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优选||你是我的眼

青儿拍摄

01

那片湖水紧挨着学校东墙,四周环绕着高大的落叶松。入秋的时候,松针泛黄,飘洒下来,铺在林间,如金色的毯。

茹秋喜欢躺在上面,软软的,阳光钻过笔直的松树干缝隙,洒在脸上,暖暖的。偶有微风在林间穿梭,偷偷地漫过自己的身体,又似在耳畔停留诉说,沙沙的声音如催眠曲,让人忘乎天地,错错欲睡。

突然,远处飘来轻柔的声音,唤醒了静谧的湖畔。茹秋坐了起来,侧耳倾听,她分辨出来,那是首吉他协奏曲《梁祝》,清怨,哀远,忧伤的旋律,层层包抄上来一点点把心融化。

茹秋踩着厚厚的松针,寻声而近。

少年戴着太阳镜,坐在松针上,背靠着树干,怀里抱着木吉他。弹奏的时候,少年始终抬着头望着远方。

尽管茹秋踩的很轻,躲在远处没敢靠近,还是被少年发现她的到来,揉着琴弦的手指停了下来:谁?

茹秋略迟疑下,径直走了过去,边走边拍起了手:弹的真好,是《梁祝》吧,我最喜欢的曲子。

少年转过头,缓缓地点了点头。

隔着幽黑的眼镜片,茹秋看不到少年的眼,不过她没有丝毫的紧张,能弹奏这么优美而纯情的曲子,一定不是坏人。

少年打破了短暂的沉寂:谢谢你的喜欢。

边说着少年将木吉他摘下来倚在背后的树干上,放的有点偏,木吉他缓缓地滑了下去,少年的脸显然绷了一下,急忙去扶,可手还是没抓着吉他。木吉他结实地倒在了松针上,琴弦随即迸发出沉闷的回响。

茹秋见状急忙捡起了吉他,放好:啥眼神?

少年盯着远处:谢谢你。

茹秋突觉自己说话有点冒失,连着说了几句别客气。

少年起身,边把吉他背在肩上边说:太阳要落山了,该回学校了。

茹秋:嗯,是要回了,学长也是XX大的?

少年从小背包里取出一根伸缩杆,把它拉长点着地:是啊,艺术学院的,你呢?

茹秋没有回答,直愣在那,他看不到我?

望着少年远去的背影被夕阳的余晖拉得越来越长,茹秋追了上去:我是国际贸易的,我叫茹秋。

02

课堂上。

茹秋用指尖戳了一下身旁的木子,压低了声音:下午没课,带你去个好地方。

木子转头白了一眼茹秋:人家下午要逛街。

茹秋又戳了一下:痛快的,到底去不去吧。

木子颇显得无奈:好吧,好吧,晚上请麻辣拌一份,本姑娘陪你一下午。

茹秋笑了,伸手摸了摸木子的长发:成交!下午不要穿高跟鞋,切记,小美女。

茹秋要带木子去的地方就是那片湖边的松林。那个吉他少年,今天下午会来吧。茹秋不确定,心里却充满了期许。

两个女孩子躺在洒满阳光的松针上,闭上眼,任思维跳跃。

茹秋微微睁开眼,瞄了一下躺在身边的木子:那个大成,追你追的欢啊,怎么样,你就从了吧。

木子并没有睁眼,仍然贪婪地享受着午后阳光:没感觉,傻里傻气的。

茹秋:哟,还要啥感觉?大成多帅啊。听说家里条件也不错,换了我,早准备彩礼给送过去了。

木子睁开眼白了一下茹秋:好啊,那你快准备吧,不够的话,姐们可以借你点。

茹秋:悲哀啊,大学三年,硬是没一个帅哥泡我,我都怀疑我还是不是女人了。

木子:你那高中同学二强隔三差五的跑到咱学校来献殷勤,长得那么凶,看咱班里的小书生们,哪个有胆在太岁头上动土啊。

茹秋:别提了,他就一俗人,看不上他。

正说着,远处吉他声飘了过来。

茹秋嚯地坐了起来:来了!

木子也听到了声音:吉他?

茹秋连忙捂住了木子的嘴巴:小声点。

木子:呀,刚涂的口红。

两个人起身轻手轻脚地奔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

是他,那个吉他少年。

少年感觉到了她们的靠近:来了?

茹秋:嗯,来听你弹吉他。

少年略偏了一下头:有朋友一起?

茹秋:利害!我闺蜜,木子,特别喜欢音乐,就是嗓子缺弦。

木子掐了一把茹秋:瞎说。

少年笑了笑,虽然看不到他的眼,但木子还是看到了他的笑:谢谢你们肯当我的听众。

茹秋:再弹一曲《梁祝》吧,我喜欢。

少年又抱起了吉他,弹奏起来。

悲伤的曲调刺着木子的心,泪滚落在松针上。

茹秋扯了一下木子:花脸了。

木子抹了一把眼泪:喜欢,哭也是快乐的。

少年一曲弹罢,三个人坐在一起聊了起来。原来少年叫雷,家在江南的一个水上小镇,小时候因为突发高烧,就医不及时,烧坏了眼,一直喜欢音乐,父母也竭尽全力培养他,作为一个盲人,最终敲开了大学的校门。

三个人谈的甚欢,不知不觉天色暗淡下来。

三人沿着湖边匆匆忙忙往学校赶。看着雷用伸缩杆点来点去探路,茹秋主动上前拉着雷一起走,木子落在了后面,看着两人拉在一起的样子突觉不是滋味。湖边的泥土太松软了,一个不留神踩了空,木子直接掉到了水里。

