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占元:3跑3抓回的洪金宝曾说满师后想揍他,成龙说他是一生的爹

成龙曾说:“如果没有那十年,就没有今天的成龙。陈志平是陈港生的父亲,于占元是成龙的父亲”。

在《我是谁》开拍之后,成龙突然被一则重大消息压垮了精神支柱。

在得知恩师于占元去世之后,成龙立即停止了拍摄,从拍摄地前往于占元所在的美国。

这次停机让影视企业损失了几百万港元,但纵使片方拿出各种理由来压成龙,却依旧阻止不了成龙。

很多人都知道洪金宝是“七小福”的大师兄,误以为他是最早进入“七小福”的。

实际上该班底不止七个人,高峰时达到了几十个乃至上百个演员,在洪金宝前面,还有正伟、小傅和吴明才三位师兄。

但他们三人均只学了两三年戏便离开,于是洪金宝便顺理成章地成了大师兄,负责帮于占元管理和监督师弟们的训练和生活。

而他们的师父就是于占元。

于占元,武术家,1905年生于北京。

从北京到香港之后,他一边唱戏一边在银幕上演出,还培养了女儿于素秋。

后来,于占元在钱似莺等人的资助下成立了“中国戏剧研究学院”,面向全社会招徒,教学方法等同于古代的戏子学戏。

学生一旦拜师入行,就需要签生死契,学习的多年内,所有一切都要听从师傅的,不得有任何反驳。

不过好在于占元没有误人子弟,他的徒弟们各个都有些真本事。

这个学校虽然名字看着挺大气,但其实非常破旧,徒弟们全部睡在一个屋子里,睡觉的地方是地上的毛毯,条件极其简陋。

为了支撑于占元办学,钱似莺不但出钱,还将自己的双胞胎儿子金龙和银龙送进了于占元学校,随后又将孙子洪金宝也送了进去。

1958年,年仅9岁的洪金宝被家人送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就是戏曲大家于占元开办的中国京剧学校。

论家世,洪金宝的家庭条件可以用“显赫”二字,祖父洪济是老上海滩的影片导演和制片人,奶奶钱似莺是中国第一代武打女明星。

洪金宝之所以被送到那里,全因他小时候太过顽劣,经常逃学生事,给家人捅了不少娄子。

没想到这一送还歪打正着,为他以后成名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洪金宝起早贪黑的练功,为此他还偷偷跑回过家三次,最后一次妈妈含着泪送他回来。

他心里清楚,妈妈流泪不是舍不得他,也不是心疼他,而是为他的不争气伤心和失望。

他答应妈妈自己再也不跑了,那之后他非常专心的练功。

有一次,他在桌子上练倒立,练了一个半小时,当时头和手都麻木了,下来时头部被桌角磕破流了血,而他却浑然不知,还纳闷怎么流的汗是热的。

当时和洪金宝一起学戏的戏班“七小福”:有成龙,元彪,元奎,元华,元秋,元武,那时,洪金宝在戏班的艺名是元龙。

洪金宝也并不是天生就胖,在戏校他学过青衣,后来学小生,彩旦,老旦等。

14岁那一年因为受伤,在医院躺着,原本每天大量运动的他突然完全静养,没有一点儿消耗,加之药物作用,营养补充等等,比猴还瘦的他迅速胖了起来。

那之后,他便在胖的道路上一去不返。体重和体型不仅没有影响他的武打,反而让他成为一大亮点。

武打动作快准狠,从此,他被人们称作“最灵活的胖子”。

学戏三年后,他跑去影片片场做武术替身,跑龙套。

12岁那年,洪金宝以童星的身份进入影片圈,出演首部影片《爱的教育》。

成龙当年拍摄影片《我是谁》,在荷兰鹿特丹马士基三十层大厦惊人一跳,获得吉尼斯最危险动作镜头纪录。

成龙当时说这一跳是为了纪念当时刚刚去世的师父于占元。

“对于我来说,陈志平是陈港生的父亲;但是,于占元是成龙的父亲。”

成龙在于占元师父那里度过10年,能成为最富盛名的功夫巨星,离不开师父早年的严厉教导。

青春期的成龙已经在于占元师父香港中国戏剧学院里生活了几年,母亲每周末来看望一次,父亲依旧在澳大利亚工作,好几年没相见,成龙只有从寄来的录音带里才能听到父亲的声音。

