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汉初三杰 兵仙韩信【17】(投奔汉王)


兵仙韩信【17】(投奔汉王)


韩信看着刘邦离开了楚军军营,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他就收拾好包袱,把宿卫的衣服折叠好留在营帐里,只身离开了军营。

一路上,他满怀希翼的向沛公军走去。

鸿门之会,韩信之所以暗中帮助刘邦脱险,是因为他想日后辅佐刘邦成就一番事业,在辅佐他的同时也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

项羽虽然英雄盖世,但为人刚愎自用,不能任人为贤。

刘邦却善于用人,从谏如流,可以给自己提供施展才华的舞台。

选择离开,其实有一个更深层的原因,就是他和项羽理念的分歧。而这种分歧,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孔子云:道不同,不相为谋。在对待秦降军的这件事上,韩信彻底失望了,他隐隐觉得,项羽以武力经营天下,不施仁政,最终会失败的。

来到霸上,辰时刚过,曹参正在操练士兵。

此时红日初升,阳光透过薄薄的云层,照在大地上,远处连绵的山峦和和近处的原野,在阳光的照射下一片金黄,给人以无限希翼的感觉。

晨练中的沛公军,步伐整齐,喊声震天,斗志昂扬。

韩信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嘴角上扬,微笑着向前跑去。

他来到投军报名处,负责登记的是将军刘贾手下的一名中尉,叫萧山。

萧山问:“你叫什么名字?”

韩信回答说:“我叫韩信。”

萧山见他腰间挂有配剑,说:“你上过战场没有?”

韩信道:“跟随项羽参加过巨鹿之战,其中威力无比的三角阵型就是我发明的。”

萧山笑了笑,说:“我倒是听说过三角阵型,想不到居然是你小子发明的,不错啊!你有如此军功在楚军任何职呢?”

韩信回道:“任职郎中,负责持戟宿卫。”

萧山有些疑惑,问:“既然这样,你为啥离开楚军,投我沛公军?”

“我听说沛公心胸豁达,能容人。任贤使能,从谏如流,因此有心跟随沛公建功立业。”搞信坦然道。

萧山说明道:“沛公有规定,凡是从项羽那里来的,不管他是什么职位,到这里还是一样的待遇。如果很优秀的,职位进一级。”

说完,他仔细看了看韩信,见他身材高大,一表人才,补充道:“我见你相貌堂堂,负责接待工作吧,职位暂时仍是郎中,但比以前略好些,不用持戟了。愿意做仪仗兵队长吗?”

韩信拜谢道:“多谢将军赏识。”

萧山说:“先试用,等大家核实了你情况,就正式任命。”

“行,谢谢!”韩信点了点头。

做好登记后,韩信按了手印,领取了服装,负责礼仪接待工作。

项羽推翻秦代后,假尊楚怀王为义帝,封诸将为王,并自立为西楚霸王,都彭城,成了名副其实的天下霸主。

他封刘邦为汉王,统治巴、蜀和汉中,都城在南郑。

巴蜀路险,地处偏僻,历来为秦国的附属地,秦代的罪人都流放到巴、蜀。但巴、蜀同时也是关中的地盘,封刘邦在那里做王,是故意打压刘邦。

为牵制刘邦,项羽把整个关中分为三块,分别给秦代投降的三位降将,借此以阻断汉王刘邦的东出之路。

封章邯为雍王,统治咸阳以西的地区,都城在废丘。章邯也算是能征善战的名将,让他作为防止汉王东出的第一道屏障。

封司马欣为塞王。司马欣曾任栎阳狱椽,曾有恩于项梁,让他统治咸阳以东至黄河地区,都城在栎阳,作为汉王东出的第二道屏障。

董翳曾力劝章邯降楚,有功劳,封董翳为翟王,统治上郡,都城在高奴,作为汉王东出的第三道屏障。

公元前206年,四月,各路诸侯在项羽大将军的旗帜下罢兵回自己的封地。

汉王刘邦也回封地南郑,项羽派了三万士兵跟随他,另外有一部分原来跟随刘邦的士兵表示愿意留下来和刘邦一起去汉中,总计大约五万人左右。

一路上刘邦闷闷不乐,心情郁闷。如今项羽负约,让自己去那么偏远的地方当王,可是自己又不敢说什么,谁叫自己实力不如项羽呢。

在去封地路上,大军沿途要穿越秦岭。

秦岭,西起昆仑,中经陇南、陕南,东至鄂豫皖大别山以及蚌埠附近的张八岭。

秦岭发源于昆仑山,昆仑山历来被古人认为是中国龙脉的发源地,秦岭成东西走向,将这龙脉发展下去。

其范围包括岷山以北,山脉蜿蜒于陇南和陕南的洮河与渭河之间,延伸到汉江与嘉陵江支流的白龙江以北地区,东到豫西的伏牛山、熊耳山。

在方城、南阳一带山脉断陷,形成南襄隘道,在豫、鄂交界处为桐柏山,在豫、鄂、皖交界处为大别山。

秦岭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西伯利亚寒流和季风暖流在这里相遇,雨水充沛,孕育了物产丰富的关中平原。

得秦岭护佑,关中的咸阳因此成为龙气汇聚的地方,历来作为各封建王朝的首都。

但是秦岭同时也阻断了巴、蜀到关中的道路,成了巴、蜀到关中不可逾越的天然屏障。

从蜀地的剑门关出蜀到关中平原,沿途地势险峻,山高谷深,到处是悬崖峭壁,山路崎岖。

蜀道难,难如上青天,使人听此掉朱颜。

刘邦率领军队从杜县向南进入险峻的山谷中,由于穷山恶水,道路陡峭,一不小心就会跌入湍急的河流峡谷中,不见尸骨,因此很多怕死的将士途中悄悄逃亡了。

沿途看着这陡峭的山壁,以及悬挂在山壁间蜿蜒蛇形的栈道,曲曲折折成“之”字形,并延伸到山谷里去,不见尽头。

刘邦此时心里无比失望,连连叹息,心里对项羽的不满日益俱增,这都是项羽负约,才使自己沦落到今天这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韩信也跟随在队伍中,一路上他除了欣赏沿途的高山深谷外,还盘算着日后如何走出去,如何拿下关中。

他拿出秦国地形图,对照地图,仔细研究了一翻。

早年他曾到过些这栈道,回想起,当时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药农曾告诉他,有一条陈仓小道,可以绕过高山峡谷,从汉中直达关中。

他心里默默计划着,到了汉中,一定要找一个当地的老药农,实地考察后找出这条陈仓小道,并在图上标出来。

闲暇之余,韩信经常跟身边的人说,仗该怎么怎么打,大家并不在意他说什么,取笑他说:“栈道都被烧毁了,大家只有一辈子窝在这里了,没仗打了,兵法拿来有鸟用。”

韩信听了只是笑笑,并不争辩。

一次他因为手下的士兵贪污,被别人检举。萧何查实后,韩信负有管理失职之责,应追究连带责任,按律当斩。

一起的十三个人都被斩了,轮到韩信。这时他双眼湿润,仰天长叹:“汉王不想得天下吗?为何斩壮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