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牵强的充值理由

铜牌会员过期10几天了,这两天,一到简村闲逛,就会有治疗静脉曲张的广告拦截我,尤其画面中人物腿上如蚯蚓样青色弯曲的静脉着实影响了我浏览观光的心情,让我毅然决然采取行动。

我十八、九岁正值青春年少时,右腿腿肚子上的静脉血管颜色就有一点点深。工作了几十年后,也许由于我的工作长时间站着,这些颜色深的静脉血管渐渐变粗变黑,盘虬卧龙般的突兀在我的腿肚子上,甚是难看,害得我不敢穿短裙子。后来,站着时间长一些,腿会特别酸。有一天,儿子看到我难受的样子 ,就劝我:妈,您赶紧去看腿吧!别耽误了!先生在一旁不停地催促。我也觉得不能再挺了,于是,决定去医院治疗。

医院离家很近,到医院后很快就办好了入院手续。给我检查的医生,医术精湛,在大家这儿也小有名气 ,治疗静脉曲张这样的小毛病自然不在话下。

检查完,医生就跟我说,得手术。虽然已做好了手术的准备,但一听到“手术”二个字,还是心有余悸。不禁问道:医生 ,手术是把生病的这块静脉切掉吗?会不会留下很大的疤呀?这么多血管切掉之后血液从哪里流呀?

听了我一连串的提问,医生耐心地做了解答:其实,你得病的是一根血管,只要做个微创就能把这个血管抽出来,不会留太大的疤。不用担心生病的血管取出来之后血液循环问题。打个比方,要想让花长得有型有款,需要剪枝,剪完枝之后,花会长得更好,因为花还会憋出杈子。你的血管也会建立侧枝循环的,手术后,循环会更好的。听了医生又形象又科学的讲解,我那颗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老老实实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了。

手术那天,他们爷俩安慰我不要害怕,他俩在外边等我 ,目送我被护士推进手术室。量血压,打麻药。由于是半麻,我能听到切割,缝合的声音。那个时候,不知为什么想道:人我刀俎,我为鱼肉。生杀大权全不由我。好在手术很顺利。当护士把一小盒战利品送到我面前时,我无力又无奈地摆摆手,心里说,终于和你拜拜了,再也不见。

按照医嘱,为了避免形成血栓,护理的家属第一夜要不停上下活动手术的腿。先生打发儿子回家,他一夜没合眼照顾我。

第二天早早地,儿子就急慌慌地带着他做的营养早餐来了。虽然是第一次做饭,却做得有模有样。我边品尝边说:没想到你还会做饭呢。儿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照着视频做的,妈,好吃吗?我连忙点头,说:好吃好吃。儿子高兴地说:好吃就多吃点,这些是我在电脑上查的,利于您康复。

由于先生照顾得好,由于儿子营养得好,也由于我比较皮实,手术第二天我就能下床活动了。那天和我一起做静脉曲张手术的一个农妇,守完术,她丈夫没按医嘱活动腿,在旁边优哉游哉地喝酒。致使她好几天腿用不上力,厕所不高的台阶都迈不上去。我嘴上没说,心里想:没学问真可怕。(原谅我这么不厚道的想法)

第八天回家,他俩要背我回家,我说:不用,我能自己走。我真的自己走回家。

如今,手术后的皮肤光洁,腿走路有力量。可我还是不忍看那些蚯蚓似的腿,那感觉有点像杨朔散文《荔枝蜜》开头编辑说的那样:小时候上树掐海棠花,被蜜蜂蛰了一下。后来,看见蜜蜂心里就疙疙瘩瘩的。

为了走进简村,没有治静脉曲张的广告拦截,我办理了季度铜牌会员。来简村七十多天了,或多或少摸到了一些门道。于是,找到司马陆潘岛主,在他的链接里充了值。

有的友友可能会问,怎么认识司马岛主的?我多次参加他们岛上的活动。什么记忆中的夏天,你人生的第一本书,每日运动打卡……对了,每日运动打卡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呢。

不跟你们在啰嗦了,今天只灵魂在路上了,身体还没在路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