香树前。那一天阿七才懂,丁香花是四瓣的。

阿七转了两圈:五瓣丁香?怎么可能,同一种植物怎么能长出两样来?

梅子:一定有的。

阿七:有什么用?吃了长生不老了吗?

梅子:谁找到了就会得到永恒的幸福。

阿七见梅子踮着脚尖盯着丁香树的高处:你看下面,高的地方我来吧。

梅子点点头,蹲了下来在底下寻找着。

阿七举着头又围着丁香树转了两圈:天,真的有五瓣?

阿七兴奋地拉低了树枝叫起了梅子。一朵五瓣的丁香花,被一群小花儿簇拥着,害羞地躲在里面。

梅子有些激动:找到了,找到了,谢谢你,阿七。

阿七不以为然,不过是不丁点的小花,有啥稀罕的。

梅子拽着树枝不肯撒手:去年五一,丁香花掉光我也没找到,今年找了好几天了,我都要放弃了。

阿七伸手把那朵丁香花摘了下来,递到了梅子的手里:让你一直幸福下去,送给你吧。

梅子捧着那朵五瓣丁香花呆住了:这,这样好吗?

阿七转身走开,头都没回:没什么好不好的,你要是喜欢这棵树,拔了给你。

梅子看着阿七的背影,傻了。

好一会缓过神来,梅子小心冀冀地收好那朵丁香花。她把它制作成了干花,又找来一个集邮专用的小塑料袋,把它密封在里面,夹在了自己的日记本里。

五瓣,你见到了,等着收获幸福吧

在女同学眼中,阿七一直是有点暴力并冷漠的家伙。原来这个男生这么有趣,梅子开始注意角落里的阿七。

阿七经常和老三他们混在一起,那是梅子无法感知的世界,她是尖子生,学习才是她的宿命。

在青春荷尔蒙刚刚燥动的岁月,懵懂的梅子遭到了外班一个男生的骚扰,递纸条,写信,甚至放学路上堵她。虽多次严词拒绝,那小子死皮赖脸,梅子想到了阿七。

阿七二话没说,直接叫上了老三。

放学后,两个人在离学校不远的路边等着。那小子骑着车哼着小曲,正经过阿七身边的瞬间,阿七一伸手把他从自行车上拽了下来,车飞了,他也直接趴到了地上。

老三也没闲着,上去就是两脚,边踹边喊着:你TMD记住了,小子,以后看你敢骚扰梅子的!

梅子扶着自行车躲得远远的,看到那场面,吓得忘记了自行车是骑的,推着车就跑了。

你在奔跑时被女生偷看过吗

03

梅子并没有喝咖啡,她舍不得,她怕弄碎了那朵丁香花。

阿七:梅子,神通啊,怎么找到店的?

梅子瞄了一眼咖啡杯里的丁香花,抬起头来淡淡地说:三哥告诉我的。

阿七:三哥?他告诉你的?怎么可能。

阿七一直晃着脑袋,这根本不是一个频道的事。

梅子:真的。

阿七:好吧,如果不介意,说说吧,高一就走了,去哪了?

梅子眼中透着莫名的情绪,她想起了她临走时送给阿七的那个笔记本:你不知道?

阿七:我哪知,你学霸我学渣,根本不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梅子苦笑了一下:当年我爸调动工作来到这个城市,我就跟着来了。后来考了大学,出国,在国外结了婚。现在差不多回来快两年了吧,就这么简单。

阿七:洋老公呢?怎么没带来。

梅子:他也是从国内去的留学生,回来前就离了。

阿七盯着梅子平淡的表情:哦,离了好。

边说,阿七瞄了一眼梅子无名指上的钻戒。

梅子抬起头晃了晃:这个?自己买给自己的,有了它,免得别有用心的人惦记。

阿七干咳了两声,端起了咖啡吮了一口。

梅子:谢谢你还记得我。

阿七:这是哪话,我得谢谢你,当年中考没有你给我递答案,我能去高中转一圈啊。

梅子躲过了话:听三哥说,你被解雇的?为了一个女同学?

阿七:不为她,我早晚也得被解雇,我就不是上学的材料。你,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梅子:没什么打算,这样挺好的。

阿七:工作呢?

