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汉初三杰 兵仙韩信【16】(宴上护主)

兵仙韩信【16】(宴上护主)


刘邦向项羽谢罪,说清误会后,两人冰释前嫌,项羽还特地准备酒食宴请刘邦。

吃酒前,范增悄悄对项羽说:“沛公胸有大志,日后必将与你争天下,如今他主动送上门来,正是铲除他的最佳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去安排。”

项羽没有表态,心想:“如今我已是天下霸主,一个小小的刘邦算什么?人家来谢罪,杀了他,显得我心胸狭隘。再说,毕竟大家以前结拜为兄弟,兄弟相残,不仁不义,恐怕天下人会笑话。”

他知道范增脾气,如果阻止,免不了又是一番义正言辞,什么大义小义的,所以默不作声。

范增以为项羽默认了,说:“项王您摔杯为号,大家就开始动手。”

宴会正式开始,范增安排十多个刀斧手隐藏在宴会大厅旁边的厢房里,对他们吩咐道:“只要看到项王摔杯,就冲进出去宰了刘邦。”

韩信是宿卫,自然知道范增的这一计划,他透过门缝,悄悄看了看刘邦。

刘邦身穿战甲,披着红色风衣,腰系三尺宝剑,脚穿黑色皮靴,气宇轩昂,豁然大度,举手投足间,自带王者风范。威严而不失和蔼,睿智而略显圆滑,望之亲切,视之如故人。

这是韩信第二次见到刘邦,一个念头从他心里产生,他想暗中帮助刘邦,帮他逃过这一劫,以便日后辅佐他,以求用武之地。

韩信观察了一下大厅的情况,项王、项伯坐在上面,面朝东方,下面安排了两排桌子,中间空出了三米宽,五米长的行道。

古时候的桌子比较矮,菜品摆在桌上,人跪着席地而坐。

项羽的义父范增面朝南方坐,沛公面朝北方坐,张良在旁侍候,陪坐在刘邦旁。

席间,范增几次给项王递眼色,项王装作没看见,并且三次拿出身上佩戴的玉块暗示项王,项王置之不理,视若无睹。

刘邦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顿酒没那么简单,说不定刀斧手就隐藏在帐外,不然范增也不会频频示意。只要项王一声令下,刀斧手便冲进来,自己脑壳就要搬家了,暗道:“酒宴才刚刚开始,如果此时走,项王肯定要发怒,他发怒,自己就完了。可是,如果不走,此地危机四伏,令人瘆的慌。”

刘邦感觉犹如芒刺在背,坐立不安。

过了一会儿,范增起身向里面走去。他找来项庄,对他说:“项王不忍心动手,你现在前去敬酒,然后表演舞剑,趁机把刘邦刺死在座位上。不然的话,以后大家都要死在他手里。”说完,范增回到了大厅。

韩信持戟站在门外,听到了范增他们的谈话。

项庄正要前去敬酒,路过巷道,韩信拉了一下项庄衣角,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刀斧手都准备好了,项王迟迟不下令杀刘邦,你知道为什么吗?”

项庄一脸困惑,他认得韩信,知道韩信是项羽的宿卫,离项羽近,好奇道:“为啥?”

韩信拉他到角落,小声说:“因为项王根本就不想杀刘邦。你是打算违背项王意思听范增的话杀刘邦呢?还是违背范增的话顺项王之意不杀刘邦?你可得好好想清楚了,别搞得像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项王意思不可违,刘邦不能杀。我劝你不如假意舞剑,两边都不得罪。”

在项庄心里,项羽的意思是万万不能违背的,他决定听韩信的话,“假意舞剑”。

项庄敬完了酒,向大家讲到:“军中没有什么娱乐节目,在下献丑了,愿意舞剑为大家喝酒助兴。”

项王点头道:“行。”

项庄开始表演,剑舞得时而轻快,时而缓慢,偶尔腾空跃起,刺出一剑,偶尔左右横划……动作灵巧,令人眼花缭乱。

突然项庄刺出一剑,剑锋直指刘邦。

这一剑看似危险,其实只有项庄自己心里明白,是虚张声势而已。如果真要杀刘邦,自己走到他面前直接就刺了,何必眼花缭乱地舞来舞去。

沛公吓得冷汗直流,急忙看向项伯,这时项伯道:“一个人独舞,不如两人双舞。”于是拔起剑,和项庄一起舞。

项庄正好借驴下坡,为了不让范增起疑心,演得更加逼真,他剑刺刘邦,项伯常以身体遮挡,项庄不得刺。

张良溜了出来,见到樊哙。

樊哙着急问:“里面情况如何?”

张良回道:“里面情况十分危急,项庄舞剑,其意常在沛公。”

樊哙气愤地说道:“欺人太甚了,让我进去,和大哥同生共死!”

