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缨推理,何秀莲落水【三】

? ? ? ?总共有十四五个男的,汪耀全便将大家分成六组,每组两人或者三人,分头去找莲娃子,并让李凤霞跟着他这一组、何百川跟着汪衍平那一组。他又一再叮咛大家,不管谁先找到人,都要赶紧去给汪燕玉说一声,让在广播室通知一下,免得别人再费冤枉功夫。

  耀全带着李凤霞、赵文平二人,一路向东寻去。刚走到毛顺珍家门前的路上时,忽见一个人日急慌忙地从山梁那边沿路跑了过来。耀全便喊了一声:“王耀进!你不好好在乱石窖修地,胡跑啥呢?”王耀进边跑边气喘吁吁地说:“耀林怕不行了,我就是来给你报信呢。”

  汪耀全猛吃一惊,急忙问:“啥?是不是放炮打了?”王耀进已在耀全前面站定了,拿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说:“是那啥,歇火的时候,耀林跟我还有几个人坐在坎边打牌。耀林不知道昨晚上吃了啥,不停的跑肚子。一时时儿就解了几回手。他最后一回去解手,一去就是十几分钟没有音信。都想那怂弄啥去了?我就喊他,却没人应声……”耀全道:“说简单点,罗里啰嗦一大堆,到底没听出来你说个啥名堂!”

  王耀进讪笑一下说:“我说得简单得太。就是那啥,耀林在草兜子里解手的时候,八成是叫长虫要么是蜈蚣咬了。等大家寻到他时,他已经长拉拉的睡在草窝里,嘴脸乌青,裤子垮在大腿上,都没有提上去,再喊不答应。我就赶紧来给你报信,耀江哥跑去喊浓胜去了,别的人都在那势反耀林……”

  耀全打断他的话说:“我知道了,不要啰嗦了。是这,你赶紧去给银花说一声,我先去乱石窖看一下。”王耀进应了一声,抬脚就往生地凸方向赶去。李凤霞却说:“耀全哥,你去乱石窖了,秀莲咋办呢?”汪耀全皱眉顿足道:“唉呀!叫我头都大了!这边你女子不见了,那边又要出人命了!我是能分*身呀?”略一沉思又说:“凤霞,你跟文平先去寻去。我先得去把耀林看一下,要是没啥事,我再从基建队叫上几个人,帮忙寻秀莲。要是耀林的情况不好,我怕就顾不上寻秀莲了。”

  耀全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凤霞便再无法让他跟自己一道去寻秀莲,只得依照他的安排,同赵文平厮跟着,继续一路走一路喊的沿着这条小路向东寻去。因去乱石窖还要再向东走一截子才朝南拐,汪耀全便也跟在他俩身边朝前走。才走了不几步,耀全却突然觉得还不知道耀林究竟是个啥情况,现在就通知银花不太合适,还不如等一会看了耀林的情况再给她通知也不迟。这样一想,他便又回转身喊耀进回来。在王耀进转身往回跑的当儿,耀全便原地站着等他。过了半根烟工夫,耀全方扭头朝身后看了一眼,却见李凤霞、赵文平已转过山梁那边去了。他便自言自语道:“何百川这一家子,实在不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