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 | 沧海盲龟

温馨提示:本故事可能涉及部分恐怖情节,敬请慎阅。



在茫茫的深海之中,一只失明的海龟四处游荡,好不容易,一个偶然的机会使它冒出海面,仅此得以片刻喘息,然而,在它的眼中,只有无边的黑暗,没有丝毫的光明。

那是漫长的黑夜,黎明似乎跟他一样,迷路了。

这偌大的京城,纵使是富奢繁华,也无他半寸安身立命之所。原以为凭借刻苦耐劳的性子,就可得到老板垂青,但劳工之间为了蝇头小利针锋相对,生性淳朴的他终究无法敌过深谙世道的老劳工们。低微的出身,仿佛纠缠不休的诅咒,教他总被人蔑视与质疑。

就如这次,仅是一位顾客的小额赞赏,便成为他被人诬陷的导火索。雇佣他的古董店老板竟轻信谗言,认为他偷盗店铺财物,遣人对他四处搜寻。

他特意躲开了赌坊,因为初到京城时,他曾被掌柜所谓一本万利的噱头骗到赌局之中,将母亲辛苦为他攒存的盘缠悉数输光;又绕过了青楼,因为那青楼的老鸨曾以招收伴读为名,将他骗到一富商家,差点成了那老头的男侍;再远离他曾经当差过的黑药坊,因为他们名为出售低价药品利民,实则在药中掺杂成瘾-毒-药害人。

不想同流合污的他,跌跌撞撞,辗转在陌生的巷子中,误闯进一家寺庙里。饱受饥饿的他,偷偷潜入厨房,狼吞虎咽地解决了几块面点,躲藏在角落偷享那半刻的安宁,莫非只有佛门净地才是他真正的投身之处?

他小憩片刻,忽然听到门外激烈的打斗声,便受惊而起。为免被人寻获,他偷偷从厨房窗口爬出,不料撞到一位年约七八的小沙弥。

他正要逃跑,那小沙弥竟不慌不乱地安慰他:“施主莫慌,是起义军作乱罢了。”

“为何作乱?”他随口一问。

“阿弥陀佛,或许是为世俗之见,为贫富不公,近年屡见如此起义者。”小沙弥说明。

这想法听着不错,不过他一心逃脱,仅对小沙弥点头,以示回应。

“施主不必担心,大可安身于此。不管盛世也好,乱世也好,唯正法方能远离苦海。”

在他眼中,不管正法邪法,只要解开当下的困局,便能脱离苦海,于是匆匆告别了小沙弥,从后门离去,冷不防一头撞上老板那帮追寻者。他只得转身逃跑,直奔往寺庙正门去,而前方正是起义军作乱之处,人声鼎沸,浩浩荡荡。他迅速隐藏在人群之中。只见那帮人追到半路,一见作乱者,便纷纷慌忙而逃。

在那一刻,他在乱军中竟尝到前所未有的快意与安乐。由此,他成为起义军的一员,以拯救苍生为名,劫富济贫,连寺庙也不能幸免。京城的多家寺庙,曾是京城重要资助扶持之地,如今庙中的物资也全被席卷一空。

适逢外邦战乱,京城兵力匮乏,乱军势力日益壮大。而他,更因与军头身世相仿而深得重用,继而成为军头的得力副手。

在前往皇宫的路上,他重遇古董店老板,命人强收其家中财宝,并将其妻女分发至军中能人。面对跪地求饶的老板,他冷笑道:“风水轮流转,你总算有今日!”话毕,他抽出长刀挥往他项上。那日,苍天失色,风云暗涌,冷雨交织。

乱军所向披靡,趁势突进,直捣皇室,火烧宫闱,哀鸿四野;昔日的兴盛繁华,今夕的残垣败瓦。曾一度以为是牢不可破,坚不可摧的京城,顷刻毁于兵戈扰攘的动.乱.之下;无可依靠的百姓们,无奈没于颠沛流离的黑暗之中。

