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莲花开(一)

决定回城郊暂住,回我久不住人的小屋去。地偏而心远,在某些时候,于某些人,实在是很被迫的求乞。

小屋的主体是两孔依山而建的接石口窑洞,倒是单门独院,难得还保留自成一隅的清静。窑背于几年前虽经修葺过,但每逢脆雨,还是会泥沙俱下,造成一地狼藉。再加上院内各处已然杂物成堆,凌乱而近乎不堪入目。就住人而言,再度做些修饬,确已势在必行。

朋友很不以为然我近日来萎靡懒怠的样子,径直帮我找来一位他很熟识的年轻师傅。那人看了情况以后说,最好搭那种彩钢屋檐,加装一根粗长的落水管,泥沙问题便能完全解决,而且使用寿命可保十年以上。大家果断采纳了他的意见。并马上着手照着清单购齐彩钢板、水槽、管件等一应材料。山里的太阳一到夏天就会变得地道起来。暖就干脆地暖,晒就纯粹地晒,不打丝毫折扣。山里人的皮肤无一不是它的杰作。然而年轻师傅倒见惯了世面,对这炎炎烈日毫不畏怯,只一天的高空作业,便宣布大功告成。六十公分的石板出檐立即叫一米五的深灰色彩钢屋檐所取代,其下横竖七根钢管作为支撑,既实现了疏泄泥沙的功能,又增加了新的活动空间。在它正下方的院里摆一方桌,无论读书饮茶,还是摆子对弈,实属绰绰有余。更不必说在颜值方面的贡献率。

我竟因此激发了沉寂许久的兴致。索性叫人在原先完全封闭的天窗部分加工出两扇可对开的小窗,以利小屋内外空气交流。同时将院内杂物逐一整理收纳。最后在院子四角种上花草蔬菜。除了邻居所赠,大多是自己网上所购。菜蔬中,芫荽最是必不可少,食用倒在其次,我更喜爱它清秀之态馨香之味鲜有同类可比。花卉中,我的首选是树状月季,因它花期长花色艳,且最为皮实好养。最费功夫是将一个蓝色的大皮桶用大锯横切开,深宽都留足三十公分,培满泥土栽葡萄。据卖家先容,我所栽“蓝宝石”这个品种极为耐寒,北方的冬天即使不埋枝入土也不必担心会冻死。这使我深信不疑它能年年延续生机。

时间只有一个方向,生活却会不时发生反转。喂马劈柴,洗衣做饭,关心粮食和蔬菜……在小屋,我的日子重回清和素颜,复原如初。

搭好彩钢屋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