“我收到了你母亲的来信,明天她要来学院,还要带你父亲来。你准备下。”

饭后,于占元师父对成龙说。整整一夜,成龙翻来覆去,等待确实太烦人,毕竟已经几年没见过父亲。

悉尼的工作并没有让父亲变化太大,还是记忆中那样高大、严厉。

“阿炮,你长大了,也许你用不上这个名字了。”

父亲想起成龙的小名,声音有些沙哑。

师父于占元肯定了成龙这几年的努力,表扬他是院里最好的演员。

成龙父亲为感谢于师父对成龙的教育,当天给学院带来一餐晚宴。

相聚终有告别时,其实成龙父亲这次前来,是要带成龙的母亲一起去澳大利亚。

“于师父,我和妻子将离开香港,我想请你考虑收养我的儿子做你的教子。”

父亲说。

于师父看着成龙,“他不是表现最好的,但是有潜力,我同意收养他。”

师父打开了一个盒子,里面是一条闪闪发光的金项链,他将链子戴在成龙的脖子上。

“从今天开始,你要像儿子一样对待我。”

从此以后,成龙一连好多年都没有见过父母,直到成龙长大成人。

戏剧学院的训练非常枯燥,大家早上5点钟起来训练,一直训到12点吃饭。

饭后继续训练,一直到夜里。每天平均睡眠6小时,非常辛苦。

当时的戏剧学院经费不足,学员们住的地方很简陋,所有的师兄弟都打地铺睡在一间屋子里。

地上是一张地毯,很多年没有换过,上面有各种脏东西。

成龙就在自传中曾说,大家吃饭睡觉撒尿都要在一起,地毯上有各种脏东西,比如剩饭剩菜,比如师傅的痰,比如大家鞋底的脏东西。

进入戏剧学院的学员都要和于占元签订3年、5年、8年、10年的合同,一经签订不得更改,在此段时间属于师父的“私有财产”,就算被打死,家人也不得追究。

在此期间的收入也归师傅所有。

后来,成龙和师兄弟们开始干武行赚钱,每月是65块,于占元拿60块,徒弟们只有5块。

随着成龙和师兄弟们的长大,大家觉得这种分配方式非常不公平,就集体去找师傅,要求多分点钱。

于占元说:“你们都长大了。”

然后深叹一口气就走了。

不过,从此后,他们每月都能拿到了30块。

当时,所有的学员早已厌烦了日复一日的训练和学表演,最大的愿望就是希翼能登台演出。

终于有一天,于占元挑选出了7个优秀的孩子,组成了“七小福”,开始登台演出。

洪金宝是大师兄,艺名(元龙),师弟们有:成龙(元楼)、元彪(夏令震)、元华(容继志)、元奎(殷元奎)、元秋(张转男)、元武(周元武)等人合称七小福,七小福不是固定七个人。

元秋出生在曲艺世家,父母均不是香港人,但是为了唱戏谋生来到了香港发展,日子过得非常艰辛。

小时候家里没钱,而且因为父亲的职业,导致重男轻女的现象很严重

元秋有两个姐姐,这让其父亲异常地想生个儿子,她还没出生名字就想好了,叫张转男

看名字就知道父母多想生个儿子,但是天公不作美啊,第三个孩子依旧是个女孩。

这让父母心里不舒服,家庭条件又艰苦,就开始嫌弃她。

恰巧当时香港影片发展正旺,“中国戏剧研究学院”的创办者于占元打算培养一些女打演员

元秋父亲决定把她送到于占元那里拜师学艺

虽说已经拜师,但是因年龄尚小,一直到元秋7岁才去师门学艺。

元秋可以说是洪金宝、成龙等“七小福”成员的大师姐。而且在戏班中非常有威望。

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元秋敢对他们“毫不客气”

在对戏的时候洪金宝自己改词,直言教育洪金宝

而如今的成龙成了巨星,被大家尊称“大哥”,但元秋依然叫他“大鼻”