一层巨浪袭来,海龟被海潮卷回深海。它无时无刻地渴望能回到海面上,但是在无尽的漆黑之中,分不清东西南北。它彷徨无助,极力挣扎,可始终徘徊在黑暗冰冷的深海之中。

在无际的黑暗之中,某个角落露出略微闪光之处,正在逃亡的人们争先恐后地奔向那个角落。要是再不通往光明之处,他们将会被冰冷的黑暗吞噬。

那群逃亡的人拖着深受寒冰侵蚀的躯体,纷纷爬进入口,艰辛地进入狭窄的泥道中,陆续顺利脱离险境。走在人群最后的他,前身扑进入口中去,双脚才从冰冷之中抽进来,右脚突然被一只手抓住。在那入口闭合的前一刻,他右脚狠狠往后一甩,那只手的主人惊呼一声,坠入深渊里——听这声音好像是黑药坊的施毒者。但他顾不上这些,只知道那些赶不上的人们将会继续停留在黑暗世界里,饱尝寒冰刺骨的折磨。

自从他有意识开始,就没有停息过逃亡。每当到达一个新的地方,都希求会有喘息的机会,但接踵而来的往往是更可怕的危机。眼下这地方显然比原来舒适多了,他感觉冻僵的身体开始融化,知觉渐渐恢复,便急忙赶往前方的人群中。

突然,天空传来隆隆的轰鸣,只见无数的闪光从天而降。起初人们以为有救星赶来,接着他们脸上又相继露出惊恐的神色,因为天上落下的是赤红的火石雨。

那些熊熊燃烧的焦石,砸到他们身上,火焰迅速在身上蔓延,以致他们陆续变成火人。在那些火人中,他仿佛看到青楼老鸨在烈火中焚烧挣扎,还有赌坊掌柜带着火焰在地上翻滚,更有视他为兄弟的军头瘫在地上被烤灼得四肢抽搐。

他自己也被浑身烧成焦炭,但仍强忍着痛苦支撑着身体,经验告诉他,要继续爬往前方,不然将有大难临头。才爬出没多久,他身后的那一大片土地就突然燃烧起来,更有地面裂开,涌出滚烫的岩浆,把余下的人们通通掩埋了。

这时容不得他多想,因为岩浆正从他身后急速翻涌而至。他极力划动着焦炭状态的身体,在地上残留炭灰的划痕。眼看要摆脱这个险境了,可前方的地面突然爆裂,喷发出数丈高的岩浆,将他包围。他最终还是被掩埋了,在高温的岩浆中,仅剩的肢体融成一片流火。

待一切消散之后,他的身体冷却回原状。一睁开眼就看到幽暗的天空中闪着霹雳火光,他不忍多看身后那些被折磨得体无完肤的残躯,匆忙逃向前方的丛林之中。

丛林阴凉的环境,教他感觉舒适无比,尤其是他发现丛林中流淌着一条清澈的河流。经过猛烈烧灼之后,身体已经严重脱水,现在只要听到那潺潺的水声,便欣喜若狂。他连滚带爬地来到河边,一头探入水中,清凉与湿润让他通体舒畅。

他贪婪地张嘴深吸了一口清凉的河水,那股清凉在口中骤变成腐霉的粘稠感一一这根本不像是河水!他立即把头从河中抽出来,一手抹去脸上的粘液,发现眼前的并不是河流,而是浸泡着各种腐尸,臭气冲天的昏黄色泥浆。

他吓得立即伸手进嘴里把那些粘稠的污泥抠出来,转身拔腿就跑。然而,他身下的泥地突然下陷形成泥坑,以致身旁的污泥快速涌入泥坑之中。

他无处可逃,但是仍不愿放弃,双手交替抓住坑壁的泥土,尽力往上爬,最后一手抓住坑外的一个石头,只要使出最后的一道力气就能离开了。

正在这时,他手上的石头竟活动起来,慢慢移向他面前。原来他手上握着的不是石头,而是一个沾满污泥的骷骰,这骷髅的长相酷似古董店老板,正张开嘴里的獠牙冲向他。他慌忙松手,整个身体落入到坑里的泥泞之中;他四肢挣扎,还没稳好重心,污泥里的腐尸便活动起来,接连依附在他身上……

