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都该有个度

大姐我刚从建设局回来,干什么去了?

“对面的诊所的老板去建设局,举报我的工人受工伤,在她那里治疗不给医药费,建设局局长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合适情况。”

“你到那里怎么说?”

“我的工人只是操作失误,造成轻微烫伤,另一个也是不小心铁皮割伤,都是小伤而已,这些小伤都是在所难免,大家去小诊所,就是因为伤势很轻,在小诊所能省点医药费,当时也是对她的信任,也没一天一算账,没有想到二十多天之后,结账她竟给了开出一万四千多元钱的药费,这些钱就是在市医院也够了,但是去了合作医疗报销也就是四五千块钱,她开出的所有费用的清单,该用的用,不该用的也用上了,一个烫伤给挂了二十多天的优克,这个药最多就一个星期,还有很多,就不说了,这样的费用大家能接受得了吗?她的行为构成什么?你们说说看?”

“这个事,不是大家管辖范围内,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们都各退一步,把事情解决得了。”

“既然,她自己挑起来的事,今天我非得讨个说法不可。”

“那你就去卫生局,根据你反应的问题,他们会酌情处理的。”

我去了卫生局,卫生局的职员接待我,听我说明情况后,让我直接去找局长举报,局长派到他们的手里,他们就调查取证。我走到局长办公室门口,却没有抬起手敲门,这心又软颗,想想她一位单亲妈妈带着两个孩子,还有公职,如果我进入如实说出来,事情弄大了,她被停职,或被处罚,对于我来说都是得不偿失,她能把事情做绝了,但是我不能那么做,凡事都得为自己留条后路,何况我也不想不给钱,只要她的药费合情合理,就是我再多给她一两千元,我都毫无怨言……

于是,我又踅回那个职员的办公室,我把我的想法和他说了,他听我的话有道理,笑着说,你这人心地太善良,都这个时候还能为她考虑,真的很难得,这样吧,明天我了解一下具体情况,我来帮你们调解一下。他把我反应问题做了笔录,并且留下联系方式,我出来时,心情很轻松,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庆幸自己没有做过分的事情。

小弟,你这样做很对,无论做什么事,都要为自己留有余地,这次如果她能以一个医者的良心处理,站在大家的立场考虑问题,她不但能赚到钱,大家以后为她得多先容多少患者,她的诊所会越来越火,没有想到她竟被一时的利益蒙蔽双眼,真是鼠目寸光。

我坐在屋里抬头就能看见她的诊所,想想当初还是我先容弟弟去的,我怎么也想不到会弄到这样,我都不知道再见面的时候该怎么和她说话,唉!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