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汉初三杰 兵仙韩信【14】(怀才不遇)


兵仙韩信【14】(怀才不遇)


巨鹿之战,秦军主力消灭殆尽,秦代灭亡已成定局。

项羽一战成名,成了诸侯联军的总司令,从此没有人敢对项羽说半个不字。

楚军巨鹿大胜,论功行赏,韩信除了只获得口头表扬,领到二十金外,并没有加官进爵。其实,如果没有韩信针对甬道地形发明的三角阵,楚军想获胜真的很难。

秦军主力的战斗力是非常强悍的,秦一统六国后,其主力一直在北方戍边,这期间匈奴一直不敢南下牧马,对秦军畏而远之。

韩信人微言轻,谁会在乎一个小小的三角阵型呢?项羽把获胜的原因归结于,亚父范增的谋略得当和自己的英雄盖世。

自己的功劳没有被重视,韩信除了有一些失望外,并没有太多的抱怨。只是在他心里,悄悄萌生了离开的念头。

他知道,在项羽的光环下,自己受重用的机会是很渺茫的。

如今巨鹿之战大胜,项羽在楚军心里,犹如神一般的存在,自己纵然满腹经纶、学富五车,但在神的光环下,自己的亮度已被掩盖无余。

接下来,项羽率领诸侯联军趁胜追击,秦军一路败退,只有挨打的份儿,毫无还手之力。

秦二世三年(公元前207年)秋,章邯派遣使者求见项羽欲约降。双方达成协议后,项羽把约降的地点定在洹水南面一个叫殷虚的地方。殷墟,商朝旧都遗址(河南安阳),选这个地方颇有用意和讲究,预示秦代即将灭亡,如同这荒芜的殷墟一样。

双方代表在受降书上签字画押,盖了印,投降正式生效。

随后,章邯到楚军军营拜见项羽,他见到项羽,痛哭流涕说道:“赵高,奸臣,残杀忠良,贪污腐败,构陷秦将。我誓与赵高不两立!将军盖世英雄,所向无敌,灭秦如秋风席卷落叶一般。天下对大将军您来说,唾手可得。日后能为将军鞍马效劳,是我莫大的荣幸,将军不计前嫌,胸怀宽广,章邯佩服。大将军的心胸宽广如海纳百川,将军之气势气吞山河,将军必为天下之主。”说完,对项羽行跪拜之礼。

项羽:“章将军请起,试想如果没有赵高这个大奸臣,没有秦二世这个败家子,大家会在此相见吗?会逐鹿中原吗?你下去休息吧。”

章邯拜退,他不担心项羽会杀自己,他了解项羽的为人。项羽光明磊落,如果要杀自己,会在战场上见的,就不会接受秦军投降了。

按照受降契约,项羽封章邯为雍王,留在军中。封司马欣为上将军,为诸侯联军前锋。

二十万秦军投降后,项羽拿不出多余的粮食来供应,范增建议道:“如果遣送这二十万秦军回去,他们回到关中后,必然被朝廷抓来,将来送到战场上又和大家刀兵相见,到时候死的就不只是他们,还有大家楚军。放虎归山的道理,我想将军您懂。现在投降的秦军士兵已有抱怨情绪,拖延下去必然兵变,不如趁早坑杀,以除后患。”

韩信无意中在帐外听到了这个消息,大感震惊,心想:“二十万鲜活的生命,怎可因为没有足够的粮食就坑杀,这也太残绝人寰了。如果真的坑杀必然失去天下民心,以后还怎么得天下?项羽必然会被冠以残暴不仁的帽子,永不得翻身。范增是老糊涂了吗?居然出这种馊主意,这是自毁前程啊!”

于是他趁范增离开后,请求拜见项羽。

项羽接见了他,问道:“你有何事?”

韩信有些掩饰不住内心的愤怒,说道:“我无意中听到范增说,因为没粮食了,要坑杀投降的秦军。臣以为万万不可!”

项羽搪塞说:“你听错了,没有这事儿。”

韩信叩头求道:“但愿臣是听错了。如果真要坑杀秦降军,大将军您将永远失去天下民心,这是自毁前程啊!得民心者得天下,这个道理大将军您应该知道。没有粮食了,可以遣送他们回去,就算以后他们又被朝廷强征送上战场,到时候他们也会感念将军您不杀之恩,倒戈相向的。大将军已经打败了秦军主力,难道还怕这毫无斗志的二十万降军不成?愿大将军三思!”

项羽听完韩信的肺腑之言,心里有些动摇,也有些犹豫。可是想到自己项氏族人自秦灭六国以来,有一百多人死于秦军之手,对秦军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仇视。

项羽冷冷地说道:“军国大事不是你所能妄议的。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更不想放了他们。没有粮食了,秦军人心浮动,如果他们兵变,后果不堪设想。我不想看到任何一个楚军子弟死于他们之手。”

韩信跪在地上,悲泣说道:“您这是自毁前程之举啊,大将军认为楚军是子弟,难道在秦民心里,他们就不是秦子弟吗?为将者,既要爱兵如子,也要敬重敌人,大将军三思啊!”

项羽有些生气,担心韩信泄露消息,大声说:“来人,把韩信的嘴给我封上,押下去,关禁闭三天,三天后再放出来。”

卫兵马上进来,把韩信押了下去。

韩信彻底失望了,离开的念头更加坚决。他独自坐在禁闭室里,望着窗外升起的一轮残月。

夜色朦胧,月如勾,夜空中几颗星星时隐时现,远处一团乌云正悄悄的卷来,眼看就要吞噬月亮,大地即将陷入黑暗。

一阵冷风吹来,韩信下意识的裹紧身上单薄的衣服。

他回到杂草铺的地上,卷缩着身体,想起秦将白起长平之战中坑杀赵降卒四十万的事,从此赵国一蹶不振,再无有生力量抵抗秦军东进。四十多年后,秦军也被坑杀,冥冥之中难道这是冤冤相报吗?

韩信想起夫子说过的话,武有武德,所谓武者,止戈为武;兵有兵训,所谓兵者,禁暴除乱,不可奢杀,唯有仁者无敌。再怎么也不能坑杀二十万降卒啊,那可是二十万条鲜活的生命……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已是第二天一早。

新的一天,历史重演。

公元前207年九月,在新安(今河南渑池东)。因为没有粮食,秦降军被诸侯军虐待,不满情绪在悄悄蔓延,项羽等人担心秦军兵变,趁夜在新安城南将二十万秦降兵坑杀,其中遣送了老弱病残的和留下了秦将章邯、司马欣、董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