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恩泰曾是不婚主义,直到娇妻主动倒追,叩开心扉

喻恩泰说:如果我红,天理难容。

这些年来,喻恩泰几乎一直躲在幕后没什么动静。

很多人不知道他的动态,甚至只认识电视剧里那个 “吕秀才”,连他的本名都不清楚。

当我看完他这 14 年里都干了什么之后,我才发现,有些人的人生,是不能简简单单地用成功去评判的。

他身上不着急成功的样子,真让人羡慕。

看到他我才知道,选择自己想过的生活,是多快乐的一件事。

他整个人表现出来的状态,是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不重要。

他的“不成功”,很大程度上是自己心甘情愿选择的。

从 1995 年到 2009 年,喻恩泰整整读了 14 年的书。

1977年,喻恩泰出生于江西南昌的一个普通家庭。

很多观众知道他的名字,都是通过《武林外传》这部下饭剧。

剧中的“吕秀才”三岁识千字,七岁熟读四书五经,八岁时精通诗词歌赋……

而剧外的“吕秀才”却三岁痴迷于电视,而且不可自拔。

也因如此,小学时他的学习成绩并不算太好,甚至可以说父母对他已经不抱有考大学的希望。

要说转变那就是在初中时代,喻恩泰在初二的某次考试中拿到了全班第一名,回家报喜后父母自然很高兴。

这才觉得儿子是块读书的料,然而接下来的操作却是,把喻恩泰最喜欢的电视机锁到了柜子里。

“从今天起,咱一家都陪着你不看电视了!”

也就是从这一刻起,电视机成了喻恩泰的爱而不得。

只有逢年过节,电视机才能得到“特赦”重见天日,然后与饱受相思之苦的小喻恩泰缠绵几日,“小时候可真是盼过年呀,就对电视机有一种奇特的欲望和渴求”。

高三那年,喻恩泰冲着“电视”两个字,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的电视艺术系。

父母对此极力反对,不仅撕掉了招生简章,还放话儿子肯定考不上,谁成想喻恩泰不仅顺利考上,还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

大四时,同班同学陆毅红遍全国,身边的同学也都忙着接戏,他却保持淡定,一心只读圣贤书。

2000年,喻恩泰以总分第一、英语及专业理论第一的成绩考上了研究生。

这还不够,2002年,他作为交换生赴英国牛津大学学习莎士比亚戏剧,还获得了英国牛津大学全额奖学金。

在英国期间,喻恩泰学习的劲头有增无减。他几乎每天阅读至凌晨两点,被同学称为“两点钟先生”。

同时期,他还在《戏剧艺术》上发表了一篇翻译文章,足足有两万多字,学术词汇极多,翻译难度极大。而《戏剧艺术》不仅是核心期刊,还是国内戏剧论文里最难发表的期刊之一,颇具分量。

这一对比,喻恩泰不知比“不知知网”的翟天临强出多少。

令人惊喜的是,学霸形象之外,喻恩泰还是一位炒股高手。他还曾发表文章大谈炒股,《明星炒股记》被期刊网站收录。

他在2006年底进入股市,“当时投入大概有百万,我当时都是研究了某只股票5年的业绩,还看它有没有做过假账,才购买的。”

喻恩泰曾在节目中说过,股市狂涨的那段时间,财富曾一度每天增加几十万,投资股票的收入比几年来拍戏的收入都多。

2006年时一部《武林外传》横空出世,火遍大江南北,里面的角色个个深入人心,可以说是妇孺皆知。

剧里的“吕秀才”,演员,就在别的演员忙着立人设的时候,观众们已经给他立好了人设,“吕秀才”就是他的人设。

当时说喻恩泰没几个人知道是谁,可一提吕秀才,大家都会知道,不就是他吗。

当时宁财神告诉他:“你要演的是一个满腹经纶、学富五车的秀才!”

