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必经的阶段

今天是会亲家的日子,这对于我来说,是人生的一个新阶段,儿子成家立业,而我也近升为婆婆,不管做没有做好心里准备,都得接受现实。

早上接到儿子的信息,问我怎么安排,他已经把老岳父岳母接回来,中午到家,看到消息给老公打电话,商量着怎么办?当然老公听我的,不过在我的心里还是以老公认可为主,都是为了孩子好,还是尽量把事情做得圆满为好,何况一个家庭不能讲独权专治,必须民主,人家给了你权利那是对你的信任,更要把事情做好,才是正确发挥权利的作用。

孩子们结婚证都领了,已经是合法夫妻,就是疫情期间不能举办酒宴,可大家亲家还没有见过面,正月疫情都在家里抗疫情,疫情过后他们就出去打工,没有机会见面,而大家这里疫情基本稳定下来,凡是公民扫健康码身体健康可以来回走动,他们得到确切消息才回来,也是为了女儿的终身大事回来。又经过大家的家门,如果怠慢对将来和谐相处会留下隐患,自古以来,男性家庭在婚姻这方面都是处于主动方。若是在小事方失了礼节,也等于失去主动权。

虽然,暂时有难言之隐,但是办法总比困难多,大家不能做装睡的狮子,得想办法往事上办,尽管事情的发展并不以人的毅志为转移,那也不能因此而停滞不前。

这一天都想着见面之后怎么和人家沟通,对方的脾气秉性,我也一无所知,而且老公还不善于交际,现在最大的障碍就是不知道见面怎么打开话题,谈话的主题是啥,尽量做到完美,给对方留下好的印象。

和儿子沟通完,定下请客的时间晚间六点之后,只有晚间老公下班之后时间充足能多聊会天。饭店让儿子选,既然请了,就达到儿子满意,儿子好面子,不能在岳父岳母面前丢了颜面,丢了气场。

六点之后,大家三口人到达饭店,在包间等着亲家到来,都有点紧张不安,这是新的一个阶段,总感觉怪怪的,老公嘱咐我,一会来了你先说话,我不知道怎么说,嘴上这么说,可他脸上的微笑掩饰不了内心的激动,他盼望这一刻来临已经很久了,儿子马上三十岁,怎么能不着急?

这时儿子领着亲家公先进来,他们互相握手,但是看看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后来儿媳领着母亲,先容大家认识,也只是互相笑笑就坐下了。

儿媳笑着说:“大家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双方的父母都不爱说话。”

可别说,亲家公和老公从建筑工程方面,找到了话题,滔滔不绝,我和亲家母却没有话题可聊,今天第一次见面,还是先从儿子小时候的趣事上入题吧,因为并不了解她的脾气秉性,今天出次见面,大家不能急于求成谈婚礼细节,今天算是互相认识,彼此了解一下,婚事过程慢慢再说。

却没有想到,通过三个多小的的交流,彼此大致都了解了,都是农村人,都有着相同经历,不过他们平平淡淡过得很惬意,而大家自己的难处暂时只能藏在心底,大家自己的困难自己解决,不能留给后人去解决。

我对未来儿媳没有啥过份要求,只要对我儿子好,好好过日子,能与我儿子同甘共苦,就好,而亲家公结接过话题说,他们好不是目的,必须对父母孝敬,当然不是大家,而是对你们。

那我对儿子也是这样要求的,对岳父岳母必须超过大家,大家终于找到共同话题,这一点真的改变在心里曾经对亲家的敌意。话不说不透,人不交流就不能了解,走出酒店,亲家公和老公恋恋不舍,还真有点意外。

其实,说句心里话,我对未来亲家没有太多的要求,就是大家门当户对,彼此互相敬重,和谐共处,才是最好的。临走的时候,亲家母小声和我说,她和女儿说,以后生了宝宝她就抱回去伺候,什么费用也不用大家拿,她全全代理。

我笑着说,可以的,宝宝是大家两家的孩子,奶奶和姥姥对孩子的疼爱都是一样的,大家谁有时间谁就带,让他父母抽出时间好好工作,大家配合好了,尽大家最大的努力让孩子们有家的温暖。他们天天快快乐乐的才是大家想要的那种天伦之乐。

这些话不是为了敷衍而说的,而是发自内心,作为父母对孩子的爱,莫过于不给他们找麻烦,独生子女的家庭,双方父母能够和谐融洽相处,就是对孩子最大的爱护。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最好,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做,尽量做个好婆婆,做个好妈妈,让我的家庭从此一天一天强大起来,而不是天天起来就是找吵架的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