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名为堂吉诃德的客栈(上)

文/小灯

半个月前,旅行的开始

明天我就要和男朋友去丽江了,准备作为订婚前的最后一次旅行,也是想让大家的回忆留在丽江小城里的每一条街道,而且也为了我的工作,写一篇真实的故事经历。

飞机落地,在携程上定好的接机服务确实不错,出了机场直接把大家带到了客栈。

我下了车,推着行李箱,抬头看了看客栈的招牌——“堂吉诃德客栈”,可真奇怪的名字,怎么会有人想活成堂吉诃德那个样子呢。

我摇了摇头,跟随着男友进去。客栈竟一个人也没有,偌大的房子安静得出奇,只有靠近东面的里屋传来一些声响。若不是因为白天,我都怀疑这房子是不是有问题。

“有人吗?有人在吗?”

男友站在庭院中间向里喊话,我紧紧地抓住男友的手。

“哦,来了。”从里面传来一句低沉的女声,轻松的语调减缓了我的紧张。

她从里面走出来,我的眼睛紧紧地盯在她的身上。灰色的短衬衫,褐色的工装背带裤,下面搭配着一双深褐色的马丁靴。头发凌乱的挂在脸的两侧,黑色的大框眼镜,遮住了眼圈周围的细纹。

“您好,大家是在携程上定的双人房。”

男友礼貌地伸出了手,她迟疑了一下,随即握住了。我也伸出了手表示友好,她微笑着打量着我,愣了一下,轻轻握住了我的手。

好粗糙的手,竟会有那么多茧子。我看着她的手指,中指和食指中间都已经发黄了,右手的大拇指处有一块黑色的伤疤,应该被烟烫伤了。我在心里猜想着老板娘的经历,或许她有不一样的故事。

“快坐吧,刚下飞机肯定也很累了,我去给你们泡茶。”

“老板娘,你们这生意不好吗?客栈怎么没有人?”我接过她递来的茶,做出疑问的表情。

“哦,可能是我这个人很怪癖,有些客人看到我就走了。”她无奈的打趣道,把额头上乱糟糟的头发弄得更乱了。

“是嘛?我觉得姐你挺友善的。”旁边的男友嬉笑道。

“你们叫我唐姐就行,不用太客气。”她笑了笑,熟练的把左腿跨在右腿上,双手放在小腹中间。

“唐姐,你们这客栈为什么叫堂吉诃德呀?”

我等着她的回答,她低下了头,然后又抬起头看着头顶上精致的的房梁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我就是喜欢堂吉诃德的活法。”

我顿悟,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我和男友放下行李,收拾了一下就出去逛了古城。夜晚的古城热闹非凡,我望着灯红酒绿的街道开始思考,大冰笔下的丽江应该也是这个样子吧。即能朝九晚五,又能浪迹天涯,是多少人的梦想啊。

已经1点了,我和男友喝完最后一口酒互相搀扶着回了客栈。

走到客栈门口,“堂吉诃德”的招牌闪闪发亮,对比旁边几家的招牌,确实亮得像月亮。

走到客栈庭院中央,一阵冷风吹来,直打在人身上,我和男友瞬间清醒。望着唐姐的房间,散发出微微黄色的温暖灯光,让人不自觉的想要走近。

堂吉诃德的故事

唐姐光着脚踏在灰色的地板上,手里的香烟散发着特殊的香气,乱糟糟的头发随意地披在肩上。用捏着香烟的手从面前堆成山高的书堆里轻轻地抽出一本书,打开书,抽一口烟,又了喝一口茶。

我和男友不敢打扰,直直地站在门口。

“进来吧。”我正想偷偷溜出,耳边却传来唐姐带有烟嗓味粗粗的声音。

“不好意思唐姐,大家本不想打扰你的。”男友真诚地道了歉。

大家随着唐姐的邀请慢慢坐下,她从烟盒里抽出一只香烟递给我,我摆了摆手说不用。

“你,像极了我年轻时候的样子。”

我诧异地盯着唐姐,看着她娴熟的抽烟动作。

“我以前也是,文艺女青年一枚,热爱自由不想被任何人束缚。在胳膊上纹了一只刺猬,总是想要扎别人,不想他们来靠近我。可谁知,遇见了他,我这只刺猬身上的刺全都软了,是他,抱着我,不顾我扎不扎他。”

“那,他呢?”

“我这人,注定孤单一辈子,不会有后续的。”唐姐抖掉烟灰,香烟朝天花板慢慢吐出,一圈圈的,圈走了大家的思绪。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