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Ⅰ一念之间

“佛说,苦非苦,乐非乐,只是一时的执念而已。执于一念,将受困于一念;一念放下,会自在于心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题记

01

“你看看你做的这是什么方案,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赶紧走!!”黑脸老板将我做的设计方案摔在桌子上,脸变得更黑了!

我忍了再忍,没有发作,只是一声不吭地将方案拿起,快步走出了那间憋闷的屋子。

我走出屋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里好,外面的同事们一定听到了黑脸老板的怒吼。

我爬上办公楼的顶端平台,点上烟,俯瞰着楼下的密密麻麻。那密密麻麻的钢筋混凝土,令我眩晕,我仿佛不受控制般地跌进了黑色的暗河……

02

“亮,大家分手吧!”阿珂站在昏黄的街灯下,背对着我,语气很平和。

我不知道说什么。我知道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但真的到来了,我却手足无措。

我和阿珂相识相恋于象牙塔,毕业后,阿珂凭借自己的才能成功进入一家不错的外企,工资待遇和工作环境都令阿珂满意。不到两年的时间,阿珂便被提拔为部门主管。

相比阿珂的顺利,我却满是坎坷。我的父母在我九岁时离异,我只得跟随爷爷奶奶生活。我靠着亲戚朋友的资助读完大学。毕业后的两年里,我换了五份工作,要么工资太低,要么老板严苛,要么工作环境太差。

在阿珂面前,我变得越来越不自信。我很清楚阿珂想要什么,所以我只能不停地换工作。可到头来,却发现我的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

阿珂的想法并没有错。她要在这座城市里扎根,要生活富足,要人生精彩。扎根的首要目标就是在这座城市里拥有一处住房。然而,高价房屋就像一座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

我知道,阿珂人长得漂亮,也有才能,她企业里追求她的高管很多,只要她同意,她便不用如此拼命。

“阿珂,谢谢你喜欢我,祝你幸福。”我的嗓子像被浓烈的烟呛到了,干涩疼痛。

就在我不知道如何安顿自己的心绪时,奶奶打来电话,让我回家一趟,说家里有事。

我连夜乘车十二小时后回到老家,没想到迎接我的是爷爷的虚弱。爷爷拉着我的手,已经不能说话,但我知道,爷爷想说什么。

爷爷一生好强,父母的离异让爷爷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所以他所有的希翼都寄托在我身上,他日夜劳作,将我送进大学,为的就是有一天,我能光宗耀祖。

艰难的苦力劳动让爷爷透支了身体,面对爷爷的无力回天,无尽的愧疚如同虫子一般噬咬着我破碎的心。

03

“兄弟,看你愁眉苦脸的,遇到难事了吧!”喧哗吵闹的舞厅里,一名样貌不凡的男子坐在了我的对面。

我没有搭理男子,生活对我来说只是一潭死水,再也不会起任何波澜了。

男子看出了我的颓废,叹息一声,只说了一句:“我认识你,有困难可以找我。”说完,男子留下电话号码便离开了。

我握着手里的酒杯,怎么都想不起来男子到底是谁,为何说认识我。索性不想了,我又一次把自己交给了酒精。

刺眼的阳光照射到我的脸上,我睁开眼睛,死命地瞪着阳光,似乎那就是给我无尽苦难的恶魔。

黑脸老板自从上次怒吼后便有了辞退我的想法,所以在我提出辞职时他什么都没说就同意了。我忘不了黑脸老板看着我离开时那想掩饰却掩饰不住的轻松雀跃。

辞职后的我突然想到那个男子,我打过电话去,男子爽快地约我见面。

原来这名男子是我之前工作时联系的一个客户企业里的经理,叫高岩。高岩离开那个客户企业后自己创业,成立了一家对外贸易企业。

高岩认可我的工作能力,想聘请我任职他企业的对外贸易负责人。

虽然上帝关上了一扇门,但它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我觉得我的好运气要来了!

04

我到高岩企业任职后,工作做的得心应手,高岩很欣赏,同事们也好相处。

有一天,高岩交给了我一项特别重要的任务,让我去英才街与企业的印度客户交接一份材料。

“这份材料特别重要,关系到大家企业的发展和未来,关系到你我荣华富贵的后半生。”高岩怕我意识不到重要性,特别对我强调了一番。

离约定交接的材料还有一个小时,高岩又把我叫到了办公室,高岩起身将办公室的门关好。他并不着急对我交代什么,只是站在了落地窗前。

我有些纳闷,正不明所以时,高岩开了口:“张亮,你在我企业工作这段时间,我很满意,你能力强,人品好,是我企业的栋梁之才。但是你也知道,这段时间对外贸易不好做。”

正当我以为自己又要被辞退时,高岩继续说:“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告诉你。今天你要去交接的材料,其实不是普通的材料,是一包最新毒品和毒品研制密方。”

我后退一步,差点将身后的椅子撞倒。我讶异极了。我从来没有想到高岩会做这种事,这是要犯罪啊!

“张亮,我知道,我这一步是铤而走险,但你想想,如果大家顺利拿到了,大家的后半生就不用这么艰难,大家就会过上大家想要的生活了!”高岩一时激动,我的胳膊被他捏疼了。

这切身的疼痛,瞬间惊醒了我。“不行,不行,高哥,我宁愿好好工作,工资少点也没关系,但我不能去做违法犯罪的事!”

高岩见我不开窍,继续说服:“你不想想,就你这些工资,你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这个城市里的房子?你不记得你女朋友为什么要和你分手了吗?你不记得你爷爷的殷切希翼了吗?”

我腿脚发软,蹲下了下来。我怎么不记得阿珂的分手,怎么不记得爷爷的希翼!可我,真的能这么做吗?

“你放心,大家就做这一次,你交接的地方是高级酒店大厅,人来人往,印度客户交给你一个信封,你拿回来就行了,谁都看不见!”高岩再次许诺。


05

我抬起头向上推了推眼镜,确认过路标上“英才街”三个字,呼吸开始变得局促起来。我将手压住胸口,眼睛早已从街道左边扫过,又转到了街道的右边,林立的高层建筑渐渐被撕开一个角......

我还是来了,我屈从了现实。

我终于找到了那家高级酒店,大厅富丽堂皇,人来人往。我坐在靠窗的沙发上,拿起桌子上的报纸。

我看不清报纸上的字,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就在我受不了这种等待想要离开时,一名黝黑肤色的男子走了过来。

他坐下来,气定神闲地叫了一杯咖啡,然后用流利的汉语同我交流。说话期间,他自然而然地拿出了包里的信封,递给我。

我看着他行云如水的动作,看着信封递了过来,我伸手去接,摸到了,拿到了!我拿到了信封!

我拿着信封,想把它放到我的公文包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公文包的拉链怎么都拉不开。就在我准备换一个位置时,一行黑衣人迅速跑到大家面前。

“别动!大家是警察!”我这才发现,黑衣人手里拿着的明晃晃的东西,是手铐。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