梅子笑了笑:店里还招人不,我来。

阿七:大海归,我这小庙哪养得起。

梅子:那都是浪得虚名,看你紧张的,不给你添乱。以后不想工作了,安静地生活。

阿七:也好,没事来店里坐。

梅子:你老婆呢,不怕她吃醋?

阿七用食指敲了几下桌子,躲过了梅子的目光:怎么会。她去外市给加盟店培训,估计要回来了。

梅子瞄了一眼阿七的手,微笑着说:不怕就好,我可真的会常来坐的,这个城市,好像除了你,我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

阿七:好啊,推荐我家的欢做你的朋友,嘿嘿。

梅子:嗯,三哥也说,你家的欢真的是你祖上积德修来的好媳妇。

说完,两个人略沉默了一片刻。

梅子双手一直握着咖啡杯,终于把手摊开:好了,不聊了,你忙吧,有空再来。

阿七:这么匆忙,要不请你吃晚饭。

梅子:真得走了,以后常来的,不用客气。

阿七把梅子送出了店,总感觉哪不对,盯着她的背影,傻了一会。

别猜了,那是饼干

04

在街尽头的拐角,那辆车还在,她又转头望了望上了车。

坐在驾驶位置的三哥摘下了墨镜扭头看着梅子:看到了?

梅子眼睛一直盯着窗外:嗯,看到了。

三哥:这下好了吧,满足我的梅子一个小小的心愿。

梅子把目光从车外收了回来:三哥,你不吃醋?

三哥:吃什么醋,那是我兄弟。

梅子:谢谢你,三哥。

三哥:一家人谢什么,等我下次来看你,把老七叫上,一起出来喝点小酒。

三哥边说边发动了车子。

梅子又把目光投向了窗户,思绪再次回到了那个年代。

刚上高一,梅子知道要离开那个城市,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爸爸问清了新家的地址还有学校。她想给阿七留份礼物,精心挑选了一个笔记本,把联系地址写里面,同时留了一段话:

阿七:

我知道,我从未走进你心里。可你走进了我的心里,我知道今生大家没有任何可能,但你却把幸福送给了我。

我要走了,无缘再见。

蛮担心你的,以后别抽烟少喝酒千万别打架。

我把这朵丁香花制作成了干花还你。都说五瓣丁香花会给人带来好运的,你说让我一直幸福下去,我更希翼你会拥有永恒的幸福。

在这里,我没有一个朋友,只有你。

地址留下了,记着给我写信。就算今生不见,你也知道我在哪。

梅子

是甜是苦,自己咽了它

在新城市,梅子并没有等到阿七的信。

梅子意外收到了老三的信,内容也没什么特别,只是说说初中和高中的事,又告诉她高中毕业他要参军了。难得有联系方式,希翼和老同学能经常保持联系之类的。

后来梅子上大学、出国,老三一直和她保持着简单的联系。那年她在国外时,国内的父亲突然病重,她没什么朋友,能联系的也只有三哥。

三哥没的说,急急地从北方飞到南方,跑到医院照顾梅子的父亲。梅子从国外赶回来时还是晚了,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后来梅子的老公染了赌博,在国外辛苦打拼的一点家业败光了。他开始酗酒,脾气越来越坏,甚至动不动就对梅子家暴。

梅子彻底断了念想,给三哥打了个越洋电话。

三哥一直在听,最后只说了一句:梅子,回来吧,有我呢!

三哥一定走了狗屎运了

声明:七公子小刀原创图文谢绝他用

阿七的故事系列:故事优选‖龙井//故事优选||少年//故事优选||青年//故事优选||中年//故事优选‖胡杨//故事优选||老三//故事优选||丁香花//故事优选||姐姐

【故事优选】林柳青儿会员投稿绿色通道

【故事优选】非林柳青儿的会员投稿通道

本文由【故事优选】收录,荐文编辑:芳华的日记

故事优选?】为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会员合伙人林柳青儿创办专题。

本专题推荐简叔、林柳青儿旗下会员优秀写编辑文章上榜。

专题创办:林柳青儿

专题主编:七公子小刀

专题编辑:红耳兔小姐姐芳华的日记零点壹弋一、沐恩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