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柳臻逸 赵婷(4)

老师抱开赵婷,发现那个女孩子的嘴被赵婷撕烂了,有血流出来。她不敢看赵婷,只是呜呜地哭。

小朋友们在激烈的场面结束之后慢慢又恢复了欢快地游戏。

小孩子打打闹闹本来就平常,转个身就会忘记。

不管是赵婷还是那个女孩子好像也没什么,一会儿就又各玩各的。

放学的时候,大人来接。

那个大女孩子看见她妈妈,好像又想起被赵婷打的事情,也可能是嘴巴还是疼的吧,马上就大哭起来。

大人总要问的,老师就把情况说明了一下。

幼儿园放学,多热闹啊!那么多人!围着看!

小孩受欺负,大人不开心。

小孩对小孩,大人对大人。

赵婷是爷爷来接的。

人家妈妈不愿意了!

就指着赵婷的爷爷大声数落:“你们家的,不是抱来的吗,不是野的吗?”

赵婷爷爷在村里一直都是老实巴交的,也还不来嘴,只是涨红脸,想说又说不出来!

“大家家的孩子被她打成这样,你们要赔的!”

赵婷跟养父母待的时间不长,说不上感情,一直都是爷爷带的,自然最亲。

赵婷看着爷爷被人家说,冲过去抱着那女人的大腿一口咬下去,那女人是真没防备,没想到赵婷这么凶很,疼得跳了起来,甩开了赵婷。

这是幼儿园历史上最混乱最热闹的一天!

那女人要扑过去打赵婷,老师和赵婷的爷爷把赵婷藏在身后,那女人只一脚蹬到赵婷爷爷的身上,老汉一个趔趄,没被蹬倒。

据说,那个女的去打了破伤风针,赵婷的养父母也从江对面回来,狠狠骂了赵婷一顿,给人家赔了钱,道了歉,事情才慢慢平息。

从那时起大家这一批的,甚至比大家大一点的,都没人敢欺负赵婷的,连大人都敢咬,你试试!

但是谁又能封住悠悠之口呢?总有人人前人后说,赵婷再大一点的时候终于知道养父母不是亲生父母的事情。伤心总是难免的。

养父母和她没有多少感情,她只认爷爷。爷爷才是亲人。

赵婷还是喜欢笑,但是没有多少人敢亲近她。

小学二年级。

有一次,有个女生又说赵婷是抱来的,不是亲生的,赵婷正好走过。赵婷也没有生气,笑嘻嘻地走到人家跟前,人家朝后一退,大概是做贼心虚吧,背后说人坏话正好被人撞见,尴尬吧!

赵婷继续逼过去,那个女孩子退无可退,赵婷上前,两手又抓住人家的嘴角,笑着说:“我不撕烂你的嘴,你回去问问你妈,你也是捡来的。也许还是充话费送的。”直盯盯看着人家,那女孩子被她看得发毛,终于支撑不住,大哭起来:“我以后再也不敢说你了!”

大家小时候也会问大人,大家从哪里来的。他们常常不说实话,大家得到的答案往往是,从大渠里捞出来的,从哪里捡的,充话费送的。反正大人的话在很长时间里都让大家很迷茫。

那个女孩子我估计回到家得到这样的答案,一定伤心欲绝。只是说别人的时候很痛快罢了。

赵婷终于知道自己的身世,三年级以后,上学的日子,每个星期天她都会去码头坐一会儿,谁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暑假寒假,隔三差五也会去。

村里人,大家这些小伙伴,开始有些担心,她到河边,看见的人会跟到河边,她也不跟大家说什么,就坐在河沿上,看船,看河。她觉得差不多了就回去。久了,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习以为常了就没有人跟着了。

三年级以后,赵婷还是爱笑,只要能帮上别人的她都肯帮,大家都喜欢她,可是大家都觉得她成不了大家的哥们儿。好像大家都玩得好,可就是有那么一点距离。

马竹讲完这一段话的时候,我觉得马竹好像也学会了思考。

我是来打游戏的,不是来听故事的。

赵婷的事情先放在一边,开始吧,不能因为任何别的事儿耽误了打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