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的花蕊

嫩黄的花蕊,跳跃在欢腾的水泡中,上下纷飞,浮浮沉沉,好一杯淡雅可人的牡丹花芯茶。

这时,如果有一缕阳光射进来该有多好,可就偏偏遇上了阴沉沉的天气。

昨日,同事递给我一个精致的小瓶,说是菏泽牡丹特产。小巧的瓶身,细细的花蕊,与我印象中的茶实在相差甚远。

同事说你不要小看了它,它可金贵着呢。这些看似不起眼的花蕊都是采摘自牡丹花的珍贵初蕾,这花蕊又仅选取花蕾的黄金部分,经过分拈、低温干燥、脱敏等十余道工序纯手工生产,每亩牡丹仅能收获约500克,产量稀少,粒粒含辛、寸寸如金啊!

我将这小瓶放在手里,仔细端看,仿佛看到了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心底里也渐渐溢出了挠人的香味。那时就在想,这么小而金贵的茶,怎么舍得喝呢?一定要选一个阳光的午后,在安静的处室里与自己对饮才好。

可是,人的心情总是随时变化的,就像这时的天气。

昨晚问弟弟满月查体的情况,他说孩子挺好,大人检查时发现了一处肿块,恶性的可能不大,先观察一段时间,再复查。

我一时恍惚了,下午他说弟媳在做B超检查的时候,我没有在意,我觉得肯定是因为弟媳的奶好,不小心挤了奶。现在他告诉我恶性的可能不大。

我慌忙将报告单发给同学看,同学又问了她们的医生,今天早上给出了建议,让尽快换大医院复查,做病理看情况。

我给弟弟说时,能听得出他的疲累和对未知的惶恐,我又何尝不知道这种煎熬!

琬儿十个月时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她左侧肩胛骨高,建议细查。大家完全没有任何准备,一直认为她胖,根本不认为这会有什么问题。

我清楚地记得坐在检查室外等报告单的心情。时间走的太慢了,钟表每滴答一声,我的心就被敲打一下。想让报告单快点出来,因为出的快就说明没问题,可过了两个小时依然没有出来,我又安慰自己,可能情况需要仔细判断。我多希翼报告单上是轻飘飘的一句“无明显异常”啊!

可事实是确诊的,琬儿要做手术,但得等她再大一点儿,等她可以承受手术的时候。

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等待的滋味。只是,大家的等待是确定的,剩下的只是无论前面多么艰难,大家都必须去面对。

我永远忘不了琬儿一岁十个月做手术时,我在手术室外等待的那两个半小时,那也是等待的滋味。可那种等待是不确定的,是最揪心的。

而现在,弟弟也要经历这种不确定的、揪心的等待。可我能做什么呢?我也只能是等待。

放下电话,看着案头的花芯茶,我却无法工作。就泡一杯这温暖可人的花芯茶吧。入口却是说不出来的青涩。

沸腾的茶水停了下来,嫰黄的花蕊便也沉到了杯底。这浮浮沉沉,这翻腾跳跃,怎么看都是人生的缩影。

大家这一生,要经历多少浮沉呢?开心喜悦的时候,自然体态轻盈,翻飞自由,而遇到挫折和困苦,便如这花蕊,静静地沉下来,独自品尝这苦涩的味道。

可为何沉在杯底的花蕊,它能如此沉静?大家呢?大家也能如这浮沉的花蕊一般,洒脱淡然、默默处之吗?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