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桃花》之落翠05

落翠生了个胖嘟嘟的女孩。倒口湾的人都说落翠生女娃好,要是生个男的,怕又养不活。命里注定的事你不承认都不行。

女儿好养呵!你看彭老幺的四个女儿,一个比一个漂亮!个个都像四月里的桃花,不晓得长得多旺盛多泼辣!

张木匠早在女儿临产之前,就准备好几根椽子一块木门。他是认识木料懂得尺寸的人,七拼八凑叮叮当当没两天就做了间小屋升起了锅火。他一个人把女儿外孙女养得起!岳家塘的人想来要孩子,门背后有一根胳膊粗的木棒棒等着他们哩!

倒口湾的婆婆婶娘们三三两两的来看落翠和奶巴子。有的讲礼性的还提几个鸡蛋半斤红糖什么的。她们来看看这苦命的没娘疼的翠儿,陪她说说话,或许还能帮她出个主意呢!

张二林媳妇扒开女娃面前的棉抱裙,把女娃儿看了又看:“这回我信了!这鼻子这脸跟他像一个巴掌拍下来的。”

“可不是吗?他还瘸条腿趴在水边头当缩头乌龟!”

“翠儿,娃儿的爹来过没?他递几个钱给你没?”

落翠一下子变了脸,眼圈一红,眼泪水就挂在睫毛上,好像一眨眼,泪水珠子就要晃荡下来。

“这坐月子可不兴哭哦!翠儿,不说不说大家不说了!管她娘的,娃儿反正跟你姓张是不是?”二林媳妇说时,从贴身口袋里摸出两块钱,放在落翠床头。

奶巴子一脸红肉,她闭着眼睛呜哇哇的哭几声,然后扭动着小脑袋,嘴巴蠕动着想找吃的。落翠的奶子又肥大又坨实,她等这帮人走了才掏出来放娃儿小嘴巴里。“真是的!一天到晚七问八问,问我也不得告诉你呀!告诉你们了他不挨批斗不怪!……人家刘兰子(刘胡兰)剁下脑壳也没说!”她这样想着,顺手拿一块叠放在身边的尿布,擦掉眼眨毛上的泪花儿。

有一天晚上,翠儿爹到湖那边去做桌子板凳了。张麻大提着个包裹上了门,她屁股头跟着她的小儿子和女儿紫荷,还有翘巴子。

包裹里,是麻大姐跟翠儿做的一大碗.袱汁酒,说是催奶的。还有她改过的一件外孙用过的旧包布,她自己用手工缝的一件小黄花儿棉袄。

翘巴子笨脚笨手满脸通红从麻大手里接过奶巴子,他就用他那张胡子拉渣的脸去亲吻孩子的头发。麻大朝他瞟一眼,吩咐自已的一儿一女去家里跟翠儿姨抱一床毯子来,你翠姨这被子太薄!她自己也顺手牵了门晃子,到外面大门口去看着点。

翘巴子不知道说什么,他坐在落翠面前抱着那孩子不松手。落翠含含糊糊的笑着,绞着自己的两只手也不说话。

还是翘巴子先开口了:“我爹说,下个月大队调我去养猪场,我吃住都在那……”

“你远点走才好呢,我爹再捉住了你,你磕头都没用了!”落翠半笑半嗔的回答。

“我明年下半年准备把屋子拆了,盖一间大的子瓦子屋。照彭老幺他们家的样款儿,就喊裴五儿他们那一帮人来做。”

“你打人家五儿,又请五儿来帮你做屋!嘁!”落翠撇撇嘴说道。

“不行吗?怎么提到五儿你脸上就像开了一朵花儿的?”

落翠伸手去摸自己的脸:“哪里有花呀?你只会骗人!”翘巴子乘机把他的脸巴子贴近她的耳朵:“媳妇,你怎么不问我做屋干什么?”

落翠只觉得耳朵又舒又软,她咯咯的笑着推开她,信口胡诌道:“你说养猪呗!”

翘巴子踮着脚,站定后一本正经的回答:“我要娶你,我要把我女儿接回家,哈哈,我就把你娘母子当猪养,把你们养得白白胖胖的!”

“你这个死鬼,我是你表姑啊!……”

“你怎么总对我说死,死,死的?表姑怎么啦?是姑奶奶我也娶了!”

这时候,张麻大故意抬高的嗓门传了进来:“四香婶娘,您来看翠儿啊?她娃刚吃了口奶,娘母子睡下了。要不,大家去三秀那坐坐?”

脚步声说笑声渐渐远去。翘巴子亲亲翠儿的额头再看一眼女儿,他几大步出了门,消失在倒口湾的一长排房屋后的树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