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會風雲録(黑道大哥的故事)九集连载故事之四

上一集

黑道大哥的故事

(15)

“让弟兄们都上去吧!”

奶娘的声音虽然并不高,并且还是那样笑嘻嘻的,但是对于迷惑不解的三野来说,就有如五雷轰顶一般。三野没有丝毫的犹豫,马上回身说:

“大家都先上去吧,守好院子。”

他是急急忙忙地命令手下人撤离的,三野好像已经习惯了听从奶娘的命令。

奶娘一转身就向另一间房间走去,她虽然什么也没有说,三野还是乖乖地跟着奶娘去了另一个房间。他知道奶娘一定有什么话要对他说,三年多来三野对于奶娘的一举一动,他都可以用心去领会了。他从小就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孩子,如果不是家里招到了灭门之祸,他早就可以混迹到朝廷里去做大官了。

可惜的是他的父亲犯了欺君之罪,被最后一个皇上灭了九族,当初三野就是獒爷冒着生命危险给抢救出来的。

那时候好像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就因为獒爷的父亲是三野家里的花匠,而獒爷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小弟弟。私下里,三野经常偷偷地教獒爷看书识字,并且模仿书本上的江湖英雄,结拜了兄弟,在这种生死关头獒爷就拼死地出手了。

最后獒爷带着三野投奔了六合会。

当时的六合会的掌门人,就是獒爷的师叔真人长老。

那时候的师叔,还没有遁入佛门呢。

三野在这一瞬间,脑袋瓜子里是翻江倒海一般折腾。他想起了许多往事,更想起了獒爷对自己的种种好处。

我怎么就鬼迷了心窍呢?

三野好像有些悔恨了。

三十多年过去了,三兄弟已经可以独揽六合会的大权了。在培养第三代掌门人的问题上,他们出现了严重的分歧。

当然主要的矛盾还是獒爷和李二浑的想法不同,李二浑觉得风水应该流轮转,这回就应该轮到我李二浑了。虽然我在各方面照獒爷确实差上那么一点点儿,但是我毕竟比你的儿子要强得多呀。再说了我现在是年富力强,还没老到要听小孩子指挥的程度。人算不如天算,六合会总不能完全按照你獒爷的想法去发展,谁行谁不行,总要听听帮里大家伙的意见吧。

獒爷闭关修行了三年多,六合会在李二浑的领导下也确实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他甚至组织了一个连的地方自卫队,从武器装备和战斗力上来说,并不比六合会总舵差上多少。如果说输也就是输在人数上了,战斗力也是旗鼓相当啊。他似乎已经做好了破门的最坏准备,万一自己不行,就拉出去独立山头。如今这世道,就是枪杆子里面才能讲出一些道理,高攀谁也不如自己有实力。李二浑不止一次地向三野透露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只不过组织地方自卫队的事情他是瞒着所有的人。

我是宁当鸡头不做蛇尾的人,李二浑说。

三野知道了这个情况以后犹如五雷轰顶一般,他没想到二哥会瞒着他干出这种事情。三野不是一个抠门儿的人,他为二哥卖命也从来没有讲过价钱。如今知道二哥居然在背后算计他,他就彻底的有些崩溃了。

“拿我当猴耍?”

三野从来没觉得六合会的什么人会比自己更聪明,更没想到有人会拿自己来当猴耍。本来高高兴兴的他,一口气憋在胸口上,恶心的他直门儿劲地想吐血。

妈的,既然你办事这么不讲究,我跟你还客气啥呀?他开始反过来算计二爷李二浑了。

这就叫你首先不仁、我所以才不义,三野变得理直气壮了。

他通过奶娘向獒爷发出过警告。没想到,好像并没有得到獒爷的信任,最终让獒爷约去谈一谈的竟然会是自己!

三野失望了。

看来獒爷真的是不行了,自己的命运只有靠自己了!三野苦思冥想。

他不想听天由命,他想要挣扎一下。

(16)

奶娘并没有让三野挣扎。

三野前脚踏进了房间,另一只脚还没来得及跟上来呢,形式就彻底的逆转了。

他几乎是在一瞬间,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全身的武装就全部被解除了。房间里并没有别的什么人,就是奶娘一个女人。奶娘这个女人使出的是什么功夫,他完全没有感觉出来。

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反正三野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奶娘只是在自己身上轻轻的拍打了几下......六把手枪就全都到了她的手里。

这可真是静若处子 动如脱兔啊!

