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拉屎有什么了不起?不好意思我还真有点了不起~

文/我是农民30

拉屎,作为自由人最自由的行为与动作,其实,早已脱离了拉一泡屎,擦屁股,冲水,走人的低级生理需求,变成了马斯洛说的自我满足和实现了。

当然,我这个概念中有一个巨大的漏洞,就是忽略了某些客观事实。毕竟,目前中国依然有接近九千万人还处在嗯嗯唧唧老半天,费劲千辛万苦、苦心孤诣,最后不过是蹦出来一个屁的现状,我见犹怜。

所以,对拉屎的定义,我觉得应该优化成:是自由人最渴望能够自由操控,却常常身不由己的生理行为与动作。

那么,问题来了。

为什么我并没有修改新定义中“生理需求”这一结尾,却还要说,拉屎已经上升到自我实现了呢?其实,原因很简单,你先思考这样一个场景。

比如说,按正常情况,大家每个人每天都能定时定量的进行“自由人的自由行为和动作”,且基本上能保证按质按量的实现。但是,某一天,因一些不可抗原因,你作为自由人的行为和动作出现了紊乱,导致今天你多次超额完成“任务”。那接下来的日子,就可能出现这样一种状况,你不仅无法超额完成任务,你连正常实行任务都做不到。就像一个机器一样,你非要等个1-2天,才能重新回到正常的节奏。

这是不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比方说,这件事,体现了量变引起质变。当你的常规任务突然增加,急剧的量变导致身体启动本能保护,于是你开始呈现便秘的质变。而因为便秘的质变,反过来又会影响你的量变,你因此开始减产、甚至停产。

而这一现象,在经过3-4天的调整周期后,又会重新恢复原本的平衡状态。就像一切都不曾发生一样,你又能走入正轨,开心而骄傲地进行“作为自由人最自由的行为与动作”。

文/我是农民30

所以,这又说明了什么?

说明一个行为动作,要想稳定并巩固下来,并不是三两天能完成的,这也就是大家常说的,你想让一件事情自然而然的发生,并成为身体的某种本能,是不可能一蹴而就,一拉了事的,需要大家久久为功。当然,我必须强调我的立场,我并不认为便秘是一件需要且值得巩固下来的事。但是,为什么有些人怎么都不便秘,有些人轻轻松松跟玩似的就便秘了,并且还能让这个便秘长久下去、成为身体的本能呢?还是那句话:坚持的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就发生了。正如憋的次数多了,自然而言就便秘了一样。坚持、持久,是不破的王道,两性关系也同理,我就不展开论述了。

当然,到此,我全部论述的关注点,都在拉屎这件事上,缺少了对于自由人这个个体的关注。其实,这也是很容易被大家给忽略的,那就是:作为操控保质保量完成“屎前”任务的当事人,如何更好的兼顾效率与公平?

你无论如何得承认,这确实是一个值得仔细思考、并付诸讨论的话题。

就比如说,当下,我国经济的发展过程中,如何去平衡局部发展效率与全国人民公平的问题,这难道不是同理吗?更比如,现在很多景区、游乐园、甚至酒店、商场,都大搞VIP服务,VIP不够档次了,还会搞VVIP服务。这当然是为了促进经济的发展,满足一部分先富起来,或者还没富起来但已颇有享受欲的人的需求。然而,抛开商家追逐经济利益最大化这个点,如果是具有公共属性的国家基础设施,是不是就不适合大搞VIP,大搞特权服务了?就像去游览世界之窗,或者鸟巢,八达岭长城等,在商业行为之前,首先这是一个政治行为,是一个展示我国大国风采和气度的行为。

在这样的情况,你说,该坚持效率优先,还是公平优先?反正,我会坚定的选择公平优先。原因很简单,还是从拉屎当事人的角度出发。

如果某一天你的效率非常高,多次超额完成了“自由人的行为和动作”,那么,你就挤占了第二天甚至第三天的量,造成了严重的供需不匹配。如果放在市场竞争的语境下,这自然是好事,优胜劣汰嘛。但是,放在不可分割的整体上,这其实是内斗,轻一点是两败俱伤,重一点就是万劫不复。我想在这个论点上,九千万便秘同胞一定深有感触。

所以,如何保证发展的均衡性又能提振效率最大化,确实是一个相当两难的问题。

我小同桌说,可以采取一个简单的方法,那就是自己把超额完成的任务吃了。我先不说,这个做法很恶心且没有可行性,但他的说法倒是激发了我一点想法。

比方说,可不可以通过增加身体代谢能力,让自产自销的能力增强,扩大自己的产能?又或者,可不可以常态化的引进外部激励机制,用外力驱动提效增速?

以上,是我一次简单的思考,还请不要见笑。

文/我是农民3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