雷的听力敏感,嗖地转身紧跑了几步把手里的杆子伸了过去。木子伸手去抓住杆子刚一用力,直接把雷子拉进了水里。

茹秋瞧着水里扑腾的雷和木子,一阵笑。

木子在水里挣扎着:快啊,你不是游泳二级运动员吗,见死不救啊。

雷子并没有说话,只是手紧紧地拽住木子的胳膊,另外一只手想用力去抓湖边的花草。

茹秋看得出,那水顶多齐腰身:演,你们两个接着演。

03

每个周三的下午学校没课,只要天气好,茹秋,木子和雷三个人都会跑到那片松林。

久之,他们仨的事就在校园传开了,一个瞎子天天有俩美女相伴?不可思议。

一天傍晚,三个刚进校门,就被大成堵住:别人和我说,我还没信,原来是真的。木子,你凭良心说,我对你怎么样?

木子想用力推开挡在前面的大成:大成,不是你想的那样,走开。

大成显然火气正旺,转身抢过雷手中的杆子,抛的远远的:我还不如一个瞎子?

木子激怒了:大成,你不如!

茹秋拉开了大成:你们别激动,听我说,雷,我,木子,大家三个是好朋友,好哥们,不是你想的那样。

茹秋拉走了大成。

木子捡回了杆子递给了雷。

雷一直站在那里,最后说了一句:木子,对不起。

木子没有说话,牵着雷的手走进了校园。雷试图挣脱,才感到到木子的手握的很紧。

茹秋跑回的时候看到了木子和雷手拉着手的背影,她呆在了那里。

晚上,在体育场。

茹秋和木子坐在看台上,仰着头盯着天空。

木子:秋,我爱上他了。

茹秋:搞错没?我带你认识他的,当我是空气?

木子:你说过,你们是哥们,我可没说,我是认真的。

茹秋: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木子:第一次遇见他,我掉水里,他转身扑过来的瞬间就开始了。

茹秋:可我......

木子:我知道,你喜欢他。

茹秋攥紧了拳头狠狠地砸在座椅上:你错了,我当他是哥们。

说完,茹秋起身向操场外走去,泪再也没控制住。

第二天,木子和雷公开了恋情。

大成拉着茹秋硬要去喝酒。大成喝了十多瓶啤酒,一个大老爷们,居然哭了:茹秋,你说我哪点不如那个瞎子?

茹秋没有回答,只是用力地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任凭酒随意地往外淌。

大成并没有留意,仍然在唠叨着:你说他们怎么可能幸福?一个瞎子都不能自理,过日子找罪受,木子可怎么生活?

茹秋哭了,连喝了三杯,最后把酒杯按桌子上一摁:大成,你他妈的就一窝囊废!

两个人喝到很晚,茹秋踉跄地回到宿舍才知道木子搬出去了,八妹说木子她男朋友在校外租了房子。以后不回宿舍住了。

茹秋看着空荡荡的下铺狠狠地踢了一脚:永远也不要回来!

说完,她一屁股坐在木子的床上捂着脸,任泪从指缝滑落。

后来,茹秋和木子再也不是好姐妹。茹秋见木子把她的长发剪掉了,听八妹说,木子说雷不需要长发,短发照顾他会方便些。

临近毕业,已近盛夏,茹秋找到了雷,那天有课,两个人都逃课,去了他们初次相遇的松林。

地上的松针已经干枯,坐上去有些刺痛。

茹秋:雷,还能再为我弹一次《梁祝》吗?

雷出来并没有带上吉他,尴尬地摊了摊手:我为你哼上一段吧。

说完,雷用嗓声哼了一曲《梁祝》。

茹秋看着雷认真哼唱的样子,哭了:雷,毕业后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雷:木子说跟我回南方,大家一起做音乐。你呢?

茹秋叹了口气:我?哪也不去,回老家。

雷:回去也好,简单,踏实。

茹秋:人生就那么回事吧。雷,当初你曾喜欢过我吗,哪怕一点点。

雷:我曾打听过同学,他们说你是班花,美着呢。

茹秋:知道了。祝你们幸福。

说完,茹秋快速逃离了那片松林。

04后记

今天是第九届全国音乐大赛的颁奖仪式。

茹秋冲厨房里的二强喊了一嗓子:老公,给我拿瓶啤酒。

此刻,电视里雷正站在领奖台上。

二强拎过一瓶啤酒,启开放在茹秋面前,回头看了看电视:认识?

茹秋接过啤酒一仰脖喝了一口扒拉一下二强:躲开,挡着了。

电视里雷正在发表获奖感言:我最感谢的人是我的夫人,木子,她是我生命的眼睛。

可能是导演安排好的吧,木子出现了,当主持人问同样的问题时,木子沉默了一会:我相信我的雷,我最感谢的人是我曾经的闺蜜,是她,把雷让给了我。

茹秋再次举起了啤酒一饮而尽。

【故事优选】林柳青儿会员投稿绿色通道

【故事优选】非林柳青儿的会员投稿通道

本文由【故事优选】收录,荐文编辑:七公子小刀

故事优选为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会员合伙人林柳青儿创办专题。

本专题推荐简叔、林柳青儿旗下会员优秀写编辑文章上榜。

专题创办:林柳青儿

专题主编:七公子小刀

专题编辑:红耳兔小姐姐芳华的日记零点壹一、沐恩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