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熊先生29节后的一天

图片发自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App

元旦后上班第一天,乔楠一大清早起床,以往这个时候她还会在床上赖一会儿,但今天没有一清醒就爬起来。原因是他们那个“变态”企业突然发了一条规定:从今年开始每一个人都不许迟到!迟到者,迟到一次扣奖金半个月;二次扣半年;三次年终奖全部扣光,同时工资扣一半。这段话在企业大群里用中英文各发一遍以后,群里哀嚎声四起,有的说不公平,有的说是该这样好好规范,还有的觉得都能接受。

乔楠看到这条信息,脑子里思考了很久:见到过扣工资的,可没见过扣工资扣得这么狠的,要说各个部门经理还能承受的起他们工资高,但像她这样的小职工真的是伤不起,扣半个月奖金等于要了她半条命啊!

自己本来就是月光族,就靠这些奖金续命还不够,不过还是得感谢企业奖金和工资是分开发的。

更坑爹的是,经理竟然直接在大群里艾特了她说了一句云里雾里的话:早睡早起身体好,切记以后不要掐点到。然后又把这句话给撤回了。以前只是一个部门的人知道她是掐点到的,现在好了,整个企业都知道她掐点到了。

虽然不是迟到但是每次这样总会有失误的时候,而且企业是打卡制的,人事部那里一查一目了然。乔楠真的想从地板上扒条缝钻进去,心里在埋怨经理:怎么别的人不艾特偏偏艾特我?!我多丢人啊!

然后微信信息一条条蹦出来:小宋在关心地问她,业务部的郑舒望阴阳怪气的说话,小陈嘛……他朋友圈发了条含沙射影的信息,那条信息还被经理点赞。乔楠只想捂住自己的眼睛模仿“黄公望三连”:没眼看,辣眼睛,快走开!

所以今天早上无论有多困也要挣扎爬起来!

在卫生间刷完牙、洗完脸出来时,白雄也起来了,他顶着一头蓬松的卷发,睡眼惺忪,穿着还是那件白衬衫,看来那件衬衫是他的睡衣,不过穿衬衫睡不觉得难受吗?他对着乔楠笑了笑说:“早,主人。”

“早,你先刷牙洗脸,我下去买早饭上来。”乔楠裹上自己厚厚的睡衣拿着手机就出门了,现代生活真是方便一只手机行天下。

吃饭间,白雄还是穿着那件薄薄的衬衫,头发绑成一个小揪揪,眉眼低垂喝着稀饭。他的睫毛也很长这是现实的睫毛精吧,乔楠吃饭时总往他这里瞟上几眼,看他穿的那么单薄忍不住问:“你不冷吗?”伸手就过去摸摸衣服,触到衣服的瞬间觉得有些异样,这件衬衫的材质不同于别的,别的衬衫都是光滑的涤纶材质,而这件像是棉的。棉材质的衬衫很少见啊,而且更容易褶皱,也不能放洗衣机里怕洗坏缩水。

“这件衣服是棉的吗?你在哪里买的?”

“不是买的,是我妈妈自己做的,她知道我喜欢穿衬衫所以做了件棉的,每次我洗衣服都是手洗,褶皱也没问题熨斗熨一下就行。”

“想不到你妈妈还挺心灵手巧的。”

“那当然!”

“呀!”乔楠看一眼手机站起来开始忙乱动身:“我该去上班了!你帮忙整理一下,谢谢啊!”

“好的,主人......主人,下班要我去接你吗?”

乔楠跑到门口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站稳脚跟说:“随你。”

白雄看着她的这副样子捂嘴笑了笑。

节后第一天上班,办公室里都死气沉沉的,大家脸上都挂着一张没睡醒的丧尸脸仿佛精力都在元旦假期用完了。乔楠到达办公室时离正式上班还有十五分钟,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是奶黄包和烧麦还有一袋豆浆。

小宋和小陈都已经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工作看书,特别是小宋,平时看到乔楠都会高兴地打招呼和她说:早饭放在她桌上了。但今天她很安静也没有看到乔楠,她的桌子上放着一本书而她手中拿着笔在书上写写画画,嘴里还念叨着什么。乔楠看小姑娘那么认真学习也不忍心打扰她,拿着早饭去到茶水间利用上班前空余的时间抓紧吃早饭。

中午吃饭,小宋也是草草吃几口后回办公室埋头看书,乔楠看她愁眉苦脸的样子奇怪地问道:“小宋,你心情不好啊?”小宋没说话。

“小宋,小宋?”

“啊?怎么了楠姐?”

“你心情不好吗?我看你一直苦着一张脸。”

小宋望了望摊在桌上的书本叹口气说:“楠姐,我才知道原来做大家这一行要考那么多证书,先是初级会计,再是中级会计,最后是高级会计,如果你想继续深造你还得考CPA、CMA、ACCA......唉......”

“那你以前有考过什么证吗?”

“恩,大学考过会计资格证,但是后来取消了!所以我爸妈让我继续考,他们说至少考到中级为止......楠姐你都考出了哪些证书啊?”

