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检众生相

上午学校召开紧急会议,说是下午有大人物来学校检查。校长在会议上极力渲染此次检查的重要性,还说出了问题要追责。他说得唾沫星子横飞,好像事情已经急迫到某国要往学校投核弹一样。不知怎地,我单觉得好笑;想到他两只脚拧着劲儿和上级领导握手,我就更想笑了。

会后,各班开始大搞卫生,从地面到顶棚、从窗台到桌角、从黑板到壁报……无一遗漏,真是全方位、地毯式清扫。

然后,校长带着大大小小的“班子”成员来了,副校长、副书记、教导主任、教导副主任、政教主任、政教副主任、总务主任、总务副主任、安监办主任、工会主席、大队辅导员、各色各样的“干事”(仔细算起来平均大约每位领导可以分得五位普通老师,相当于部队班长的领导力)……浩浩荡荡“杀奔”过来,人人一副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他们如同锦衣卫巡视地方,又如同东厂太监奉旨查案。

“检查不合格,谁都不许下班!”最小的那个“官”吆五喝六地传达命令,仿佛大战前的“总动员”。

除了校长(他毕竟是总头目,他站在一个适宜的位置,昂首监督),其他人开始查卫生,我瑟缩在门口,就像一个即将被逮捕的“毒贩”。他们真像搜查毒品一样,不放过每一个角落、就差牵出一只狗来。

“看看,有灰吧?重新搞!”一位“干事”把带灰的手指伸向我,像举着一面胜利的旗帜。

“可是,可是,学生已经放学了呀……”我面对“铁证”,心虚不已,胆怯地说。

“那你就自己搞!”校长不待辅导员发话,声若洪钟地下达了最高指示。

“走!”校长大手一挥,颇具伟人的气魄,于是一行人“杀奔”下个班级,我看到班主任在门口点头哈腰地迎接着他们。

“来了,来了,做好准备!”第二天,各位“干事”们挨班秘告,形如鬼魅。

“坐好,坐好,准备问好!”大家是高级“跟屁虫”,绝对不会让“屁”们失望。

“看看,红领巾戴好了吗……《小学生守则》背熟了吗……李小萌……你把腰给我直起来……王爽,你……”我看着昨天的会议记录,逐条提醒学生。

“老师,我要去厕所。”捣蛋鬼孙源举手说。

“你怎么能这时候来事儿呢……唉,怎么办……”我嗫嚅着,“能……能挺一小会儿吗?”我试探着说。

“报告老师,能挺一小会儿!”孩子很坚强。

“哈哈哈……”,隔壁传来领导爽朗的笑声,我知道那位“大人物”来了!我赶紧用嘴型告诉学生坐好,学生立马挺直了身体。我看孙源身体在微微晃悠,我有一点儿担心。

“哈哈哈……”,那声音越来越近。

“吱”地一声,门被推开,那“大人物”腆着大肚子进来了。

“领导好!”学生齐刷刷站立、问好,我很满意,领导们也很满意。

“同学们好,请坐!”领导挥着软绵绵的大手,笑容满面。

“这个班……”校长开始低眉顺眼地看着领导的脸色先容。我木木地站在一边。

“好……嗯……好……非常好……”领导把手交叠在腹部,踱着方步慢悠悠地转身出去了。

听见他们进了下一个班级,我眼见孙源捂着裤裆、脸上现出难以忍受的神情。

“快,快跑,去楼下……”我提示他,他马上出列,迈着奇怪的步伐跑下去了,我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加油……”

终于下课了,我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瘫坐在椅子上。

学生“疯”了,好像被压迫了几千年。接连有学生来告状。

“老师,有人挠我……”

“老师,他在学猫叫……”

“老师,ⅩⅩ满地爬,他说在替你拖地……”

………

………

我不去管,他们太需要放松了;我也需要放松……

最怕在这个时候,走来一个管事的小卒,耷拉着似水的大脸,暴喝一声:“给你班减分……”

或者某个高级领导倒背着手徐徐走来,以你欠他二百块钱的口气指着你的鼻子,道:“你瞅瞅你班……”

然后我就像落荒而逃的丧家之犬一样夹着尾巴,诚惶诚恐地然而又得装出像他训我一样的口气训学生……

正这样想着,忽然远远走来一个人,他一身黑衣、微低着头、双眼上翻、双手抄兜,就像特务盯紧了目标、又如饿狼发现了美食。我的心不禁逐渐抽紧、头皮开始发麻,我拿起教鞭狂抽讲桌,纷乱的学生像鸡雏一样窜回座位,教室瞬间安静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