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故事62||小周末的新技能

今天是2020年6月6日,小周末三周岁的阳历生日。


“等到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就给你买一个大大的蛋糕,爷爷奶奶和我,大家三个人吃得完的。”这个是小周末常常对我说的。

所以,今天大家也给她买了一个大大的蛋糕。小周末开心得玩了一下午,把蛋糕上的装饰拿下来又插上去,再拿下来插上去。每次都把插到蛋糕里的一端放到嘴里舔一舔,用小手把蛋糕四周外墙上的奶油这里捏一下那里捏一下,也都放到嘴巴里舔一舔。

我不说她,任由她玩,只要她开心。

可惜:第一,蛋糕太甜了。第二,色素太重了。

爱丽克丝,我以后都不喜欢你了。

这么大一个蛋糕,怕宝宝吃腻,请了朵朵姐姐来吃。朵朵姐姐周末比平时忙,不上学的日子比上学的日子紧张。等她来了,周末早已进入梦乡了。

三周岁的小周末,都会些啥?

唐诗,背了50首了。其实早在春节期间就已经40多了,这个进步不明显。

识字,40多个了吧。现在走到哪里,都会激动地指着她认得的字,大声念出来。高调而自信,棒棒的。这个算进步!

《三字经》和《笠翁对韵》有退步。原来会背诵的10段《三字经》和三段《笠翁对韵》,大概都忘记得差不多了。

画画,好久不画了。

最大的进步,应该说是在语言表达和想象力上。

举几个例子。

小周末一个人玩,常常自言自语,编的故事让人称奇。

宝宝去学校,衣柜就不够用了。我买了极简单的收纳柜,人家赠送了贴纸。我和周末一起装饰了衣柜门。

原来感觉还不错。

这几天宝宝大概是无聊,一个人把门上原来贴好的贴纸拿下来,按自己的意愿重新加工,一边贴一边讲着她自己编的故事。

这个手指上贴了五盆花。原来是贴在水井旁的,她把它们揭下来,贴在手上讲起了故事。

她讲她的故事,我一旁看我的书或者手机。一不留神竟听到她说“她挠了挠痒痒,接着说”,我赶紧凑过去,就拍到了五指贴花。

我问她:“谁挠了挠痒痒,接着说。”

“就是小花啊,粉的小花。”宝宝煞有介事地先容。我猜那个时候大概她自己挠了挠痒痒吧,那天天特别热,34度了。

老实说,我绝不会说这样的话,因为我想不到。

我又问:“它们还说了什么呀?”

“它们去参加很大的宴会的舞会,很大的。它们很开心。”对于宴会和舞会这两个概念宝宝尚不能区分。只是在她的词库里有这两个词。

宝宝继续念念有词。

“小粉花和小蓝花结婚了,然后他们就去草丛中玩了。”是的,最近看到的花儿确是开在草丛里的。

后来,我又问她结婚是什么意思,她说就是放鞭炮的意思。我笑,结婚当然要放鞭炮,没毛病。

给她几个玩偶,她就可以摆弄出一幕舞台剧。


这个小马是生日蛋糕上的一个小摆件。

“羚羊夫人骑着胡马来了。”小周末摸摸蓝色小马说。

我问胡马是个什么东西,她说是“不叫胡马度阴山”的“胡马”。

“羚羊夫人骑着胡马去问编辑。”小周末接着说。

我故意问“编辑又是什么”?

“编辑就是写诗的人。编辑的就是王昌龄,骑着胡马去问王昌龄。”一定蛋糕上的小马激发了小周末的联想和想象。难怪她第一选了这个蛋糕,原来是有故事的。

“这时一阵大大的风把羚羊夫人吹走。胡马告诉猪妈妈,它迷路了。”

“这个问题是猪妈妈的小问题,也是胡马的大问题。”

这故事讲的,哈哈哈!


两个多月前,小周末的兴趣全在读书,常常一坐就是几十分钟。现在她常常长时间地摆弄她的这些小玩具,赋予它们每一个生命情感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