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风情

余光中说:“旅行之意义并不是告诉别人‘这里我来过’。是一种改变。旅行会改变人的气质,让人的目光变得更加长远。”

旅行于我,是一份豪侈,哪怕只给我一天的时间,我都会心满意足。

私以为,旅行不一定要放下所有的工作和生活,单独找出时间。即便有时琐事缠身,即便让你放空的时间很短,但只要你有一颗旅行的心,也就够了。

一颗旅行的心,能时时融入大自然,会细致观察眼前的风景,会思索大自然的微妙。

一颗旅行的心,能包容,会体谅,因为会见到不同的人,遇到不同的事,见识到不同以往的生活经验。

一颗旅行的心,是回望,也是展望。大家要在旅行中放空身心,收拾好行装,裹紧爱心,继续前行。

花开正艳的五月,我踏足三亚,加起来一天的自由时间,至今依然回味无穷。

下了机场,我便被三亚的晴空震撼。那些云,那么肆无忌惮,天空是她们自由快乐的舞场,我似乎听到了她们的笑声,清脆爽朗,惬意得不成样子。

那天下午,顾不了阳光刺眼,我去了最浪漫的天涯海角。

一路向西,追着海水,踏着细沙,看过了高大耸立的椰子树,经过了清凉舒爽的热带雨林,我在“浪漫天涯”中触摸“浪迹天涯”的自由。

终于见到默默守候的天涯石和海角石。我找了一处僻静的所在,靠在礁石旁,坐在软软的沙子里,看着在海边欢乐的行人。远处红艳艳的三角梅,那么灿烂夺目,又那么安静沉稳。

放眼望去,似乎这里没什么特别。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就是两块看似普通的石头。

或许,天涯海角的象征意义比这自然景致更动人、更唯美。

先不说悠久的历史传说中天涯郎与海角女凄美的爱情故事,即便“天涯海角”这四个字也足以打动爱人们的心。

我爱你,所以我会追你到天涯海角,湛蓝的海水会见证,绵软的沙滩会见证,那经受了风吹雨打的礁石更会见证。

大家的爱,走过了海角天涯,经历了雨露风霜,一定会像海边的三角梅一样,热烈长久,香气四溢。

如此,走到天涯,行到海角,只是为了表白自己的心迹,向碧海,向流云,向身边的爱人。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情在作怪,总觉得三亚的海水比别处的更蓝,三亚的花朵比别处的更艳。

看了不一样的景致,再品不一样的美食。行到三亚,不能不品正宗的椰子鸡。比起调味料调出的肉,我更喜欢清淡爽口的汤。

果真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遍地可见的椰子,在勤劳智慧的人们那里,发挥了自己最大的利用价值。

庆幸的是,大家住的酒店就在亚龙湾对面,我不肯错过听海的机会。

听海,一定要在晚上。只有在万籁俱寂的夜里,你才能听得懂海的声音,才能面对最真实的自己。

夜深了。我陷在露台的沙发里,听着远处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那么清晰。那点点灯光,像是夜的精灵,浅笑着。我抬头与苍穹中的明星四目相对,那么近,又那么远。

爱极了这样的静,这样的放空。

第二日上午,我还有两个小时的自由,经友人一再推荐,我去了鹿回头公园。

友人推荐,是因为站在鹿回头顶端,可以俯瞰整个亚龙湾。另外,鹿回头还有个美丽的爱情传说。

又是爱情。可能如此美丽的地方,也只有美好的情感可以衬托吧。

一路上坡,大家站在了可以清楚得看到凤凰岛的地方。

三亚的热,很直接。太阳晒到的地方,会感觉热辣辣,一如三亚的热情。但当你站在阴凉地时,你会被拂过脸颊的海风挠得舒服极了。

凤凰岛是个人工岛,真是感慨大家人类的力量,如此浩大的工程,但愿它有所值。

景区很贴心,会提供游客一张留存的纪念照,由他们的摄影师亲自拍摄。

在大家之前,摄影师在给一对父子拍照。父亲腿脚不太灵便,走得很慢,儿子在一边悉心的照顾。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摘下口罩,就好像疫情从未发生过。如果真的不曾发生,那该有多好。

有没有被这个场景的设计者感动到?牵你的手去鹿回头。

“人生莫负海南游,五指山高景物优。最爱凤凰临宝地,三亚难舍鹿回头。”有人如此描述鹿回头,可见鹿回头公园在海南旅游中的地位。

古代一位英俊的黎族青年猎手,头束红巾,手持弓箭,从五指山翻越九十九座山,涉过九十九条河,紧紧追赶着一只坡鹿来到南海之滨。前面山崖之下便是无路可走的茫茫大海,那只坡鹿突然停步,站在山崖处回过头来,鹿的目光清澈而美丽,凄艳而动情,青年猎手正准备张弓搭箭的手木然放下。忽见火光一闪,烟雾腾空,坡鹿回过头变成一位美丽的黎族少女,两人遂相爱结为夫妻并定居下来,此山因而被称为“鹿回头”。

这就是鹿回头的爱情传说。如此,鹿回头寓意美好的爱情,相伴永久。

难怪青年男女喜欢到这里表达爱意,难怪景区会打出“牵你的手去鹿回头”这般吸引人的景语。

热恋中的男女,有谁不希翼自己付出的真心永远不被辜负呢!

走下雕塑,我站在宽阔的眺望台上,再次被眼前的如诗如画所感染。

回首间,坡鹿的雕塑高大静默。第一次听说坡鹿。搜索下才发现,原来在海南岛西部,就栖息着这种海南特有的珍稀物种——海南坡鹿。

资料记载,海南坡鹿是泽鹿的四个亚种之一,曾广泛分布于琼岛丘陵、台地。人类开垦导致坡鹿栖息地减少,加之猎捕活动,坡鹿数量剧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随着人类活动扩张,坡鹿分布点缩减至海南西部地区。上世纪七十年代,仅剩大田、邦溪两个点分别有坡鹿26头和18头。

再次回想那个爱情传说,便有了不一样的感悟。

那个青年猎手,翻过九十九座山,涉过九十九条河,只为追捕一只坡鹿,坡鹿被逼到山崖,转首凄艳的眼神,何尝不是求生的本能。

如是,这则传说或许可以解读为人与动物、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

走出景区,与友人感叹三亚的美。友人有些自豪,竟也有忧虑。

他说,三亚是个适合放松旅行的地方,可短暂停留,不易长久居住。这里没有促人上进的高效机制,没有便捷无忧的配套措施,缺乏高精尖的产业,留不住人才。

不知道是他的一己之言,还是本身如此。

渺小如我,只希翼如此美丽又有魅力的地方,要打造成既舒适宜居又充满希翼的天地才好。

短短一天的旅行,还有没看够的海边,还有未踏足的小岛,留待下次再成行!


分享下美丽的三亚风景: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