为了这句话,喻恩泰熟背《论语》和《诗经》,并认真研读了足足43万字的《论语今读》,就是为了诠释好角色。

结果到了正式开拍的那天,他才知道,原来学富五车的吕秀才,用到《论语》中最多的5个字就是:“子,曾经曰过”。

于是秀才那种满腹经纶却毫无用武之地,只能屈居在同福客栈里打算盘的委屈劲儿,一下子就出来了。

“我觉得编剧太牛了,虽然提前准备了那么多只用到5个字,但角色的怀才不遇我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再者我是演员,为角色付出再多都是应该的。”

大陆第一版《暗恋桃花源》里,喻恩泰演了三年渔夫老陶,身上满是胸毛,嗓音粗哑,还有些结巴。

十年后,喻恩泰的太太问他,原来那版里的老陶是你啊?

电视剧《高粱红了》在央视播出后。

喻恩泰某次去参加发行部门业内聚餐,几个领导都没有认出他,他们谈论喻恩泰演的黄友根,说:那个台湾演员是谁?国民党演的真像。

《火锅英雄》里的眼镜,锅盖头,厚刘海,大眼镜,微胖的身形,憨。

谁能想到这是喻恩泰?

《大秦帝国纵横》里怒斥魏相、舌战群儒的张仪也是他。

喻恩泰,不看演员表就认不出这个角色是他演的。

这是演技的一种境界,一个人可以变成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人。

在这种截然不同背后,有许多喻恩泰自己的思考。

《火锅英雄》里,“眼镜”是开火锅店的中年男人,喻恩泰想:“‘眼镜’是开火锅店的三个人中技术活最好的,要负责电力和炒料,他不能太苗条,不能太秀美,更不可能太精致”。

演《大秦帝国之纵横》里张仪的时候,喻恩泰一直在想,古代的政治家应该长成什么样呢?

他的答案是:历史人物一定和农民长得像。

可是很多人都急着找机会接戏,但当时的他,就没给导演们留过电话。

有个著名导演在聚会上碰见他特别高兴,说:

“终于见到你了,大家影片放了好多年,一直没找到你人。”

—— 慢慢就这样 “过气” 了。

很难得的是,翻翻这个“过气”演员的微博,你很少能看到什么焦虑或者憋屈。

没有太多新戏的宣传,全是他平静的自得其乐的生活。

在微博上写诗:

也晒字,字写得很漂亮:

和家人出去旅行,发发路上的风景:

看着什么都会,却不是那种使劲的卖弄,反而有种随意和快乐。

他的松弛还衍生到了综艺上,上了三次《锵锵三人行》,两次是穿着拖鞋去的。

他在节目上讲莎士比亚,讲日本医疗。

主持人窦文涛打趣他,“一般在大家节目里聊的好的,都红不了。

他的反应很平静,“如果我红,天理难容。”

所以可以看出喻恩泰是个不太贪慕名利的人。

当《武林外传》的其他主演们都活跃在荧幕前的时候,他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喜欢做的事,比如旅行写诗写随笔体验生活陪伴家人。

他的电视剧影片作品,我觉得都是他生活和学习的另一种验证。

比如《大秦帝国之纵横》喻恩泰演的张仪,大段大段的台词,纵横诸侯之间神采飞扬的气概,跟秦王之间君臣相处的微妙。

他跟魏相之间讨价还价的时候,当年靠嘴炮说死姬无命的关中张仪似乎活了。

话剧《暗恋桃花源》,喻恩泰花了4年时间打磨,最终,他饰演的渔夫老陶,成了内地版Vs港台版,唯一的获胜亮点。

《火锅英雄》中一改他往日斯文形象,转而尝试略显臃肿的身型,重庆话学得也不错,不仔细看一开始认不出来这是喻恩泰。

也就是说作为一个演员,喻恩泰是可以在影视艺术作品里把自己的戏表演出彩的,自然有实力。

他的表演实力,最近又得到了印证,那就是湖南卫视《声临其境》第二季,这也是我想说的最近的第二件事。

本来已经口碑不如第一季也没有什么热度,节目第三期除了倪萍赵忠祥合体,最大的看点就是喻恩泰,他现场上脱稿配音所有莎士比亚男性独白中最难的片段《亨利五世》。

倒着念《哈姆雷特》丹麦王子的经典独白“To be or not to be”,还是全程脱稿:

标准的英式英语和充满爆发力的声音震惊了现场所有人。

一气呵成的表演,惹得张国立、王刚和张铁林三个评委和现场所有观众都为他打call。

配音小岳岳的片段,又是脱稿,为了达到最佳效果,喻恩泰投入情景边跑边哭,眼睛都红肿。

这样的专业素养、表演功力,显而易见。

再来说说这么佛系的人,他的太太定是一样有趣吧。

2006年,一部《武林外传》火遍全国。

就在这部剧热播的时候,中国传媒大学的某个女生宿舍里,一群姑娘也正挤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聊着戏里的郭芙蓉和吕秀才。

其中有一个姑娘,她看着戏中的吕秀才,觉得这个人搞笑又可爱,经常指着这个角色,跟身边的同学说:“你们看这个吕秀才,怎么那么好玩?”

彼时,谁也不知道,就在9年后,剧中的吕秀才,竟然真的成了她的先生。

这个曾经迷恋吕秀才的姑娘叫史林子,没错,她的先生,就是娱乐圈里有名的才子:喻恩泰。

每每提起自己和妻子的故事,一向低调的喻恩泰也忍不住满脸笑容,他说:“曾经的我是个浪子,一直觉得男儿应该志在四方,直到遇见了我的太太史林子,我才知道原来有一种缘分叫暴雨倾盆。”

在37岁之前,喻恩泰从来没有想过结婚这件事。

他说,自己当年最大的心愿,就是渴望做一个不一样的演员,希翼能够为艺术事业做贡献。

看到身边的人一个个结婚生子,喻恩泰觉得这样的人生,实在是不适合他。

此刻的他,就像一只在天空流浪的飞鸟,他希翼自己在有生之年,能够多研究一点艺术,多走一些路。

当然,作为一个演员,尤其在演《武林外传》的吕秀才大火之后,身边当然不乏漂亮又优秀的女孩子,但喻恩泰都拒绝了。

那一年,喻恩泰接手一档有关旅行的节目,由于节目组经费不足,不能实现全球各地实拍的要求,只能请一些旅行达人去讲述自己的旅行故事。

喻恩泰就坐在这些旅行达人中间,听大家讲故事,直到有一位姑娘出现在他的眼前。

姑娘皮肤黝黑,看上去活力十足,喻恩泰吃了一惊:“我看她一眼就不敢看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气质不凡的女孩。”

不敢看,不只是因为害羞,还因为当时的喻恩泰还抱着从前的观念:“绝不能让自己陷入爱情。”所以为了避免自己动心,喻恩泰干脆就不看人家。

但不看,不等于姑娘不存在,在节目交流的过程中,喻恩泰发现这个姑娘不仅外表魅力十足,视野和见识也非常人所及。

经过了解才知道,这个姑娘就是旅游卫视当家主播,史林子。

没遇到史林子前的喻恩泰一直认为自己的使命是属于人类的,他会成为一个艺术家,哪怕有一天遇到合适的人,他也会远离她。

就像初见史林子时,他看到大雨中被淋湿的她,明知心中悸动,但仍然远远避开,让司机把车开走,没有载史林子。

可是缘分这件事来了,没有任何人可以逃避。一年多后的机场,两人都因为暴雨而滞留。这次的相遇,迎来的是几个月后的火速结婚。

你可以躲得过一场大雨,但你无法躲过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

2015年,喻恩泰和史林子在北京举办了婚礼,在婚礼上,喻恩泰跟史林子深情表白:“我以前去过很多地方流浪,就像是一只飞鸟,如今我不管去哪里都要回家,因为我的老婆就是我的树林。”

台下的众人看见一对璧人深情相拥,无不感慨这两人实在是太配了。

在演戏这条路上,喻恩泰走得不急不缓,旁人看着都有些替他着急。

但是他自己却不急于去追求名利,反而是享受演戏的过程,并且不断探索新的领域,遇到喜欢的,他就会停下来扎进去钻研一番。

曾经作为河北卫视《中华好诗词》节目几季的常驻嘉宾,他在节目中展现出的深厚的诗词学问底蕴令人惊喜。

挑战者上场往往都把他放到最后一个挑战的对象,甚至不敢对他提起挑战。

可见喻恩泰的诗词功底是被大家公认的。

喻恩泰对此曾表示“我定义的成功,和大家所想的不太一样。

在成功已经被世人定义为名利双收、有地位、有财产的时候,喻恩泰却还按照自己的步调不紧不慢地在生活中前行着,在他看来,过好生活,本身就是一种成功。

推荐2部喻恩泰的影视剧:

《大秦帝国之纵横》张仪。

曾经寒窗苦读满腹才学,想要“学得文武艺,卖于帝王家”,却屡屡碰壁甚至危及性命。哪怕身为鬼谷子高徒,日后的纵横家之首,前期的张仪也是落魄至极、穷困潦倒。

在那样的时刻,你还想要继续一展抱负么?

没有前路再无归途。

哪怕身处绝境,张仪依旧豪气干云:

古往今来,问鼎者都已成为过眼云烟。王侯将相,匆匆过客,但是张仪二字,千年之后青史永存。

一次问答,一个转身,

从此一生都与秦血脉相连。

初入秦廷面见秦王,就敢直言为名利而来。

张子给秦留的第一印象并不算好。

庙堂之上高谈战国七雄,各国在他眼中皆不过尔尔。而以好战嗜杀闻名的虎狼之秦,更是被各种冷嘲热讽:

秦军有鲲鹏之志,征伐频频。秦人有口腹之欲,捉襟见肘。秦风也曾有过蒹葭,而今只剩无衣。

其实张仪的本意,当然并不是引发众怒,而是吸引目光而后给他时间细论横强,最终被以国士相待飞黄腾达。秦国大臣没给他这个机会,然而秦王赢驷却与众不同,并没有生气,而是充满好奇。

无论如何,那个布衣落魄的年轻人,还是给赢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秦国以武力打的魏国毫无招架之力,魏国却耍无赖愣是不愿还回故地。张仪拜为客卿的首战,便是为秦国讨回河西。

河西是秦国的耻辱,当年因积弱积贫,河西被魏国所占。

百余年来,到赢驷时期才最终得以收回。

因之官拜秦相,实至名归。

喻恩泰的张仪真的炸。

《清平乐》晏殊。

要说宋代活的长久的人,晏殊或许排不上号。要论宋代当官时间长久的人,晏殊绝对进入前三名!他从14岁入仕,当官几近50年。

他自小便有神童的潜质,据说七岁就能写诗文,享誉乡里(为什么每个神童都要是7岁呢,难道是传统好的)。14岁时被地方官当做特殊人才,举荐到京城参加考试。

那一年的考试,晏殊同一千多起码20好几甚至30好几的人一起参加考试,他笔底生风、神态自若很快就交卷了。

宋真宗看见这个小神童就很喜欢,立马赐同进士出身。

有一种笃定是,固执的认为,这个角色非喻恩泰莫属。

如此丰满的人设,让学识渊博的喻恩泰饰演真的很到位。

关于演员喻恩泰的报道,一定不会离不开他的学识。

而后是一个好演员。

从他的演出中,大家分明看到了一个有着无限风光的才子,少年得志,才华横溢,仕途风光……这样一个自带光芒的人物本身就是传奇之作,那种融于常识和阳光的品质,让这样一个人物熠熠生辉。

在《清平乐》中,喻恩泰吟唱的《浣溪沙》让所有人动容和泪目。

充分展示了一个演员的修养和功夫。

在这里,学识成了最辉煌的名片,但尽管如此,喻恩泰依然做足了功课,让这个人物更具风采。

而且,为了更加塑造好这个角色,他还专门减肥,让这个角色更加的“玉树临风”。

卓尔不群。晏殊在“众星”的锋芒中更加内敛。演员喻恩泰恰到好处地展示了人物的这一面。

君子坦荡荡。儒雅、安稳、祥和,柔中带刚。

在任何时候他都能保持沉着和智慧。

当大家在享受歌舞升平的快乐时,他却能安静地读书。

他深知:“大智无诈,顺乎天也。”

他一生恪守的礼贤下士,真诚无欺都印证了一种品质:始于才华,忠于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