三野“刷”的一下子出了一身的冷汗,我这可真是活见鬼了,征战各路沙场三十多年了,从来也没有遇到过这样诡异的对手。

对付自己这样一位久经沙场又杀人不眨眼的男人,她竟然不费吹灰之力?

......

三野两腿一软,他差一点儿就瘫倒在地上,奶娘轻轻的扶了他一把。

“坐下吧,我有话跟你说。”

整个别墅里变得静悄悄的,战事仿佛早就都已经结束了……

三野的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17)

李二浑现在是洋洋得意。

他自己觉得目前自己已经就是六合会的老大了。獒爷显然已经认输了,从獒爷放下手枪的那一刻开始,李二浑就已经清楚地认识到,这一局自己总算是赢定了。

小獒会怎么想,他根本就不会去介意,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把小獒放在眼里。

“怎么样?”

李二浑得意地对獒爷说。

“别来无恙啊,咱们兄弟两个现在必须得好好的谈一谈了,我并不想争夺大哥六合会掌门人的位置,但是如果把支配六合会的大权拱手交给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

“嘿嘿”

“那就要问问我手里的六轮手枪答应不答应了。”

李二浑不屑的眨了眨眼睛。

他对着自己手中左轮手枪的枪口吹了一口气,然后得意地笑了笑,咔嚓一声六轮手枪的机头就扬了起来。

獒爷知道他这是要动手了。

李二浑以为獒爷和小獒一定应该是害怕了,最起码小獒应该被吓得尿裤兜子了吧。因为不要说獒爷,就连小獒也知道他平常的习惯,只要李二浑手枪的机头一张开,六颗子弹就会一起打出去。关上自己手枪机头不动手的可能性,根本就没有过!

“二叔稍等!”

小獒没等獒爷开口他抢先说了句话。

“ 二叔如果只是对我不满意,你尽可以对着我的脑袋瓜子打上一枪。”

“没有必要连累獒爷吧?”

“这样做你就会变得无情无义,会让六合会的兄弟们看不起你了。”

“一个让兄弟们都瞧不起的人,能坐稳掌门人的交椅吗?”

小獒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表现的非常沉着,几乎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嗯哼……”

李二浑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出人意料的声音。这让小獒看到了一线希翼,李二浑杀人前从来都是一声不吭的,他似乎是有些良心发现了,扬起的枪口又向下跌了下去。当然这也许就是小獒一时间的错觉,也就是在零点零一秒的犹豫之间,李二浑的手枪突然向上一扬,他果断的扣动了扳机。

砰......!

砰砰、砰砰砰砰。

院子里的所有人,都清楚地听到了这几声枪响。

可能一切都结束了!突击队的所有人员都是这样想的。说心里话,这些人似乎并没有多少喜悦的感觉,反倒有些失落了。

“这也许就是江湖吧……?”大家都在心里叹息。

刚刚走到院子里的三野,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他听到了熟悉的左轮手枪的声音,这分明就是李二浑的手枪。

“完了!”

他绝望地想。

(18)

当然三野的绝望也只是一瞬间。

他回身夺过了一名突击队员手中的卡宾枪,然后厉声喝道:

“大家把中堂都给我团团围住,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动手。”

然后就迅速地钻进了地下室。

突击队员们虽然都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大家都服从三爷的命令。这支队伍本来就是他训练起来的,平时大家也都认为三爷比二爷要仁义的多。有点什么好事,三爷都不会忘记这帮兄弟们,三爷几乎包揽了大家所有的吃喝嫖赌抽。

三爷就是再生父母!兄弟们说。

三爷这个人,不像二爷那样专横跋扈利欲熏心。二爷整天介看不见一点儿笑脸,弟兄们都有点怕他。

有点什么心里话或者是困难,大家都愿意跟三爷去说。

三爷是有求必应。

说来说去,人的性格是不可能中途改变的。三爷就是三爷,他跟二爷的确是不一样。

这是兄弟们的共识!

这些情况兄弟们早就反映到獒爷那里去了,虽然没有一个人可以见到獒爷,但是所有的情报都悄然无声地传到了獒爷的耳朵里。獒爷不急不躁的向奶娘发出了指令,并且密切的关注着李二浑和三野的动向和反应。

獒爷知道问题一定要出现在李二浑那里了,三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心里十分的有数。

三野是个极其聪明的人,如果动起心眼儿来,恐怕谁也不是他的个儿,可是三野天生就是一个不愿意动心眼的人,对所有的人都是直来直去。因为他是一个经历过荣华富贵的人,人生的大起大落让他本来就放荡不羁的性格,变得更加豪放了。所以三野一向挥金如土。他的口头禅就是:

“钱是什么东西?钱、就是他妈的王八蛋!”

