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柳臻逸 新科老师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话果然是有道理的。

晚上我没有梦见赵婷。

梦见我和爸爸妈妈乘船去很远的地方,很陌生,不是大河沿,我没有见过那么光怪陆离的景物。

船行的过程中,我没有看见水。有一个很陡的下坡,路一下子断掉了,船从上面漂下去,似乎没有事故发生,大家还好好的坐在船上。爸爸妈妈笑着在谈论什么,声音很模糊,笑容不清晰。我似乎都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我的爸爸妈妈。

忽然船不见了。跟随我的两个人,明明是爸爸妈妈,却又好像是不相干的路人甲和路人乙。他们说:“到了,你上去吧。你的新妈新爸等着你!”说完就不见了!

什么新妈新爸?

爸爸妈妈去哪里了呢?

我好像很听话,走进一幢楼里,读书的声音传来,我听见校长讲科学课的声音。哦,我是到学校了。

沿着楼梯走,声音很清晰,我似乎看见有人在听课。我是迟到了吗?我向来是早到的,从来没有迟到过,我是好学生!

回过头,我走过的楼梯没有了,我手里只抓这一个木棒一样的东西,悬在空中。好像也不知道害怕,听得见声音,看得见人,我就是不知道怎样才能走到那间教室。

尿急,开始到处找厕所,厕所找不到,到处是人,我不能随地小便,那么多人看着我。走远点儿!可是没有人动,我着急,大喊,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脚一跺,豁出去了!

我醒了!还在床上,被子在地上!

想起刚才的梦,很有一种失落的感觉。以前睡觉我是不做梦的!梦,真可怕!

是有点尿急,去厕所回来一看,才三点多,再睡!

赵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要忘记赵婷的故事,就像忘掉一个梦,那个光怪陆离的不真实的梦!

早上去学校,碰到马竹,马竹说,他研究出新的过关方法,比原来要省很多时间。马竹真是一个喜欢钻研的人。不过在听马竹讲话的时候,我看到赵婷已经来了。

她脸上有淡淡的笑容,作业一本一本从书包里拿出来,在桌上轻轻顿一下,码码齐,准备交作业。似乎没有我上周觉察到的忧郁。这就好!这就好!

我说过,我要忘记赵婷这档事情的,既然没什么事,我瞎操什么心?就是有事儿,我能做什么?

说不想就不想,和马竹大声谈论游戏的通关方法,一堆人就涌过来,加入战团,这是大家周一早上最幸福的时刻!

老班进教室的时候,大家停止讨论,全班集合,操场跑步。


第一节就是科学课,周一有新气象。科学老师竟然不是校长,换人了!

梦,果然是反的!

新来的科学老师大家知道,是一班二班的科学老师!

他身高有一米七十几的样子,很魁梧,戴着一副变色眼镜,大家看不到他的眼神。头发有些灰白,站在讲台上,很有一些气势,和校长差不多,不对,气场比校长还要强一些。

他站在讲台上,不说话,不像大家校长,虽然大家只把他当科学老师,但他平易近人,哪怕装的,也是平易近人。新科老师缓缓转头,扫视全场,看不见眼神,威慑力大减。扫视所到之处,大家肃静,保持不动姿势,很像木头人!

这个老师真会装,装得有点吓人,逼格很高!

你装,大家也能,十班的人这一点还是做得到的!毕竟大家不是一班的,也不是二班的!得配合老师,懂不懂?

据一班二班的同学讲,他们的科学老师很屌的。以前他们说说,大家听听。跟大家有关系吗?大家是校长上科学,规格那可是最高的!

可是现在有关系了!

不要听人家把谁吹得神乎其神,大家都是一个脑袋两只手。都是千年的狐狸,你给我讲什么聊斋。

所有的新老师,我都有挑战的兴趣,是不是你们说的那样,试一试不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