那失明的海龟在海底奋力摆脱紧缠在身上的海藻,漫无方向地在深海中游荡,历时久远,几经艰险,终于把头伸出海面,它贪婪地深深呼吸。此时,龟颈正好穿过一块带孔浮木中的圆孔,也许这回能喘息的时间,可以稍微延长了。


随着缓和的调息,明媚的阳光从眼缝中徐徐而来。

“你都看清楚了吗?”在宁静的禅房中,大师那浑厚的嗓音,似乎富含安稳神志的妙用,教他动摇的心智找到了停泊的港湾。

他张开双眼,点点头,“嗯,要不是大师亲身指引,恐怕我一辈子苦思冥想,也想不清楚这些复杂的关系。”

他眼角微湿,回想这一生,竟如此荒唐至极。

他出生在普通家庭,父亲是工厂保安,母亲是钟点保姆,自小过着艰苦的生活。父母学问都不高,在忙碌之余,对他除了打骂,根本不会教半点为人处事的道理,唯一庆幸的是拳头之下出孝子。好不容易熬到中专毕业,他便出来打工了。

他能被养大成人已非易事,本想着就这样庸碌无为地度过一生,不曾想竟被母亲的工作,改变了他人生的走向。母亲在一位富商家里做保姆,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去接应母亲的工作,被这位富商的女儿看中了。他一度以为自己活在梦里,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尤其是这位富家女坚决要嫁他,向她父亲以死相逼的时候。

他紧张地站在她别墅楼下,将从二楼跳下的她接在手中。着地那一刻彻骨的疼痛,还有她在怀里亲他的那一刻幸福,更让他对此事确信无疑。她父亲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这门亲事。在成婚当日,他兴奋地问她为何会这般死心塌地喜欢他。她的回答让他毕生难忘:“我对你一见钟情呗,你就是我憧憬已久的那种类型,虽然你不太帅,但我就是发自内心地喜欢!”

两人成婚之后,他便顺理成章地接管了一些生意。刚接手时的得心应手,令他在企业里的威望骤增,平步青云;每日应酬客户,成为他的家常便饭,久而久之,他也沉醉在声色犬马之中。

原以为生活会越发精彩,但世事难料。一日,他太太因长期埋怨他只顾享乐不顾家庭,一时蒙蔽了心窍,再次从别墅上纵身跳下,可惜这一次,楼下没有他,活生生摔成了植物人,而他岳父也因此经不住打击,心病急发,一夜暴毙。

这一毁灭性的打击,不但痛彻他心灵,更重创了他在企业的影响力。他日益遭人排挤,最终被迫离职。虽然婚后积攒了不少,尚能维持一些时日,但父母与日俱增的牢骚,以致家不成家。满身负累的他,只得离家出走,沉沦于烟花酒色;直至身无分文,烂醉如泥,被人无情弃置在冷巷之中……

“如果不是遇到大师您外出化缘,我也不会安心坐在这里了。”他摇头轻叹。

“这是大家之间的缘分,早在那个乱世,就已经注定了。”大师语气平和。

“这关系真是太复杂了,原来大师您就是当年的小沙弥,而我今生的父亲,是被我杀死的古董店老板;我跟随的军头,竟然成了我今生的母亲;曾经骗过我的赌坊掌柜做了我的岳父,青楼老鸨,却做了我今生的老婆。”他难以置信地盯着跟前的茶杯,大师给他加满新茶。

“这都是因果业力显现的轮回,都是众生的贪嗔痴导致的。”大师说明着,“众生为了各种欲望,起心动念,无不充斥着贪、嗔、痴。比如当年的赌坊掌柜和青楼老鸨,为了钱财,生起的是贪念;你为了眼前的利益,不分正邪,是愚痴;为了报复,对古董老板所做的一切,是嗔恚。因为贪嗔痴这三毒,导致众生在生生世世流转在轮回之中,永远得不到摆脱。”