“我的话,资格证,初级,去年拿到了中级证书。”

小宋一脸崇拜的望着乔楠说:“楠姐,你好利害啊!可以教我方法吗?我现在被书上的这些理论常识搞得一头雾水。”

乔楠拿过小宋正在看的《初级会计实务》翻了翻说:“这个实务主要是分录和计算你搞懂了就没什么问题了,恩,我到时候给你推荐一个网课吧,那里有很多讲的不错的会计老师,你挑一个自己喜欢的适合自己的老师听就行,至于费用嘛,有高有低看你想报哪个班,如果有疑问可以问我。”

“害,只要能考过多贵我都学,这钱我出得起!楠姐谢谢你帮我。”

乔楠嘴上说着“没事”心里却只能苦笑一声:“有钱人果然不一样啊,多少费用出得起,我就是穷上加穷的穷人,不能比不能比。”

下午工作时间,乔楠正在埋头做账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手上还拿着一只信封,顺着这只手的主人看去是“浪子”郑舒望,此时他正用一种暧昧的眼神看着乔楠,两人对视时他还挑了挑眉say hi,乔楠感觉中午饭都要反上来了,不过还是控制自己想打他的冲动瞄了一眼信封说:“什么呀?”

“你猜。”

“没别的事别打扰我工作!”

“不是不是,就......我写给你的.....你知道吧,情书!”

乔楠气的想拿起桌上的键盘砸向郑舒望的脑袋,但她还是继续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时小陈从电脑后探出脑袋来慢慢悠悠地说:“老郑啊,你就别调戏大家部门的美女剩斗士了,有什么事赶紧说吧。”

“就是发票还有报销单,今天不是元旦后的第一天嘛,我拿来了。”

乔楠毫不客气地从郑舒望手中抽走信封,信封的边割了郑舒望的手指,他“嘶”地一声皱起眉头捧着被割伤的手指嘟囔一句:“美女一点都不温柔。”乔楠假装没听见从信封里拿出发票和报销单抚平后叫小宋打开电脑的EXCEL表,这张表里记录着所有差旅费的行程,借出的金额,报销还回来的差额。这些报销的费用计入其他应收款。

看完发票和表上的对比,乔楠的脸黑了下来,她先问小陈几号关账然后把发票凑到郑舒望眼前开始教训他:“郑舒望,你去出差这两天总共就给你2500的费用,你住一个酒店就3000?你怎么住出来的?还有这发票跟你说过要和机票车票黏在一张纸上拿过来吧?你还把它们分开放知不知道到时候还要大家来帮忙粘增加工作量,你能不能别给大家添麻烦?!”

“不是,我就想住个好酒店嘛,你们这2500我连机票费都不够,这机票还是拿我的东航卡的积分刷的,2500全给酒店了,我还倒贴了500呢!”

“你还有理了是不是?!你这叫虚开发票!还好这是普票要是增票你和你住的那家酒店得负法律责任的!”

郑舒望看了一眼小陈惊讶地问:“有这么严重吗?”

乔楠翻了个白眼说:“大哥,有时间多读书别净想着泡妞好嘛?这样其他的我不追究了!大家账5号关,你把你住宿的实际金额让那家酒店再开一张发票出来,5号之前务必送我手上过时不候!就这样别磨蹭!”

郑舒望拿着发票迷茫地看了乔楠一眼后说:“好吧......还好我有那家酒店的电话,还是个美女给我的哦!”说道美女他的眼里闪出光芒,让乔楠和小陈频频摇头。

“对了,陈老师,你刚才说我是剩斗士?”

“没有,没有,你听错了,工作,工作。”小陈推了推眼镜继续看着电脑屏幕。

下班时间到了,白雄已早早地等在楼下,他上身穿着白色的毛衣米色的外套带了条同样米色的围巾,下身穿着黑色的裤子以及黑色高帮靴手叉口袋等在门口,嘴里呼出一团又一团的白气,时不时往里瞄一眼。

路上有一些路人看着这个帅气的男生都在窃窃私语,有些人干脆拿出手机光明正大的拍摄,对于这些白雄已经免疫了,这个社会颜值即正义。

首先是郑舒望拿着包从楼里从出来,他从打车App上叫了一辆车,今天和他的小女朋友约好去某高大上的餐厅里吃烛光晚餐然后去某高档酒店温存一番,热恋中的情侣总是这样的。在等车的过程中,他看到了白雄,他小心翼翼地凑上去打招呼说:“嘿!哥们!哪个部门的?看你脸生,新来的?”

白雄被着突如其来的招呼弄的发懵,他看了看郑舒望没说话,郑舒望也没在意在旁边自顾自的说:“唉,这现在新来的小青年啊都太腼腆,不会打招呼,不会说话,连合群都不合群,连我这个社交达人都没法制服他们,真是令人头疼!”

“我不是你们企业的,我是在等人。”

“谁啊?”

“白雄!”白雄刚要说话,乔楠的声音就从后面传过来,她飞快地跑向他,挤开郑舒望抓住白雄的手臂对他笑笑。郑舒望惊讶地望着两人指指说:“哦......乔楠怪不得你不接受我原来早就声东击西有秘密男友了!”

乔楠甩甩手神气地说:“去!谁跟你说这是我男朋友了?这是我表弟,今天他来接我!”

“表弟?嗯......那看来我还有机会。”

“什么机会?”白雄冷不丁问一句。

郑舒望刚想说话,电话铃响了,接完电话后郑舒望叹口气说:“我车来了,我去约会了,走了!”

乔楠鄙夷地看着郑舒望远去的背影“哼”了一声说:“花心男!”

上一节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