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外


牵你的手去鹿回头,那里有美丽的爱情故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题记

01

浅棕色的背毛,像丝绸一般光滑。点点白斑均匀地散落在黑色背脊两侧,十分惹眼。一缕柔和的光,照在那瘦长优美的身躯上,散发着诗意的光芒。

“太好了,你又来了!我能靠近你吗?”阿黎迈步向前,可坡鹿眨眼间便没了踪影。

“等等我,等等我!”阿黎拼命地跑着、喊着,突然一个踉跄。

原来又是一场梦。不知为何,这段时间阿黎总是做着同一个梦。梦中的坡鹿真的好美,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坡鹿。

阿黎抬头,与窗外的暖阳打过招呼。虽说是新的一天,但他的日子一直过得按部就班。

按照族群的习俗,他十三岁便来到这层峦叠嶂、郁郁葱葱的鹦哥岭搭屋筑巢,只是因为父母身体不好,他不敢住得太远。

每天早上起床后,他要下山回到父母家中,帮母亲砍柴做饭,收拾家务。早饭后,他要和父亲到深山里打猎、采摘药材,以贴补家用。如此生活,平平淡淡,竟也过去了十年。

02

“阿黎,小心!”父亲看到正贴在山崖上采灵芝的阿黎脚步一滑,惊呼道!

阿黎只觉脚下不稳,他极力抓住身边的枝条,无奈枝条柔弱,撑不起他的身子,他重重地摔了下去!

父亲急忙跑下崖底,发现阿黎昏了过去。

“好痒,好痒!”阿黎睁开眼睛发现了身边的小坡鹿,原来是只小坡鹿在挠自己的脸。他挣扎着坐起来,想去摸摸小坡鹿,却发现它着急跑开了。

“谢谢你救了我!”阿黎边喊边摸着自己的伤口。喊完,他累极了,便顺势躺了下来。

“阿黎,阿黎!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母亲努力摇着阿黎的身体,哭喊着。

“阿妈,我怎么在家里?我明明梦到我在山里啊,那只小坡鹿!那只小坡鹿!”

“什么小坡鹿啊,阿黎,你知不知道,大家被你吓坏了,你早上和父亲去采灵芝,从山崖上摔了下去!”母亲握着阿黎的手,摸着眼泪。

“啊,是这样吗?我刚才明明梦见了那只救了我的小坡鹿!就是我在十五岁那年打猎受伤时,救我的那只小坡鹿!”

“它浑身浅褐色,身上有白色的均匀斑点,瘦瘦小小的,很清秀。它很善良,那次是它救了我!”阿黎说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来不及穿鞋,便跑了出去!

03

阿黎跑到他住的茅草屋子,一遍遍地喊着“小坡鹿!小坡鹿!我知道你就是当年救我的小坡鹿!”

阿黎知道,清晨梦里遇见的那只美丽的坡鹿就是当年救他的小坡鹿。一样的浅棕色,一样的清秀,特别是那双清亮迷人的眼睛,他不会记错!

阿黎围着鹦哥岭绕了一圈又一圈,夜色渐渐浓了,可不见坡鹿的身影,他只好先回家。

夜里他辗转反侧,脑子里满是坡鹿。他不懂,坡鹿既然救了他,为何又不出现!

“是你,真的是你,你不要走好不好,我知道你救过我,你肯定认得我,对不对!”阿黎用尽浑身气力,一边追一边朝着前面的坡鹿喊!眼看着快要追上了,可坡鹿又不见了!阿黎在梦中再次看到了坡鹿。

第二日醒来,阿黎要去参加族群里一年一度的捕猎比赛。在捕猎比赛中胜出的猎手,将被授予哈黎族捕猎能手,并且会获得丰厚的奖励,这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极有诱惑力。

参加比赛的青年猎手多达百人,阿黎满是信心,他可是公认的捕猎能手。虽然阿黎爱捕猎,但他只捕猎常见的、对人类有害的物种,而且从不滥捕。

鹦哥岭森被茂密,山陡坡急,只有最熟悉雨林环境的猎手才有机会胜出,如果不熟悉,先不说捕不到猎物,就是走出雨林也是个极大的考验。

阿黎从十三岁时便在鹦哥岭生活,所以他对鹦哥岭再熟悉不过。比赛如约开始,他带着心爱的弓箭和一点吃食,便一头扎进了深山。

04

“坡鹿?是你吗?坡鹿!坡鹿!”阿黎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一次,他一定要找到坡鹿。虽然他还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固执地要找到坡鹿!

阿黎追着坡鹿,走过了遍地荆棘,没过了刺骨河水,他厚厚的衣服被荆棘划破了,胳膊上、腿上都被划出了一道道口子,可他不觉得疼。

转眼天已经黑了。他已经跑出了鹦哥岭,翻过俄鬃岭、猴弥岭,他的体力已经严重不支,他倒下了。

又是痒痒的感觉,阿黎猛然睁开眼睛。坡鹿就在眼前,只是它流泪了。

阿黎拼命坐起来,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坡鹿。突然白光一闪,等他再次睁开眼睛,坡鹿不见了,可眼前的少女?少女的眼泪!

“是你吗?是不是你?!”阿黎发出微弱的声音。

“是我,我叫阿琼,我就是那只小坡鹿。”少女摸着眼泪说道。

阿黎忘记了疼痛,忘记了虚弱,他好开心,他终于找到她了!

“我没有办法,我知道你是一位好猎手,你不会滥杀无辜的!”阿琼再次哭泣道。

“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要这么说?!”阿黎不知所措。

“我生活在鹦哥岭,本来我有一个庞大的家庭,大家世世代代生活在鹦哥岭,无忧无虑。可是,自从你们人类开始捕猎,大家的家便散了!每天都有成年的、未成年的坡鹿被捕猎射杀。到现在,大家的大家庭,只剩下了我自己!我无路可逃!”阿琼说完,站在了悬崖边上。

“等等,阿琼,你要干什么!你不能这样!”阿黎一下子抓住了阿琼!

“阿琼,你听你我说!我不知道大家人类会犯下如此罪孽深重的错误!请你相信我,我会保护你!我不会让猎手们捕到你!”

“我相信你,从我八年前看见你为了放走一只树娃而受伤时,我就相信你了!”阿琼清亮的眼睛里,满是柔情。

“可是,你保护不了我,在鹦哥岭,除了你,其他猎手们还是会捕猎,他们早晚都会抓到我的!”阿琼看着深深的崖底,似乎那里才是她的归宿!

“大家不回鹦哥岭,我把父母接到这里来,大家就住在这里,你相信我,我会保护你,大家永远不分开!”

阿琼回头的瞬间,那道白光再次划破天空,照亮了他们的眼眸。


后记:

《鹿回头》是海南黎族古老的爱情传说,本文是基于传说故事的再创作。

坡鹿是我国17种鹿类动物最珍贵的一种,与大熊猫、金丝猴同列为国家一类保护动物。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