“只要我今生能够再次回到企业,拿回我应有的一切,我今生也算安乐了,摆脱了。”他低头说。

“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即使它能让大家得到安乐,也只是暂时的,不是究竟的摆脱。在这些轮回当中,你还没看透吗?看看那坚固的城墙,金碧辉煌的皇宫,说垮就垮;那些享尽富贵荣华的皇亲国戚,说死就死;还有你今生的生意,妻子,岳父……大至宇宙星球,小至花草树木,这一切都是无常的,没有恒定不变的。你若是固执其中,你人生中就会被欲望和贪念占据。越是贪执,越是自私,越易起嗔恨心害人,越易愚痴而不知悔改,恶性循环,最终不得不堕入地狱受苦。”

“你说的地狱在哪里?”他问,“只要我远离它就可以了。”

“你们过去曾经一直受各种折磨和逃亡的地方,就是地狱。作恶多端的人,死后就会堕入地狱,这是业力决定的,自己无法控制。在成为乱军的那一世,你死于战乱,之后你就堕入了八寒地狱、八热地狱、近边地狱等等,除了地狱,还有饿鬼、畜生这些恶道。经历过无数个世代的轮回,直至你的恶业消尽,善缘具足,才得以重返人间。”大师向他投以悲悯的目光,“可惜啊,一回到人间,你们内心的贪嗔痴,又再次失控了。你可知道,能得到自由的人身有多艰难?”

他茫然摇头。

“众生得到自由人身的机会,犹如茫茫大海中的盲龟,每一百年浮出海面一次,在露出海面时,正好遇到海面一块带孔的浮木,头恰好能穿过浮木的孔。”

“这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大师点点头,“即使海龟能浮出海面片刻,也无法得到自由的人身,就像无数世代之前,你忙碌于生计,痴迷在乱军之中,根本无暇静心考虑自己的自由。而盲龟回到大海深处时,就像众生沉沦在地狱、饿鬼和畜生这些恶道之中,时时刻刻承受着罪业的苦果,那就更加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了。”

一想到地狱以及生离死别,他连忙跪拜在大师面前,恳切忏悔自己过往的罪业,“大师啊,我明白了!我这辈子做了很多糊涂事,死后一定又会堕入地狱的,请您发发慈悲吧,既然这辈子我有机会与您相遇,请告诉我如何脱离这个苦海,我不想再堕入轮回了!”

“佛祖慈悲,能否摆脱,成败皆由你。”大师温和地说,“从这一刻起,你能否放下世间的固执,一心皈依三宝,行持善业,修学正法?”

他在大师跟前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我愿意,感恩大师!”在回答的那一刻,他身上似乎散发着一股温暖的能量。

拜别大师后,他回到家中恪守孝道,悉心照料昏迷的妻子,克服生活的困难,成立了一个慈善机构,招募了一位得力的助手以及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士,为众多孤苦无依的人无偿提供援助,并在大师的指点下,坚持修学佛法,直至终老。

受他影响,他身边的人也陆续加入他的慈善事业,并将之发扬光大。在众人送别他时,他的助手对他双手合十,含泪跪拜:“感谢您,因为您,我再也不用在黑药坊害人,也不用在寒冰地狱受苦,我将跟随您的足迹,帮助更多的人获得摆脱,阿弥陀佛!”

浮在海面的盲龟安详地把头仰向高空,尽管无法看见,但它仍能感受到一束温暖的金光照在它身上,光芒之中有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徐徐将它送往高空,远离大海……


在无数个宇宙之外,极其遥远的另一个时空,一位尊贵的圣者正对他诚心的弟子们授课,他手中展示着一幅画面:一片宽广无垠的汪洋大海,海面有一带孔的木块,在海波之中漫无目的地漂浮着。

【完】

【奇思妙想】征文:觉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