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子兴轮回(4)

第三个冷子兴,预言他乡。他乡,贾宝玉诞生的地方。想那里是太虚幻境,一座丰碑之上,是孽海晴天,是太虚的迷津,是罗织的楚歌,是要喊的楼台,是风雨幻化的亭台。一座座矗立在海天之间的迷幻之处,我的峰背的背地和对立的太极。无穷的山海。无穷的楼阁。无穷的罪恶。无穷的迷津之深处。而我的贾宝玉,正在梦幻里呼呼大睡。正在深邃的海格里免罪而呼吸。冷子兴,仿佛一个人伫立在了黑暗的梦里。梦里,我的贾宝玉,正在淑女坊之上摇曳,正在醇香阁上都亮,等到了太虚的雪之后,我的贾宝玉,翻翻地在梦里打转。冷子兴如同一个劫数之中的神仙,在黑暗的天涯之上,在大荒山之上,在无稽崖之下,在青埂峰之下,在飞鸟的翅膀之上,在黑漆漆的罗织的海牙之上。我的贾宝玉,露出擂动的海风。将空间摇动。将时光缩短。将背部的脊背压住。将山海经的梦幻抵抗。我的冷子兴,一个人的空间,一个人的闪爱之流淌,一个人的演说。

我去你家过。我到了你的家里。我懂啊了。我懂啊了。我到了你的宁国府。演说宁国府。在你的府衙之外,我看到了焦大的鼻子灰。在你的衙门之外,我看到了铁刑的器具。在你的御花园之外,我看到了污浊的大观园。再去你那里,我感到了愧疚。我冷子兴一个人的轮回。偷偷的。悄悄的。站在了花园之外。站在了迷津之外。将天上人间分开。

在天上,我是太虚幻境的镜子。我照出大地的轮廓。在天上,我莹莹的目光,在我冷子兴的轮回的笔尖之上,到处是风别的雨水,到处是抵达的幻海。我站在了海天之间,将宫殿的轮廓画出来。我看到了我冷子兴的难处。在天上的赤霞宫。我只是看到了落霞的孤鹜啊。我只是看到了罗织的最萌而来了啊。我哑语了。我悄然分享了。我出乎意料之外。我最终在他乡的地方看到了贾宝玉的诞生。

在地上,是宁国府。我要开始演说了啊。

什么样的演说呢?有什么样的轮回的演说呢?我说到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说到了贾宝玉的死亡而不死之循环。我说到了林黛玉的死别。那样的蹦背。那样的毁灭。那样的倒塌。那样的天崩地裂。那样的女娲的灾祸。属于贾宝玉的背景。荒唐啊。真的一切都是荒唐啊。名字是荒唐的。书名是荒唐的。句子是荒唐的。明珠是荒唐的。书籍是荒唐的。故事是荒唐的。人物是荒唐的。一切的相思,都被埋葬了啊。我冷子兴站在了江南之地。讲完了故事。讲完了宁国府的故事。还要讲荣国府的故事。还要讲石头城的故事。讲大地的移动。讲神仙的死机。讲迷幻的糟粕。将背对了太虚幻境的人间。讲人间的古意。将人间的换别山崖而图谱出换别的枣木。我的山木啊。我的藐姑射上的糟粕而来啊。我冷子兴被赋予了激别的山木。一切的耳朵听到了。一切的山崖崩溃了。一切的藐姑射之上的丰碑,姚寒冰了,很冷的冰雪疾风上啊,属于我冷子兴的马匹快速地奔跑了。

演说开始了。我的关于贾宝玉的演说。我的关于林黛玉的演说。那一天,我与贾雨村恶人一样,我在天仙阁上,与贾雨村互相杯酒,大家与了天地的幻化,大家有了别亦的一骑风尘吧,我吗。我的地上的阁楼啊。我的突兀的马破碎了啊。我的摇撼的肌肤了啊。北邙山上,一道的精血皮木。一道的阁楼亏变为山鬼。一道的丰碑压迫了山崖。而在藐姑射之上,游荡的四海之外,属于冷子兴的预言了啊。

预言了他乡的诞生。贾宝玉露出了头脑。将太虚的一环环的刀口压住。将大口上的波涛压住。将冤孽压住。护住了迷津的深处。一头头魔鬼纷纷露出。一头头胡桂纷纷踏出。我的波涛滚滚。我的迷津魔鬼了。我的蜜饯之外。我的迷津的涡流。我的迷津的饕餮而万千世界。贾宝玉就在那样的地方。贾宝玉就在对垒的地方。他辞别了太虚之中的警幻仙子。我的警幻仙子啊。我的太虚幻境里的书法家了啊。我饿的台湖之上的风雨楼台了啊。都属于了贾宝玉的诞生。属于冷子兴的演绎。属于眼睛之外的演说。

我冷子兴将阳朔打开。演说了一切的石头城的四大家族。演说了五行之外的山崖。演说了太极之上的宇宙形成。演说了一个服族的不灭。演说了贾宝玉的怪诞。演说别亦之外的单涛之循环。演说公瑾之一体。演说赤壁之波涛。演说梁山水泊之大旗黑压压。演说关云长的千里走单骑。演说赤壁一字,打开而来,纷纷的三国乱涟漪,纷纷的黑气之吹多,分明的怪别之刘銮,金銮殿上的赤金的羽毛,我冷子兴遭遇了纷纷的怪异,将修行了黑暗的赤羽之纷纷。我冷子兴道别而开了啊。我冷子兴将演绎了宁国府故园的无声之武圣。我别亦了大都的羽毛。我辞别了大黑的段誉。一切的大理国之外。一切的江南故园之外。一切的石头城之外。纷纷的雨水啊,落在了我冷子兴的屋顶上。我的造诣空了。我的水门空了。我的糟粕空了。我的佛典空了。我的水域空了。我冷子兴的预言空了。将上藐姑射山。在藐姑射之上,我的滔滔的江河水啊,我的滚滚的江河水啊,我的流淌的碧玉止水啊,属于安魂盖住了,属于庄周的一份份的湖泊了啊,属于老聃的肌肤如雪啊,属于赤金的皇帝,属于劳什子的黛玉之辉煌,属于湖泊之上的在意之纷纷。

第三个冷子兴,预言他乡。他乡,贾宝玉诞生的地方。

在他乡,太虚幻境,无数的楼台之外,无数的阁楼之外,六宫之外,草木之外,云雪之外,浐灞之外,饕餮之外,我冷子兴一亿的轮回,再别离了我的古国。古国之外,山崖崩毁。古国之外,郁郁苍苍的裁量之海之外,在藐姑射之外,我的迷津再度到来。迷津之外。深黑的迷津之外。郁郁葱葱的别海之外。滚滚的波涛之外。藐姑射之外。冷子兴啊,预言他乡。他乡,迷津之处,风之门户,厉鬼能够开合之外,将于黄昏而纷纷抖落。那时的他乡,贾宝玉堆满大雪。而我冷子兴,陷入了大雪之中,迟滞之外,江南的雨雪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