他一手拿着盾牌,一手提着剑,跑向军门。

两边的卫兵叉戟阻挡,樊哙用盾牌撞倒两个卫兵,十多个卫兵迅速把樊哙围了起来,双方正要激战时,韩信作为宿卫队长,示意卫兵散开。

樊哙经过韩信身边,韩信小声说:“壮士尽义气,沛公可脱险。”

樊哙意会,来到军门,身后披着营帐的帷幕,眼睛瞪着项羽如铜铃,头发根根向上竖起。

见樊哙闯进来,项羽一手按着剑,冷冷说道:“壮士,你是哪位?”

张良连忙先容说:“沛公的警卫樊哙。”

项羽英雄本色,一身豪气,说:“好一个壮士,赏他一碗酒。”下人端来满满一海碗酒。

项羽招待壮士有一个习惯,用海碗。

樊哙拜谢,然后站起来,端起盆子一样的海碗,咕咕一饮而尽,滴酒未洒。

项羽道:“赏他一根猪腿。”下人拿来一整条猪腿。

樊哙把盾牌反过来放在地上,猪腿放在盾牌背面,用刀切着,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吃相不雅,狼吞虎咽。

项羽又问:“壮士还能喝吗?”

樊哙是直爽之人,憋不住话,脑子一热,一吐为快,说道:“我死都不怕,一碗酒还推辞吗?秦二世有虎狼之心,杀人不计其数。给人用刑,唯恐用得不够狠,因此天下人人都背叛他。楚怀王与诸将盟约:谁先破秦入关,就封谁为王。如今沛公先破秦入关。入关后,连根毫毛都没拿,封存府库,还军霸上,日夜等待项王您的到来,之所以派兵把守函谷关,是因为非常时期,怕盗贼出入和出现意外情况。沛公劳苦功高如此,不敢奢望大王您的封赏。如今,大王您听信小人谗言,欲诛有功之人,这不是走秦代老路吗?我深深的为大将军感到不齿,大王您不应该让天下人寒心!”

项羽态度沉着,没有反驳,只是说:“坐”。

樊哙挨着张良坐下。

坐了一会儿,刘邦见机会来了,他了解项羽脾气,樊哙的一番慷慨激昂,让项羽欣赏这位壮士。于是刘邦借机起身去上厕所,准备开溜。起身时,他悄悄地跟樊哙使了个眼色,樊哙意会,和刘邦一同出去了。

刘邦出来后说:“我出来,没有向项王告辞,如果悄悄的走了,不妥吧。现在怎么办呢?”

樊哙道:“干大事的人,不必顾及小的礼节。懂大礼的人,不会在意小小的辞让。如今,人家为刀殂,大家是鱼肉,没必要去告辞。”

刘邦恨不得马上回去,走之前让张良留下来辞谢。

张良问:“大王来时,带了什么礼物?”

刘邦说:“我带来玉壁一双,打算送项王,玉斗一双,打算给范增,由于当时他们有怒气,没敢献出来,你为我献出去。”

张良道:“遵命。”

沛公丢下车骑和侍从,独身骑马,让樊哙、夏侯婴、靳彊、纪信一手持剑,一手持盾从旁奔跑跟随,从郦山下,抄芷阳间的小道回去。

走时,刘邦对张良说:“我抄近道回去,不过二十里。你估计我回到到了军营,然后再进去辞谢。”

张良在外等着,按时间估计沛公已到军营,于是进去辞谢,说道:“沛公不胜酒力,已经醉了,不能亲自前来告辞。他特别交代我,让我代他恭敬地奉上玉壁一双,献给项王您,恭敬地奉上玉斗一双,献给义父范增。

项羽问:“沛公现在在哪儿呢?”

张良回道:“沛公听说大王有意责怪他,现在已回军中了。”

项王接过玉璧,放在座位上。

范增接过玉斗摔在地上,然后拔剑击碎,骂道:“哎!项庄这帮小子,没办法跟他们共谋大事,错失了良机啊!夺取项王天下的,必然是刘邦,以后大家都要被他俘虏!”

刘邦到了军中,马上诛杀了曹无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兵仙韩信【15】(鸿门前夜) 三天禁闭期满后,韩信被放了出来,听闻二十万秦军已被坑杀的消息,他眼角含泪,心里满是痛...
    风清九剑阅读 4,961评论 156赞 205
  • 第三章第一节早期经历 周赧王五十九年(公元前256年)冬月二十四(12月28日[1]),刘邦出 刘邦 生于 沛 丰...
    一生何求_66df阅读 85评论 0赞 1
  • 《大风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1.刘邦的传奇色彩: 刘邦出生:刘媪在湖边做了春梦...
    EasyChill阅读 723评论 2赞 6
  • 夜深了,月亮透过云层,照在汉军方形帷帐顶上,泛出灰白的微光。几个巡逻兵手拿长矛来回地走着,不时打着哈欠。 一个高瘦...
    月儿上山了阅读 1,883评论 49赞 40
  • 易中天品人录之项羽(一)贵族与流氓 项羽最后还是打败了。他败在了刘邦手里。 项羽怎么会败给刘邦呢?项羽是英雄而刘邦...
    关念阅读 1,161评论 4赞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