洪金宝成龙都不敢惹的存在。

不管怎么样,元秋都曾是他们的大师姐。

元秋17岁时开始踏入影片圈担任替身,是当时少有的女替身,年轻时的元秋相貌清秀,身材消瘦,也是一名靓丽佳人,那时很多当红的女星都乐意找她做武替,如凌波、秦萍、李菁、金菲等,简直数不胜数。

尽管元秋长得不错,又有真才实学,而且胆子大,肯拼命,从几层楼跳下去,都直言自己没事,她的敬业被人称赞,但在那时并不需要真正会打的女星,而她的本领也成为了鸡肋,并不能为她成为演员增色多少。

元秋曾说:有导演看中我演一个村姑的角色,说可能有3000元月薪。但我当时想,我做替身一天150,有时还兼做两组。演戏那么累,不如做替身算了。

她就是这么有话直说,很少矫揉造作,也正因为这样的心态,她在影片中露面的机会并不是很多,而是在幕后不断成就更多的好影片。

22岁时,她签约进入大地影业企业,曾出演动作片《顶天立地》、《女警察》,而且24岁时,她还因在泰国拍摄的007系列影片《金枪人》(又名铁金刚大战金枪客),成为了邦女郎的鼻祖。

28岁时她也曾出演动作影片《五大弟子》和武侠影片《五爪十八翻》,但在年轻的岁月里,她留下的痕迹,在观众眼中是极淡的,因为在那时的娱乐也存在着极严重的重男轻女现象,元秋多少有些英雄无用武之地,于是在最美的年华24岁息影嫁人了。

"包租婆"这个形象,已经成为了元秋的一个标签,大家一看见她的样子,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包租婆"的样子。

在出演《功夫》之前,大家对元秋这个人也是很陌生了。

直到这个角色之后,元秋的知名度又慢慢上来了。

元秋会出演这个作品,完全是一个意外,当时元秋是陪自己的师妹元菊去试镜的。

在等待过程中,元秋就这样翘着二郎腿,一边看报纸,一边等自己的师妹。

当时周星驰看见元秋这个动作之后,就觉得她是自己心中"包租婆"的最佳人选。

于是他就立马向元秋发出邀请。

可是这个时候的元秋已经54岁了,都息影十多年了,并没有要复出拍戏的想法。

可是对于周星驰这样一个"强迫症"来说,除了元秋之外,没有谁能够演好这个角色了。

最后在周星驰的再三请求下,元秋只好接下了这部剧。

这部戏上映后,元秋的片约就多了起来,像《雀圣》两部还有《美女食神》等等一些剧本都找到了元秋出演。

跟王晶合作、跟马俪文合作,拍摄的影片一部比一部经典。

《功夫咏春》《方世玉》《龙门镖局》一部比一部出彩。

后来元秋感觉拍戏又拍够了,就不再接片约了。

这种性子让洪金宝和成龙都直摇头,毕竟只要元秋想火,洪金宝和成龙都能把她捧起来。

元秋后来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这么多年了,都放弃了做演员,只想着给儿子娶了媳妇,有了孙子带带孙子,在打打麻将。