“生不带来死带不去......!”

所以獒爷根本就不相信三野会有什么坏心眼儿,但是当他了解到三野竟然会瞒着奶娘和自己,开辟了一条新的生财之道的时候。獒爷还是有些生气了。

按着道上的规矩,凡是敢于破坏六合会规矩的人,斩立决!

这本应该是没有异议的事情......

奶娘却动了恻隐之心。

“把这孩子交给我吧。”

奶娘比獒爷要大上十来岁,獒爷一直十分尊重她。当然这只是其一,其二就根本没有人知道啦。估计稍微了解一点情况的人,都会悄悄地见了阎王。

这个情况獒爷不会说,奶娘就更不会讲出去了。一般人只知道獒爷的儿子,是她给奶大的。

所以说獒爷和奶娘,对于六合会局外的人来说,就是六合会总舵中的一个超级的大谜团。没有一个人会有胆量去猜破它,大家只知道獒爷就是奶娘,而奶娘也就是獒爷!

这两个人好像是一回事啊!

区别就是一个冷面,一个笑脸儿。

獒爷虽然是冷面,并不会让朋友感到冰寒刺骨,只能让大家产生一种崇敬的心情。而奶娘的笑脸儿,却往往让人不寒而栗,总感觉这个女人的笑脸背后,隐藏着一片杀机和寒气!

总之人的真实性格好像是无法隐藏起来的。

不管是獒爷的故作威然也好,还是奶娘的惺惺作态……都无法隐藏住自己的真实面目。

六合会的弟兄们,对两个人都一样心怀忌惮。表面上都在服从李二浑的指挥,骨子里早就已经认定了獒爷和奶娘了。

李二浑也深深地感到了这一点。

所以他成立了突击队,并且处处给予方便,在吃喝拉撒等各个方面都给予很大的优惠,但是抠门儿的人毕竟是抠门儿的人,兄弟们的心里都清楚得很。

在二爷这里只能混得个酒足饭饱,要想娶妻生子盖房子置地,那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儿。这辈子就别想从良了,只能终老在六合会了。黑道上永远没有退休养老这一说,到了扛不动枪杆子这一天,那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过没有谁也会想得那么长远......

大家图的都是一时的快活。

三爷的所作所为,却让兄弟们看到了一线的希翼。

三爷一向论功行赏,打起赏来全是真金白银。给三爷办事总是让兄弟们能攒上一笔钱,三爷会苦口婆心地对他们说:

“吃喝,我可以管你们够儿,但是嫖和赌你们自己应该控制一下,攒上几个钱娶个婆娘吧?这种打打杀杀刀枪上混生活的人寿命都不会很长,总得留下一个半个传宗接代的后人吧。

不然祖宗都不会原谅你!

不知为什么?三爷说出来的话总是让人心里暖暖的,大家对三爷都是死心塌地的忠诚。

这叫人心换人心呗……兄弟们说。

没有一个人生下来就是狼心狗肺,还不是让世道逼的。但凡有一点办法,谁也不会想着做土匪呀。

娶妻生子买房子置地才是正道。

...... ......

兄弟们听见三爷说:

“快把中堂给我围起来......!”

没用三五秒钟,大家就聚齐了。看见三爷提溜着卡宾枪钻进了地洞里,大家不知不觉地都捏了一把冷汗。

看三爷的神情有些不对劲儿啊,从昨晚到现在三野显的都非常紧张。别看他表面上像没事儿人一样,时不时地还给大家讲上一两个笑话。可是每一个兄弟都深切的感觉到,三爷心里一定有事情。到底是什么事儿?这可是没人知道,大家也不敢去问。因为二爷一直跟大家在一起,他一根接一根地吸着烟,根本就不看大家伙一眼。兄弟们知道,今天晚上肯定是要变天了。

现在洞里响起了二爷的枪声,而三爷却气急败坏的提溜着卡宾枪冲了进了洞里......大家的心头充满了迷雾。

这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远处的公鸡突然叫了起来,大家心里变得越来越沉重了。

十几支卡宾枪都对准了洞口,大家都紧张地等待着。

时间1秒1秒的过去了……

黑漆漆的地洞里却悄无声息。

天、渐渐的亮了。


下一集

老顽童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