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个.

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这是他第209次“甩掉”某个他中意的女孩子了。

“切,她就那样,”他一边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一些衣着光鲜,打扮时髦的女郎从他的身边走过,又为自己的经历的事情感到惋惜。

在他看来,那女人只是个花瓶,他则是某位收藏家,砸掉或是摆放在厕所还是哪里,完全取决于他自己的心情。“那只是她初中同学罢了…”他这样愤懑的想着,扫视着女孩发过的每一条朋友圈,虽然这早已是两个月前的动态,她早就把他拉黑了。他在拉黑的前一秒截了个屏。

他还记得自己才是她的真命天子,可惜她早已背叛了他。“精神出轨很正常…”他闷头沉思着,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手机“啪”的摔落在地上,留下一地的玻璃碴。他抬起头,连同眼珠一起气愤的都要贴到那人的头皮上。“你他妈!”他刚要开口——

那女孩拿着半杯奶茶,呆滞的望着他。清秀的面庞和水灵的大眼睛中全是惊恐,也夹带着涉世未深的单纯。“呃,对,对不起…”女孩将包里的餐巾纸抽出一张,擦净了他衣服上的污渍。

“噢,”他呆滞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天呐。”他怯生生地把屏幕已经碎掉的手机拾起,轻轻的说了声没事。

她成了他的210。

他每天都会蹲在步行街的这个位置,手端一杯大号的珍珠奶茶等着他的新女友。如果她一整天都没有出现,他就会把奶茶泼在他自己的衣服上,然后像那天一样,轻轻的说一声“没事”。

他每天都会穿着那件最帅气的背心和裤衩,还有和他初次见面穿的那双拖鞋。

三个月之后。

她终于出现了。

和一个他这三个月里从来未见过面的男人。

他奔向她,满怀着爱和希翼,他的眼中只有她一人,而对于那个男人,他的高兴以至于早已把那个人忘的一干二净。

那对情人这时正准备在这座城市的地标合影。他又变得不顾一切了,他要把自己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夺回来,像哈姆雷特一样完成血腥的复仇。女孩搂着自己的挚爱又是小声啜泣,又是大笑着,这两人才一天没见过面而已。他大叫着竭尽全力发出“啊”的一声,手里紧攥着的奶茶和珍珠全粘在了衣服上,他像1937年在中国无战不胜的日本军人一样冲向马路对面的女孩,他现在的这副模样,所欠缺的只有一把带刺刀的三八大盖。

一辆卡车旋即停下,可惜为时已晚。他的屁股从内部瓦解,他遨游在人群之上,飞到十字路口的中间,撞倒了指挥交通的女交警。

他口中喃喃的叫着谁的名字,没人听得清楚。屁股上印着卡车的车牌号号码。

交警把他扶起时在他的屁股上发现了什么。

号码的后三位,是210。

“这下找肇事者方便不少。”

在他生命逝去的一秒钟之前,漂亮的女交警差点成了他的第二百一十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