别看元秋是大大咧咧的,但是也有忌讳。

比如拍《功夫》的时候,武术引导是洪金宝,洪金宝也是元秋的师弟,可是半路洪金宝被换了,每次记者问起来,元秋就开始插科打诨不回答。

然后就是自己的丈夫,元秋跟丈夫离婚后从来没有提起这段感情,毕竟这是心中的痛苦,谁也不愿意让别人在自己的痛苦上撒盐。

元秋对待自己的孩子孙子外孙子是很温柔的,有着长辈的风范。

元华是香港TVB最为著名的老戏骨之一,相信大家对他最深的印象,则是在周星驰《功夫》的影片中,饰演包租公的角色。

虽然作为前辈人物,已很少再为主演,但是作为配角,却也起到了扶持新人的作用。

而且,恐怕大家不知道的是,元华是著名的“七小福”之一,与成龙、洪金宝、元彪等同为师兄弟。

而元华给人的银幕印象一直是反派形象深入人心,在80年代成龙、洪金宝、元彪主演的许多影片如《飞龙猛将》、《急冻奇侠》、《东方秃鹰》中,他总是扮演功夫最利害的反派。

元华原名容继志,由于身材好,能够做到很多高难度动作,被公认是七小福中身手最好的武生。

到了1971年,因受到影片的冲击,京剧在香港渐渐没落,中国戏剧研究学院已经无法维持,只好解散,七小福师兄弟们只好各自另谋生路。

这其中洪金宝、成龙、元彪、元奎、元华等人都进了嘉禾做龙虎武师,他们遇到了第一位伯乐——李小龙

1972年,元华参演的第一部影片,就是李小龙的热血功夫片《精武门》

由于跟斗翻得漂亮,瘦削的身材又与李小龙颇为相似,他成了李小龙的专用翻跟斗替身,人送外号“跟斗王”。

在片中,他还饰演了在黄浦公园门前挑衅陈真而被海扁的那个日本人。

到了1973年,在《龙争虎斗》中,他有了更为炫技的演出,在超过常人身高的高度空翻后稳稳落地。因此他得到李小龙的肯定,准备带他一起去好莱坞闯荡。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1973年7月20日李小龙猝然离世,令元华、林正英、陈会毅的好莱坞影片梦化为泡影。

不久之后元华加入洪金宝的洪家班,在众多影片中担任替身和跑龙套,偶尔也会演一些很难让人记住的小角色。

因为常为影星做替身,动作又漂亮,他又得到了“影后”的外号——“影”就是拍摄,“后”就是后背,“影后”就是只拍摄到后背。

1985年,洪金宝监制、刘镇伟执导,林正英、钱小豪、许冠英等人主演的《僵尸先生》开拍。此时的师弟洪金宝是老板,而在影片中,元华饰演的是一个几周不卸妆的僵尸。

多年以前他跟洪金宝是同门师兄弟,与男主角林正英在李小龙身边是其左膀右臂,他心里有落差吗?

真没有,元华曾回应过媒体的挑拨:看见他们成功我很欣慰,他们比我更努力。

元华没有成为天王巨星是因为他不够努力吗?

时也,命也;时也,运也。天王巨星只是观众们给予演员们的评价,而对于真正的演员们来说,演员只是他们赖以求生的职业。

元华从业48年来,不管是在幕后,还是台前,其受过的伤不计其数。

可有些伤,对于明星们来说,成为了勋章。

而对于专业、敬业的演员们来说,只能把它们偷偷隐藏。

我在片场都差点死过几回了,这没啥好说的,大家都一样:选择什么,你就要承受什么。

2005年,元华凭借周星驰影片《功夫》中的包租公一角,在夺下了第24届香港影片金像奖最佳男配角的同时,更是获得了第10届香港影片金紫荆奖最佳男配角奖以及第1届全球华人金艺奖最佳演员奖。

在金艺奖的颁奖典礼上,元华的发言很简短:

我只想说:老天没骗我,我努力了!

说起香港的打星知名度最高,也最受大家喜欢的可能是成龙洪金宝

跟他们同期的还有一位叫元彪;元彪是两人的师弟,当时在很多人心里的地位还是蛮高的。

在八十年代的香港动作影片正是蓬勃发展之时,那时候元彪还总是出现在一些经典的动作片;

当时成龙、洪金宝、元彪他们三个人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印记。是很多港片追随者的回忆。

三人合作的《A计划》、《夏日福星》这些影片也都已经成为了经典。

嘉禾就是靠着福星系列影片和他们三个的组合,维持着七十年代李小龙许冠文积累下来的名声和人气;是当时香港知名度最高、最炙手可热的影片企业。

1973年,李小龙的离世让迅速发展中的香港影坛没有了顶梁柱,烈火烹油的时代刚刚拉开帷幕却没有了主菜。

欲望混合着梦想,砧板上满是虎视眈眈的目光。

也就是那一年11月,成龙给远在美国打工的元彪打了一个电话:“香港影片的行情不错,功夫影片要流行了,你快回来!”

