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柳臻逸 真金

运动会只有两天,所以议程满满当当,比赛,精彩的比赛层出不穷。

女子一千五百米因为有大家班最瘦小的女生王芸参加,格外引人注目。

三百米的跑道,二十个人参加比赛,起点就是终点。

王芸站在人群里好像一粒沙子扔进沙漠里。不仔细看哪里找得出。

鹤立鸡群固然显眼,鸡立鹤群恐怕就显不出什么。

发令枪响的时候,那一堆人,一堆女生像脱缰的野马,我都怀疑,王芸在队伍当中会不会被队伍掀起的风浪冲走。

出发的那一堆人里,大家没有看见王芸。

跑出二十米大家就朝最里道切入,抢占好的位置。

狂飙突进,一群女生,一群比赛的女生竟然生出虎虎生气,要么说运动最能体现人的风采。

三百米跑道,正好五圈。

跑过一百五十米的时候,大家看见王芸,她正好在大家观战区的对面,还在第一梯队。大家一起欢呼,好样的!

在第一队行列里,王芸最小,在整个队伍里,王芸最小。我常常担心,王芸随时会摔倒。我不是可怜她,只是想,有那么多长得大的,腿长的,你个小萝卜头,你个豆芽菜,有什么好抢的!

但是,王芸是选出来,在大家班一千五百米能跑赢她的人真没几个。

大家几个胖的男生估计跑她不过。

可我还是担心,是有点瞎操心的感觉。

我醒过神的时候,王芸快要跑到大家观战区了。她看起来不是很累,步伐很匀称,好像不是在比赛,就是随意跑着玩。你这是没进入状态么?

大家喊加油,王芸冲大家招招手,还笑了笑。

一千五百米,第三圈就有人开始走了,人一多,什么成色都有,有人就是来打酱油的。

王芸在第一梯队第六的位置。她们几个把落后的人已经拉开五十米不止了。后边的再走走,那就拉开一百米了。

人真的不能松劲,一松劲被人家甩到哪里都不知道。

我怎么突然想到这事儿呢?是因为我有被甩掉的危机感了吗?不确定!

这么让人不舒服的感觉就不要多想了吧。

我得承认,前几个女生,我和他们一起出发,这会儿我也一定是在场上走的那些人中的一个。

以此类推,王芸在跑步上甩开我五十米是不争的事实。以后大家体育老师就用这样的方式来羞辱大家跑得慢的男生,看大家怎样被跑得快的女生甩开。

真是恨啊!

但是,技不如人就得受着!

怎么一个跑步把我弄得心神不安的,这还是我吗?

第四圈,王芸超过一个,第四了,大家看得兴奋,加油声一浪高过一浪,大家看到了希翼,冲进最前列的希翼!

王芸似乎忘记了大家,只管跑步,场上好像只有她一个人在跑,大家看到自由的王芸,享受跑步的王芸,她的脚步轻盈,好像闲庭信步。

有没有可能再超过一个,大家是这样想的!

比赛这事情,有时真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被那样的气氛裹挟着,被那样的激动冲击着,你都不知道你能怎么样。

大家也不知道王芸能怎么样。

最后一圈,领先的女生回头看看,第二还有多远,其实,真的不远!

王芸还在超越,已经第三了。

最后一个弯道,王芸和第二名并列,她在外道。

最后五十米,第二名已经跑过自己班级区域,王芸快要到大家的地盘了。

女生喊着王芸的名字,男生疯了似的喊着加油,第一名冲过终点,王云在加油声中好像开启了另一台发动机,瞬间超越。

原来并排的第二还在坚持,但是大家看见两人的距离就那么一米、两米拉开。

到达!大家全班沸腾!

接王芸回来,大家使劲拍手,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老班说,王芸这个第二名,含金量很高!是真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