元彪忙不迭的就到了香港跟着洪金宝与成龙混,没过多久就演了洪金宝为其量身打造的《杂家小子》,一炮而红。

成龙曾经说过:

“大家在停止打闹的时候许下诺言:如果大家当中任何一个人有机会制作影片的话,大家就得找自己的兄弟一起拍摄。”

当然,他们也是这么做的,七小福一行人拧成一团,包揽了香港辉煌的80年代。

眼看师弟元彪的工作现已平稳,洪金宝逐渐操劳起元彪的婚姻大事起来。

这一小兄弟跟成龙、元华这些人不一样,自小就羞涩、内敛,连跟女孩讲话都害怕,更别说谈恋爱了。

1982年,洪金宝找来了保险业务员彭秀霞,和陈勋奇、吴耀汉等等一起拍《提防小手》。

在这部影片中,洪金宝不但让元彪出任动作引导,还叫他一对一地教彭秀霞演戏。

一个非科班出身演员,洪金宝为什么请她演戏?又为什么让元彪一对一地教她?

他是想竭力撮合这一对儿,果然,1983年元彪和彭秀霞结婚。

在2015年的时候,元彪女儿的婚礼上,元彪用纸巾抹着眼泪说道,如今女儿终于出嫁了,非常感谢大家和我的好朋友们,感谢大哥洪金宝,他帮我找了一个好老婆,感谢成龙大哥。

他让我帮他拍了很多的影片。

他们的师父就是于占元。

香港有两个人写词极好,一个是林夕,一个是黄伟文。

黄伟文给陈奕迅写《不知所谓》,冷门的歌曲,讲一对心心相印的男女,像是恋人的关系,“陪着你聊天聊地,由手机讲到鸡尾酒,由蕃茄讲到北美洲,由巴哈讲到将进酒,由光纤讲到于素秋。”

但终究两人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我抹角转弯走到这个路口,我却没有讲我很爱你。”

低吟浅唱,是隐隐的美好。

手机鸡尾酒,番茄北美洲,巴哈将进酒,好理解。可那句“由光纤讲到于素秋”,让好多人看不懂。

写词的人也没有释疑,我猜,这里的“于素秋”就是5月12日因肺炎去世的于素秋。

于素秋(1930-2017),八岁学刀马旦九岁登台,擅打脱手北派。

1948年从影,共演出二百多部影片,包括《五虎断魂枪》、《关东三女侠》、《仙鹤神针》、《火烧红莲寺》、《碧血金钗》等。

于素秋去世,成龙发文悼念“大师姐于素秋离开了。

现在很多年轻人可能都不了解她,不知道她曾经是著名的刀马旦和武侠女星。

她是师父于占元的女儿,也是我的姐姐,她这一生,活的够精彩,留下了很多作品。

我曾经说过,陈志平是陈港生的父亲,于占元是成龙的父亲。

姐姐,七小福永远是你最忠实的影迷和家人。大家会一直记住你,怀念你。 ”

文字中透露出对大师姐的不舍以及他们至今那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感情。

于素秋,原名于凤,出生京剧世家父亲是著名京剧武生于占元,受到父亲的熏陶下,于素秋女士自小开始学戏,擅打脱手北派,与父亲创出「双飞」踢枪。

她还是「七小福」大师姐,而「七小福」成员包括:成龙、洪金宝、元彪、元华、元奎、元彬及元秋等等。

14岁从影的于素秋,叱咤五、六十年代影片圈、主演超过400多部作品,是著名刀马旦及武侠女星。曾和六位著名的粤剧演员余丽珍、邓碧云、吴君丽、南红、林凤和罗艳卿结义金兰,号称“八牡丹”,于素秋是其中的“黑牡丹”。

当时在粤语长片中,于素秋和有“银坛铁汉”之称的曹达华因为一起演戏,是观众公认为最合衬的“银幕情侣”,所以一直被误以为是夫妻,后来他们一起澄清了误会。

其实在1966年,于素秋女士就与粤剧名伶麦炳荣结婚,此后息影过上相夫教子的幸福生活,并移居到美国生活,与子女及孙儿过着平静安闲的生活,闲来以打麻将为乐,亦偶尔与爱戴她的影迷相聚。

于素秋女士最后一次现身的公开活动,是2009年她专程由美国回港,出席「七小福」成立的50周年晚会。

那时成龙也跟大师姐合照,知道于素秋女士去世的消息后,成龙也发微博悼念这位像亲姐姐一样照顾自己的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